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 第2083章 李綱教徒

第2083章 李綱教徒

    李承乾卻是沒有急著離開,他再度道:“老師,關于皇祖父這里,其實是比較容易拿捏的,畢竟在皇祖父膝下盡孝,本就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但是在王燦這里,我卻是有些難以拿捏。”

    李綱聞言,那蒼老的面龐上,出現了一抹厲色,他沉聲道:“太子,既然是要去王燦的府上,甚至于要拜王燦為師,那么現在,便不是稱呼王燦,而是稱呼王先生。即便是私下里的場合,也應該稱呼王先生。”

    “言行一致,這是老夫教導太子的一個人生準則。”

    “你對王燦是怎么樣的,私下里也應該如此。也唯有如此,才不會有什么假裝。如果你僅僅是虛與委蛇,僅僅是裝模作樣,那沒有必要。”

    “王燦這樣的人,雖說年輕,但在老夫看來,那簡直是五百年出一個的人才。”

    “其人的能力、手段,都是極為厲害的。”

    “王燦的心,也是關切百姓。”

    李綱對于王燦,雖說僅僅只有耳聞,但卻是極為不錯的,因為王燦,使得世家門閥吃癟,徹底被壓制。因為王燦,如今天下已經不缺糧食,百姓能吃飽,流民越來越少,各地也愈發安定,這都是王燦的功勞。

    尤其佛門的改造,尤為成功。

    這是李綱贊許的。

    李承乾聽著李綱的話,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道:“老師,弟子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

    李綱搖了搖頭。

    李承乾道:“請老師示下。”

    李綱道:“太子如今,也是懂事的年紀,也是參與政務的年紀,按理說,應該懂得朝他上的一些爾虞我詐,以及一些人心詭譎。”

    “雖說老夫有些,實際上不能隨意教授給太子,但既然做了太子的老師,老夫就必須要盡職盡責,才能不負陛下厚望。”

    “太子需要有仁心,需要言行一致。”

    “然而,太子卻要有手段。”

    “便是面對赤誠君子,太子應該是言行一致,應該是拖以心腹。然而面對狡詐之人,太子則需要有麻痹對方的手段,需要能虛與委蛇。”

    李綱沉聲道:“這便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規劃。”

    李承乾道:“老師,弟子明白的。”

    對李綱,李承乾是極為尊敬的。

    因為李綱溫潤如玉,畢竟已經上了年紀,那火爆脾氣早就沒了。而且李承乾極為孝順,也極為尊敬他,所以李綱對李承乾是寄予厚望的。

    李綱捋著頜下的胡須,他這時候一直坐著,卻是有些疲憊了,所以身子稍稍靠后,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李綱說道:“太子,您還年輕,經歷的事情少,所以說是明白。其實,也不甚太明白。這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便是有一個度要把握,便是面對真正你能信任的人時,需要能令對方心悅誠服。而對于狡詐之人,則是能虛與委蛇。實際上,你能做到。對方也能做到,甚至于對方的水準,遠比你高,這里面需要一個看人的眼光。這一點,需要太子有足夠的閱歷,有足夠的了解,才能夠做到剛才所說的。”

    李承乾頷首道:“老師所言甚是。”

    這時候,李承乾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片刻后,李承乾才開口道:“老師,弟子做不到您那樣慧眼如炬,無法一眼判斷出一個人的好壞。但是,弟子卻可以多方打聽,綜合各種消息,如此一來,便能判斷一個人的真偽。”

    “哈哈哈……”

    李綱聽到了后,卻是捋須笑了起來。

    一副老懷大慰的樣子。

    李承乾道:“老師笑什么?”

    李綱笑說道:“老夫之所以發笑,是因為孺子可教也,太子能知道多方打聽消息,以判斷一個人的真偽,這是極為不錯的。一個人即便是善于偽裝,但生活中,總有諸多的消息,能夠暴露他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如此一來,太子便有了判斷。”

    李承乾謙遜道:“老師謬贊了。”

    他內心,還是頗為歡喜。

    能得到李綱的稱贊,李承乾是極為歡喜的,尤其他本就很是尊敬李綱。

    李綱沉聲道:“剛才說得有些遠了,現在言歸正傳,回到王燦這里來。王燦如今的地位,在朝中來說,那是極為重要的,毫不客氣的說,一旦王燦說太子不可教,太子不稱職,那么太子的地位,都是可能受到影響的。畢竟不論是在太上皇這里,亦或是陛下這里,王燦都有足夠的影響力,是能夠影響到太子地位的。”

    “反過來說,一旦太子得了王燦的支持,那么太子的地位,便是無比穩固。”

    “說固若金湯也不為過。”

    “如今太子,應該是感受到了越王的壓力,對吧。”

    李綱的話語速度很慢,聲音也頗為沙啞,但是卻清晰傳入了李承乾的耳中。

    李承乾聽到后,面色微變,但卻也是點頭道:“老師所言甚是,如今二弟這里,身邊已經是聚集了一批臣子。這些人,汲汲營營的推動著二弟,想要謀奪我的太子之位。再者父皇這里,父皇雖說器重我,但對于二弟,那也是極為寵愛的,所以二弟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李綱沉聲道:“不論是太子,亦或是越王,都是陛下的兒子,而且都是皇后所出,手心手背都是肉,自然是都很寵愛的。不同的是,陛下是器重太子,是讓太子參與政務。而越王這里,陛下則是寵愛,但對于許多人來說,這寵愛就變成了他們的機會。”

    李承乾咬牙道:“這些人真是可恨。”

    李綱說道:“只要有權勢,就會有人追逐。只要有可趁之機,就會有人前往。即便是有風險,但仍然有無數人會趨之若鶩的。所以這一點上,倒也不必太苛刻。”

    李承乾說道:“弟子沒有老師的這份心胸,實在是慚愧。”

    李綱道:“太子不必如此,對太子來說,太子自有太子的處事方式。越王的威脅,不言自明。但如今,老夫認為卻是太子的機會。我可以斷定,只要太子能拜王燦為師,只要得了王燦的支持,那么太子的地位,便徹底鞏固了。不管越王如何折騰,不管越王如何出招,那么都是瞎折騰,都是無法撼動太子的地位。所以眼下,太子無必要抓住機會。”

    李承乾道:“老師教誨,弟子明白了。說起來,王先生的確是厲害,而且他對于父皇、皇祖父、母后,那都是有大功的。”

    李綱笑道:“太子明白就好。”

    頓了頓,李綱繼續道:“當然,太子想要拜師,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事情容易,那就不需要借著在太上皇膝下盡孝的理由,在王燦身邊轉悠了。必然是王燦這里,不怎么愿意,但陛下又希望太子和越王,都能得到教誨,所以才會有這個安排。”

    “太子到了王家,不能自持身份。你要記住,你到了王家后,那就是一個十來歲的晚輩,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太子。”

    “這一心態擺正了,一切就容易。”

    “如果高高在上,一切皆休。”

    “太子要拜王燦為師,不能急躁,需要有水磨功夫的心思,更需要有春風化雨的手段。如此一來,即便最后不成功,但我相信王燦對太子,那印象也是極為不錯的。”

    李綱說道:“這就是老夫給太子的教導,多余的,老夫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咳咳……”

    說到這里,李綱一下咳嗽起來。

    他畢竟是上了年紀。

    這一咳嗽,一下牽動了肺腑,而且李綱本身的身體,就有些不舒服,畢竟是年邁了,有些老病根,所以一咳嗽起來,面紅耳漲,眼中甚至都有了血絲,咳嗽不休。

    李承乾見狀,連忙起身,一下就竄到了李綱的身后,輕拍李綱的后背,替李綱順氣。足足過了好半響后,李綱才恢復了過來。

    只是他咳嗽時,口中卻是咳血。

    有了一丁點的血絲。

    李承乾見狀,驟起眉頭道:“老師,您的這病情,拖延拖長時間了?”

    李綱笑了笑,擺手道:“老病根,不是什么大礙。而且這一病情,陛下也安排了御醫替老夫診治,不過是肺上有些病情,不是什么大礙。御醫是開了方子的,所以太子不必擔心。”

    李承乾聞言,這才松了口氣,他心思轉動,旋即道:“老師還是要注意身體。”

    李綱道:“無妨,畢竟是一般年紀了。”

    李承乾這個時候,又給李綱撫背,好半響后,李承乾才停下來,他看向李綱,說道:“老師,您注意身體,弟子還得準備去王先生家中,所以就先行告退。”

    “去吧!”

    李綱點了點頭。

    李承乾再度起身揖了一禮,然后才轉身離去。

    李綱望著李承乾離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對于李承乾的秉性、智慧,那都是極為滿意的,不論是李承乾的性情,亦或是李承乾的智慧,都是極為出色的。

    所以李綱希望,李承乾能夠穩穩的長大,然后繼承九五之位。而且李綱也希望,自己能多活幾年,為李承乾保駕護航。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