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對,說的太對了

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對,說的太對了

    曹操現在的心情非常不錯,一方面是曹彰逮住的時機并沒有觸犯任何的法律,另一方面也是曹彰沒在面前。

    如果當著曹彰的面,曹操肯定要怒斥對方耍小聰明,可現在和其他人言及這件事,當然得夸一夸了,這孝心,這時機把握,不愧是我兒子!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兒子,聰明吧。

    程昱笑了笑,他能明白曹操的那種心態,如果是在家里遇到這種情況,曹操能拿著棍子去找曹彰那個皮猴子,可現在心情當然好了。

    “直接強攻就是了。”陳宮探過頭來對著曹操說道,父慈子孝什么的很扎心的,誰讓陳宮只有一個女兒,外加這些年耽擱了,沒可能再生一個兒子,畢竟不是誰都跟現在在恒河那邊的鐘繇一樣,七十歲的時候還能生個兒子什么的,這不現實。

    “強攻也需要動腦子的。”程昱悶聲說道,他和陳宮的關系到現在依舊沒有修復,雙方遇到了就是剛,外加程昱在極少數說不過的時候,就會扯自己的衣服,表示自己今個衣服有些緊。

    “要是動腦子的話,我覺得曹公的親衛隊挺好的。”陳宮將腦袋縮回去,然后騎馬和呂布走在一起,隨口回答道。

    典韋和自己兒子率領的超超超級重步兵,也就是陸地坦克種的重步兵,雖說人數不多,就算是經過陳曦的資源支持,以及曹操的人員支持,到現在也才勉強達到了三千的人數,但這個軍團非常靠譜。

    如果在以前可能還需要扯一些其他的東西,現在的話,基本不用了,這軍團就是防御力最強的軍團,正面哪怕是張合的重騎衛裝上,都不可能撞開一條路,自重突破半噸的重步兵。

    “這是壓箱底,到最后破陣突擊的時候用上的力量,一開始投入戰場,確實是能減少損失,但這不符合我們的目的。”程昱瞟了一眼陳宮說道,他就不信陳宮不知道這件事。

    “也還真是不容易,如果沒有穩固天賦的話,走沙漠大概都會陷下去吧。”陳宮看了看那些只露出來兩只眼睛的重甲戰士,略有感慨的說道,陳宮曾經也扯過武裝這種軍團是智障的言論,但真當這些鋼鐵洪流擋在他身邊的時候,陳宮卻也覺得非常爽。

    “人都是犯賤啊。”程昱翻了翻白眼說道。

    曹操和陳宮同時瞟了一眼程昱,然后兩人對視了一眼,說的好像曹操當年不是這個語氣一樣,現在還不是非常開心的接受了這種東西,尤其是陳曦表示保養和換裝交給他來解決之后,曹操對于重甲軍團的評價直接加了五顆星。

    最簡單的說法就是,就算是無視防御的那些攻擊類型,也有一個穿透深度的,當前重甲護衛使用的加鋼厚槐木盾,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用張繡的炫光槍無視防御穿過去,也只有一個槍頭的敦厚防御。

    “我去前方看看。”程昱可能也是覺得自己忽略了曹操的感受,于是輕咳了兩下,去前方和其他軍團匯合。

    程昱來到前鋒的時候,正好有人在給李典匯報前方的情況。

    “曼成,前方發生了什么事情嗎?”程昱沒聽清這個口音有些偏的士卒說的是啥,只是逮住了幾個字音而已。

    “斥候說是前方發現貴霜前來探查的小隊。”李典眼見是程昱也沒有掩飾的意思,當即告知了對方。

    “這邊已經比較靠近坎大哈了,貴霜有在這邊游曳的軍團實屬正常,不知道只是簡單的斥候隊伍,還是什么游曳捕獵的軍團?”程昱隨口詢問道,而且本身也有些躍躍欲試的意思。

    “不確定是斥候隊伍,還是那些正規的沙漠突擊手。”李典搖了搖頭,“我軍的偵查隊伍,正在使用大范圍的偵察性質光影分析,當然戰鷹也放出去了,很快就會有匯報。”

    就在李典說話的時候,偵查隊伍那邊趕過來告知李典,前方靠西邊的位置有一支大約五百人的游獵捕殺隊伍,他們這邊已經有數名斥候遭遇了毒手,李典聞言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話,直接命令士卒隨他出擊,而程昱左右摸了摸,可能也是行軍的煩了,也跟著出去了。

    “程將軍,您也去?”李典有些頭疼,雖說程昱是一個將軍,但李典真的沒見過幾次程昱出手,而且上一次斗劍,李典也沒看到,因而雖說知道程昱挺強的,可難免有些擔心。

    “對面只有幾百人而已。”程昱騎著馬頗為冷酷的說道,身上穿著一身普通騎兵的制式鎧甲,再加上和普通士卒沒有太大區別的古銅色膚色,若非李典認識程昱,否則真的很難區分出來。

    “萬一是誘餌呢?”李典有些擔心的說道,程昱斜視了一眼李典,然后李典沒話說了,是不是誘餌李典都能判斷出來,程昱能判斷不出來,比腦子的話,程昱又不是沒腦子。

    “好吧,您小心一些,護衛!”李典無奈的對著程昱說道,然后一招手五六個護衛就過來將程昱拱衛起來。

    程昱擺了擺手,示意李典不用管自己,摸了摸自己掛在馬腹的兵器,就憑這個,自己肯定安全。

    李典騎著馬殺過去的時候,這邊來自貴霜的游獵突擊彎刀手也發現了李典,不過李典麾下全都是騎兵,貴霜的突擊彎刀手就算是想跑也沒那么容易,又看了看雙方的規模,擅長沙漠游擊作戰的突擊彎刀手在他們屯長的下令下迅速編隊,游曳強攻。

    程昱看著這一幕不由得冷笑,北貴的士卒素質確實是不錯,如果是漢室的雜兵,這個時候肯定會選擇四散逃跑。

    可實際上兩條腿的哪能跑過六條腿的,哪怕六條腿中有兩條腿不挨地面,那也不是步兵能跑過的。

    真以為人人都是銳士,都是管亥?

    可以說步兵在面對騎兵的時候最正確的辦法其實是迎敵,只不過在不同的地方迎敵的方式各有不同,而在沙漠上,戰馬的機動力其實有些問題,分散成隊列迎敵,如果能避開沖勢,未必不能殺敵奪馬,進而逃出升天。

    從這一方面說的話,經過大半年的沙漠戰爭,北貴那些山里面的新兵一個個的確實也都練出來了。

    “殺啊!”程昱沖鋒在中央,抄起自己準備好的特色武器大吼道。

    漢軍的戰卒也都同樣高吼,北貴的突擊彎刀兵零零散散的射殺了兩撥箭雨就進入了交戰的狀態,和程昱估計的差不多,部分北貴的精銳士卒,看著經驗閃過了戰馬的突刺,靠著手上鋒利的彎刀,也創造了一些戰績,其中也不乏奪馬成功的北貴士卒。

    可這些都是寥寥無幾,絕大多數的士卒都在這一波被擊潰,程昱也成功拿下了兩個人頭,發泄了一下內心的郁郁之氣之后,程昱就拄著自己的特色武器在戰場上看漢軍追殺北貴士卒。

    很快除了極少數搶到了戰馬的北貴士卒,其他的全部被擊殺俘虜,騎兵打步兵,在雙方規模不大的情況下就是這么的干凈利索。

    至于之前所說的,步兵遭遇騎兵的時候,千萬不要逃跑,在平原的時候要列陣對敵,在沙漠的時候要靠著經驗和騎兵周旋,逮住時機去搶奪戰馬,獲得那一線生機什么的,更多都是扯淡。

    實際上這些操作完全不能解決問題,只能說是顯得更為英勇一些,主要意義是這么死了的話,如果國家還算靠譜的話,會記得給你家多發點撫恤之類的,至少不會記個逃兵。

    “帶回去吧。”程昱看著李典帶著兩三百的俘虜,揮舞了兩下自家訂制的武器,心情舒適了一節。

    李典看著程昱的武器略有沉默,隔了一會兒之后才詢問道,“程軍師,您用狼牙棒,不覺的奇怪嗎?”

    “有什么奇怪的嗎?我覺得挺好的,看看這個東西,看看著三寸長的鋼刺,打到人身上瞬間斃命,而且既有重型武器的破壞力,又有穿透攻擊。”程昱滿不在乎的解釋道,這是他訂制的武器。

    “這個,頗為不妙啊,不符合您的身份啊。”李典有些小心的說道,他真的覺得這個畫風自己有些接受不了。

    “你不覺得狼牙棒很好嗎?殺傷力我解釋過來,各方面都遠超普通兵器,而且使用起來特別簡單,根本不需要教授,力量足夠掄就是了,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其他的兵器,這個東西拿在手上安全!”程昱頗為自豪的說道。

    “安全?”李典頗為沉默的看著程昱,這是什么邏輯。

    “這么說吧,在戰場上用劍的一看就知道是必殺對象,用槍的只要耍的好,肯定是將校,用錘的,力大無比,一看就知道是沖鋒陷陣的,用斧的亦然,再還有方天畫戟,大關刀,這種只要用得好,都會被頂上。”程昱認真的分析道,“可你那個狼牙棒,明明殺傷力夠,實力也夠,別人都會認為你是雜兵,這不是很安全!”

    聞此,李典竟生出無言以對之感,對,太對了!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