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九百六十三章節 人心之變

第三千九百六十三章節 人心之變

    第三千九百六十三章節人心之變

    在帝國運朝的帝都之中與帝國對抗,那怕是那些站在了這方世界巔峰的強者,他們也不敢有這樣的念頭,就算是天道,想要算計人皇,也不敢在帝都之中大大出手,人皇的帝國之主身在帝都之中將擁有可怕的力量,能夠掌握整個人道的力量,甚至是能夠逆行伐天,這就是人皇的可怕,這就是人皇業位的恐怖,這也是一國之主的強悍,也是人道的強大!

    天地人三道各有不同的力量,天道的力量雖強,而人道的力量并不見得比天道弱小,特別是這方世界的人道已經達到了巔峰,最重要的是這是世界大劫,是滅世大劫,天道將面對毀滅的沖擊,地道也是如此,而人道則洽洽達到了極致,這個時候人道的力量之可怕,那是一般人所無法知曉的,這時人道之力,就算是天道也要退卻三舍。

    天道在算計人皇,在算計刑天,算計天地眾生,可是它真正親自動手的機會并沒有多少,它真正的算計都在借刀殺人,不斷地推動著人心的瘋狂,推動著世界的瘋狂,讓眾生自相殘殺,而非自己親手毀滅這天地眾生,若是如此,那怕是是天道也承受不起這份因果業力!

    在與母親的一番交談之后,確定母親暫時沒有危險后,刑天的心又有了新的想法,北方之地雖好,雖然可供自己殺戮,讓自己快速成長起來,讓自己的幻身變得更加強大,但是自己本尊付出那么大的代價,凝聚出一尊幻身,可不是為了讓幻身成長,而是為了化解自身因果,在這種情況之下,那怕北方再適合自己修行,幻身也不會繼續留焉為,而是動了心思回歸帝國,進入帝都,接觸人皇,加入帝國運朝之中,去償還自身的因果,至于自身另一份血脈因果,刑天倒不太在意,只要對方還在,必會出現,特別是當這天地大劫進行到一定的程度時,就算自己不去尋找對方,對方也會主動找上門來,對于這一點,刑天十分有自信!

    朝中有人好辦事,公門之中好修行,帝國運朝之中雖然有大因果,大業力,但也有大機緣,大資源,對于那些宗門也好,散修也罷,都會注意帝國的一舉一動,都會在意帝國的資源,特別是那些野心家,雖然自己的母親沒有太多提起父親一脈的諸多事情,自己也沒有去詢問,但刑天心中明白,自己父親一脈絕對是野心家,對帝國運朝有野望,要不然自己的母親也不會離開父親,離開帝國中央地帶出現在北方偏遠之地。

    對于一群野心家,當知道自己的身份時,知道自己在帝都之中,知道自己在帝國運朝的影響力,他們自然會找上門,那怕只是為了自身利益著想也會如此,并不是刑天如此輕視自己父親一脈的人,而是從自己出生以來,有記憶以來,從來都沒有看到父親一脈的人,可見對方是何等的冷酷無情,對于這樣的親人,刑天心中可沒有一點負擔,沒有一點熱情!

    雖然刑天如今人性爆發,但對于這些無情無義之人,刑天可不會有什么仁慈之念,有什么友好的念頭,刑天不去找他們的麻煩已經是很不錯,指望刑天對他們加以援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怕是有因果,刑天也會更想辦法去化解。

    當刑天出現在北方之中,出現在邊關重地之中時,無數勢力的眼線在盯著刑天的這尊幻身,在打探著刑天的消息,想要弄清楚刑天的動向,知道刑天要干什么,可以說刑天的一舉一動都暴露在敵人的眼線之中,對于這一切,刑天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自己這尊幻身的出現為得就是吸引這些人的注意力,去化解自身那諸般因果業力!

    當刑天與莫羅這北方之王相談之后,各方勢力的心思不由地沉重起來,當又看到刑天去見自己的母親后,眾多勢力的心思不由地活了起來,雖然他們無法拿刑天的母親來威脅刑天,可是這不等于他們不可以用刑天之母來做事,特別是那些與刑天有因果的勢力!

    如果是以前,刑天的戰力沒有完全表現出來,那可怕的殺戮沒有瘋狂地暴露在眾多勢力面前時,對刑天這樣的‘螻蟻’沒有太多人在意,也沒有人去探刑天的底,那怕是刑天有再大的潛力,但也只是潛力而已,可是現在不同了,世界的變化,人道的變化,人皇業位的出現讓很多勢力都為之動心,那些野心更是心中有了無盡的野望,這種情況之下,刑天的母親自然也就被有心人給看重,于是她的身份自然也就被查得一清二楚。

    而這個時候,高高在上的皇族也重新重視起這個支脈的小小婦人,甚至那曾經出現在北方的皇后娘娘在知道這個消息時,心中也是大為震驚,若是早知道雙方有這樣的關系,當初自己也就不會錯失機緣,白白錯過了刑天這樣實強大的助力,心中不免有所悔恨,心動不如行動,皇后娘娘也好,皇族也罷都紛紛行動起來,甚至是是刑天父親一脈的人也在行動,以往他們不待見刑天之母,而現在不同了,母憑子貴,有刑天這樣強大的戰力,所有人不得不重新做出選擇,不得不重視起刑天的母親,以期待借助她的影響力來影響刑天!

    想法是好的,而現實則是殘酷的,沒有人是傻子,指望借用刑天之母來影響刑天,只能說他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也太小看刑天母親的智慧,沒有任何母親會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會為被一群狼子野心的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了!

    如今的北方之地成了莫羅的領地,而北方也隨著帝國的詣令漸漸擺脫了危機,雖然很多人早已經不把帝國的命令當成一回事,可是明面之上卻沒有人敢與帝國對抗,特別是那些野心家,更是不會愚蠢到在這個時候,在這種情況之下與帝國正面對抗,當那出頭鳥。

    有人皇業位加身,如今的帝國已經非比尋常,人皇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這個時候跳出來與帝國對抗,只會被當成出頭鳥,遭受到帝國的沉重打擊,如今的帝國,如今的人皇,正在想著找一個出頭鳥來殺雞駭猴,震懾天下,稍微有點智慧的勢力都避之不及,怎么可能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自取滅亡,可以說當人皇業位出現后,帝國的形勢得到了緩和,雖然只是明面之上的緩和,但也給了帝國一絲喘息的時間,至于北方,一切都由莫羅在處理,相對來說要比帝國內部要混亂得多,而其他關邊重地也變得有些詭異。

    有一就有二,帝國封莫羅為北方之王,其他鎮守邊關重地的大將會心中沒有想法嗎,他們不眼熱莫羅的收獲嗎,不眼熱一方之王的權威嗎?在這種情況之下,那些野心家,甚至是一些暗中的力量自然要提前做準備,于是諸多邊關重地則有了詭異的變化,無盡的暗流在暗中涌動著,在等待著人皇新的詣令,等待著新一輪的裂土封疆。

    人心思動,這就是帝國邊關的真實情況,對于這一切,身在帝都之中的人皇自然一清二楚,可以說在他決定封莫羅為北方之王的那一刻起,就明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對于這一切,人皇并沒有感到有什么威脅,相反,越是如此,自己的帝國就越是安全,那些邊疆大將就會越用心為帝國而戰,因為他們沒有莫羅那樣龐大的軍功,他們想要封王就需要更多軍功!

    對于邊關重將的心思,人皇明白,朝中的重臣也一清二楚,那些重臣都想借助著這個機會為自己爭取好處,而人皇也將莫羅封王事說得很清楚,軍功為重,邊關重將想要封王不是不可以,他們需要軍功,更多的軍功,至少不能少于莫羅。

    當這個消息傳到邊關之時,所有將士都為之激動,大家都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利益,于是將士一心,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奪取軍功,想要與異族開戰,只是如今這種情況之下,異族還沒有做好全面的準備,根本不會挑釁帝國邊軍,所以他們的心思只能白費,只有靜靜地等待著戰爭的到來,沒有任何邊關重將愚蠢到要輕啟戰端,私自與異族開戰,他們都明白越是這個時候自己越是要穩住,不能給自己的敵人創造機會,讓其有借口將自己從邊關之中調離!

    封王,這可不是小事,對于任何家族,任何世家,任何有野心的人來說都是莫大的誘惑,不知道有多少將領想要取代邊關重將,想要執掌邊軍,去爭奪軍功,以軍功封王,而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他們至少需要一個機會,需要一個位置,原本邊關那眾人都不愿意接手的位置在這個時候已經成了搶手貨,無數的將士都迫切地想要爭取一個位置!

    人心,這就是人心,在利益的誘惑之下,無數將士為帝國而戰,為自己而戰,為軍功而戰,他們都不再起什么惡意,一心要爭奪軍功,于是邊關之中士氣高漲,整個帝國的局勢瞬間發生了逆變,那些原本想要反叛之人,一個個都不得不暫且停頓下來,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帝國的將士所察覺,生怕被帝國軍人給盯上,成了他們的軍功!

    當帝國的局勢出現這樣的變化時,那些反叛的勢力在暗中瘋狂地大罵著人皇,大罵著帝國的將士,他們原本的希望在這一刻瞬間破滅了,再想要重新爭取到時機,這需要時間,而且需要漫長的時間,那些原本做出決定的各方強者也被眼下的變化給震驚了。

    錯了,他們都錯了,他們都小看了天地之變,小看了世界的變化,小看了這世界的變更,如此的局面一出,帝國的局勢反而變得穩定起來,原本痛恨帝國腐敗的將士也都不再對帝國有惡意,有反意,而是一心為帝國而戰,那些世家也好,各大宗門也罷,都無法聚集更多的將士,無法在暗中起勢,建造龐大的軍隊,沒有軍隊,他們也就無法與帝國對抗!

    “不行,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若是再任由帝國如此發展下去,我們之前好不容易積累起的力量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消散,在軍功封王的影響之下,無數人都渴望成為帝國軍人,渴望為帝國而戰,為自己在戰場之上殺出一片美好的希望,美好的將來!”

    “局勢的變化我們都清楚,我們也不想這樣下去,可是我們不這樣等待,難道要主動跳出來成為出頭鳥,成為帝國打擊的對象,你以為以我們現在的力量可以與帝國對抗嗎,別做白日夢了,我們做不到,那些異族也做不到,我們現在所能夠做的只有等待,等待時機的到來,只要人皇的業位出來,那些異族就會忍耐不住,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瘋狂地向帝國發動沖擊,只要帝國邊關出現敗局,我們的機會也就來了!”

    將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寄托在異族身上,寄托在帝國邊軍的失敗之上,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天大的錯誤,可是局勢就是如此,除此之外,這些反叛之人,這些野心家根本想不到更好的辦法,除非他們愿意做出頭鳥,而這樣的驚變一出,那些隱藏起來的降臨者則松了一口氣,如此的局面之下,他們暫時安全了,不用擔心各大勢力的追殺,這個時候,大部分人的精力都投在了邊關之上,沒有太多人在意他們的存在!

    當然,安全有了保障時,一些降臨者不免心中又生出了貪婪之念,打起了帝國的主意,打起了邊關的主意,想要借助著這場天變奪取天地氣運,奪取帝國氣運,利益讓他們忘記了之前的兇險,忘記了之前的恐懼!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