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綺戶流年 > 34第34章
    謝四爺是幼子,從小父母兄長便對他十分寬容寵愛。長大成人后更是任由他逍遙自在不理俗事,如閑云野鶴一般,真有飄然出世的光景。

    謝老太爺、謝大爺知他性子散漫不愿受拘束,不追逐名利,向來沒勉強過他什么。如今,一向縱容幼弟的謝大爺卻說“玉郎,你出仕吧”。

    謝大爺還是不能坐,只能站著。他身穿一襲寬大舒適青布道袍,面容略顯憔悴,背著雙手立在窗前。一陣秋風吹過,帶來些許蕭索落寞之意。

    “哥哥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不服老不行!敝x大爺苦笑,“你兩個侄子又還年輕,沒個十年八年的,撐不起謝家門戶。玉郎,這時節你可躲不得懶!彼疽彩歉叽罂±实哪凶,如今不過四十出頭,已露出疲憊之態。

    謝四爺心中一酸。這些年來自己在謝府悠游渡日,鎮日風花雪月,富足又清閑。卻不知大哥在官場上是如何往來逢迎、上下周旋的?想必吃盡辛苦。

    “大哥是知道我的,從小不耐煩做時文!敝x四爺笑道:“如今說不得,倒要學著做做八股了!比粢鍪,若想高踞卿貳,夸耀士林,必要進士出身;若想要中進士,必要會做八股文。

    謝大爺感概的點點頭,“玉郎,委屈你了!弊约哼@謫仙一般的幼弟,從此也要落入凡塵,經受種種辛酸苦辣。從前那神仙似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謝四爺輕輕一笑,伸出白玉般的雙手端起桌案上的蓮葉魚紋細瓷茶盞,緩緩撥動茶葉。茶水氤氳的熱氣中,他原本精致絕倫的面容泛著迷人的胭脂色,越發顯得秀逸出塵。

    謝大爺眼眶一熱,差點脫口而出“玉郎,你回太康吧,哥哥一個人可以的!眳s終究沒有說出。有很多話是這樣的,想說,但是再想想,就不說了。

    晚上謝流年看見謝四爺進門,乖巧可愛的叫“爹爹”。謝四爺淡淡看了她一眼,沒說話。這會子頭也不疼,肚子也不疼,全好了吧?你個小壞蛋。

    照例有學習時間。讓謝流年奇怪的是,今晚講的居然是《論語》。其實謝流年對《論語》并不反感,儒家那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自有其感人之處?蓡栴}是,儒家是入世的,謝四爺是出世的。

    他怎么了?謝流年抱在父親懷中,聽他優美低沉的聲音講述素日他并不喜愛的孔夫子,心中疑惑:難不成他改弦更張,往后要趨時了?那豈不是可惜了他的名士做派。

    接下來的幾天是來來往往的拜親訪友。謝流年抱在乳母懷中,跟著父兄一一造訪南陽侯府、南寧侯府等處。每到一處都是彬彬有禮的模樣,很唬人。

    謝流年的大姑母,謝家大姑奶奶比謝大爺大兩歲,是謝老太爺、謝老太太第一個孩子,如今已是做了祖母,小孫子都兩歲了。雖是做了祖母,她在南陽侯府還是兒媳婦輩的,南陽侯和侯夫人都健在,身子骨還很硬朗。

    既然父母尚在,自然是不能分家。所以南陽侯府熱熱鬧鬧住著一大家子人,奶奶太太、少爺小姐加起來足足有三四十位。好在南陽侯府占地遼闊,否則,真是住都住不下。

    在這樣的家庭里長大,想必對人際關系的理解必定深刻,為人處世定會八面玲瓏。果然,大姑母家兩位年方十五歲、十歲的表姐,一名郁婷,一名郁妍,均是目光敏銳,行動敏捷,口齒伶俐,巧笑嫣然。

    人多的地方爭斗就多,所以非機靈不可,這是沒法子的事。謝流年對此深有體會。在三線城市你或許可以悠閑生活,在帝都、魔都這樣的城市就不行了。競爭激烈,優勝劣汰,必須要眼疾手快。

    大姑母溫和慈愛中又帶著稍許疏離,她自十六歲遠嫁京城后極少歸寧,跟謝四爺并不熟悉!敖憬汶x家時,你還不到一周歲呢!笨粗矍帮L神秀徹的幼弟,感概著。

    臨分別,郁妍拉著謝流年,笑咪咪的挽留,“小表妹莫走了,跟表姐一起住好不好?”這小粉團兒似的表妹一臉乖順,很討人喜歡。

    謝流年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掰著指頭一一細數,“我回家有好多事要做,要聽爹爹講書,要讓姨娘喂我吃飯,要讓哥哥陪我玩!焙芸煳鍌指頭就不夠用了。不是我不在你家住,是我每天都要做的這些事情,在你家做不了呀。

    “小表妹還真是大忙人!”郁妍撲哧一聲樂了。謝四爺微微一笑,小七可不是個大忙人么,哪天不在謝宅前前后后跑個十趟八趟的。

    骨肉至親,大姑母帶著兒女一直送謝四爺到二門外,方才灑淚而別?粗x四爺抱起謝流年上了轎子,郁婷和郁妍相視一笑,“四舅對這小女兒倒是很上心!彪m是庶出,倒也嬌養。

    “小七今兒玩的高不高興啊!被氐街x宅,何離抱著謝流年,溫柔問道。大姑奶奶本就跟四爺不親近,婆家人又多,我們小七有沒有不自在?

    謝流年鼓起小腮幫子,認真想了會兒,方說道:“介于高興和不高興之間!币f不高興吧,那倒也還不至于,郁家上上下下待客都是客客氣氣。要說高興,那也不至于,沒有感受到令人賓至如歸的熱誠。

    “明兒她便會高興了!敝x四爺淡淡說道。不知是她跟那家人真有緣份,還是因為無忌和張屷救過阿離,每逢她遇到那家人,總會格外開懷。

    我閨女才多大,就想討做兒媳婦了?想起那家人,謝四爺覺著牙癢癢。他伸手從何離懷中抱過謝流年,趁著她小,多抱抱吧。

    南寧侯府。張屷拉著解語參觀他的洗心閣,“娘您幫我看看,這么布置好不好?”他最近新接收了不少精巧美觀的器物,有岳培送的,有傅深送的,也有沈邁和安瓚送的,幫他把洗心閣重新布置了。

    解語陪著幼子從里到外看了一遍,跟他商量,“多寶閣上的擺件兒,是不是太滿了些?”“給你放幾盆鮮花好不好?那幾個盆景不適合你!

    收拾好屋子,母子二人坐下來歇息喝茶。用的是岳培才送來的茶具,五彩成窯小茶杯!澳,我想請小不點兒到洗心閣來玩玩,成不成?”張屷一邊吃點頭,一邊問解語。

    解語拿手巾替他擦擦嘴角,笑道:“成啊,怎么不成!边@有什么不可以的。謝晚鴻帶著兩子一女同來,謝延年、謝棠年跟阿屷年紀差不多,自然是要一處玩耍的。自然而然會帶上他們的小妹妹。

    張屷很高興,“娘真好!祖父送我的玩器,我能送給小不點兒么?”解語忍住笑,正色道“當然可以!边@是怎么了,自己支持小朋友早戀?

    “可惜謝世叔很快要回太康,小不點兒也要跟著走!睆垖岣吲d過后,抱怨道。為什么要回太康呢,京城多好玩呀。

    “兒子,放心罷!苯庹Z很篤定,“你謝世叔會留在京城的,小不點兒也會留在京城!

    作者有話要說:我要哭了,從八點到現在,寫這么點,這是什么速度。明天早點開始。

    謝謝

    晉果果扔了一顆地雷

    王老先生有快遞扔了一個火箭炮

    謝謝所有支持正版閱讀的諸位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