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綺戶流年 > 58、第58章
    58、第58章

    靜孝真人冷笑一聲,“阿德,到了此時你還要自欺欺人么?小九被立為皇太子,今后可以名正言順分理庶政,撫軍監國。他既占著名份,又有實權,咱們拿什么去跟他爭?”被立為太子之后,只要他安安分分熬到皇帝壽終正寢,天下就是他的。

    大皇子微微一笑,“母親,皇太子撫軍監國,是好事么?”天無二日,民無二王,如今圣主在上,而復有太子監國,是近乎二王了。即使父子之親,也不能容忍自己的權力被分割吧。所以,立為太子之后,父親倒未必還向之前那般喜歡小九、信任小九。那便有機可趁。

    “日子還長著呢,您不必灰心!币婌o孝真人若有所思,大皇子笑著說道:“至不濟,您還可隨我去到遼東,做我遼王府的主人!被实蹆苑獯蠡首訛檫|王,不日,大皇子將起程赴遼陽,做他的親王。

    “若是咱們**二人離了這京城,山高皇帝遠的做了王府主人,倒也逍遙自在!膘o孝真人眼神中有一抹溫柔,“阿德,從前在太原的事你該記不得了吧?那時咱們還在秦王府,你才只有兩三歲!

    大皇子笑著搖搖頭,兩三歲的事,當真記不得了。靜孝真人神色益發溫柔,“你小的時候又聰明又聽話,母親說什么你都能聽懂!鼻赝醺艽,可陪著自己的只有阿德。

    “到了遼王府,我會孝敬您的!贝蠡首庸Ь大w貼的斟杯清茶遞給靜孝真人,“雖然藩王無故不得入京,也不得隨意出城。好在遼王府寬闊軒朗,富麗堂皇,頗頗住得!

    靜孝真人接過茶盞在手,茶水氤氳的熱氣中,她神情有些恍惚,“倒也是美事!笨梢院嵟獙O,可以享受天倫之樂,強似在這靜孝庵中寂寞至死。

    大皇子也為自己斟杯清茶,閑坐說話,“皇后娘家侄女,名喚徐抒的那位大小姐,出落的越發好了!睍r常出入宮禁,陪伴皇后,是徐皇后面前第一得意之人。

    靜孝真人譏諷的一笑,“有張家大小姐出落的好么?”瞎子也能看出來了,皇帝喜歡南寧侯府大小姐,中意張家女兒做太子妃。徐抒在皇后面前再怎么得寵,可有什么用。

    大皇子意味深長的笑笑,“母親,在世人眼中,張家大小姐自是遠遠勝過徐抒?墒窃谛旎屎笱壑心?在小九眼中呢?”阿嶷無論相貌、人品、才能、家世,都超出徐抒一大截?尚旎屎蠼^不會這么想,在她眼中,徐抒才是最完美的女孩兒。

    靜孝真人細細想了一想,怦然心動,“阿德,你是說……?”如果徐皇后費盡百寶想冊立徐抒為太子妃,甚至于,如果小九自己開口救娶徐抒!才被立為太子便想違背皇帝的意愿,和皇帝唱對臺戲,這樣的太子,這樣的皇后,能討得了好去?若是皇帝和小九之間為此生出嫌隙,阿德便大有可為了。

    “可是,小九好似也中意張家大小姐!膘o孝真人心動過后,卻又下了氣,“莫說待張大小姐與眾不同,便是待南寧侯府諸人,也是客氣異常!睂π焓氵@親表妹倒一直是淡淡的。

    “如果小九定下張家大小姐為太子妃,咱們便起程赴遼王府!贝蠡首有Φ臑⒚,“母親,我雖不才,那一點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卑⑨趤眍^大,父兄實在得力,招惹不起。

    靜孝真人托著頭,苦苦思索,“咱們都看的這般清楚,那徐氏,也該懂得吧?”若換了自己是她,哪怕再怎么喜歡徐抒,再怎么反感阿嶷,也要先求娶阿嶷。等到小九即位之后,婆婆想折騰兒媳婦,太后想為難皇后,法子多的是。

    “母親,旁觀者清!贝蠡首訙\淺一笑,“徐皇后久居高位,未必有憂患意識!北境蕴婊实坶_國起,便是嫡庶分明,“凡朝廷無皇子,必兄終弟及,須立嫡母所生者,庶母所生雖長不得立”。徐氏以元后之禮入宮,一直穩坐皇后寶座,她可能從來沒想到過小九將來有可能坐不上那把椅子。

    久居高位?靜孝真人圓潤富態的臉頰上有了怒色,柳眉快要豎起來了,那個高位,原本該是我的!自古以來,有幾人似自己這般倒了霉運,沒有過錯的原配王妃卻做不了皇后的?不成,自己不能認命。帝陵向來是“一帝一后”,自己若不爭,難不成生前形單影只,死后也是孤孤凄凄?

    兩日后皇帝到靜孝庵小坐。靜孝真人親手捧上香茗,委婉求情,“阿德要去遼東了,我實在舍不得他,要跟他一道走。請皇上準了吧!

    皇帝面有猶豫。靜孝真人微笑看著他,“阿德孝順,知道我憂心身后事,命人在西山替我尋上好墓地;噬,我貪心,想尋一處能看到天壽山的風水寶地!被实鄣牧陮,在天壽山。

    我死后不能跟你合葬,也想能夠遠遠的看著你。

    皇帝沉默半晌,“遼王府荒廢已久,要修整之處極多。阿德這一年兩年的,只怕要留在京中!膘o孝真人溫柔笑笑,“甚好。若阿德走時,定要帶上我!

    于是,本該就藩的大皇子滯留京中,久久不動身。不少言官上奏折**,全部留中不發;实劢陙聿凰瞥醯腔鶗r好說話,對違抗君命的官員常常廷杖羞辱,或系錦衣獄,言官們上了幾道奏折之后,便沒了聲音。

    大皇子太太平平順順利利留在京中。

    “爹爹,以后朝中會不會很熱鬧?”該練字的時候,謝流年偷懶不練字,跟謝四爺討論國家大事。謝四爺哪肯理會她,淡淡看了她一眼,“五百個大字!泵刻煳灏賯大字,必不可少,你練完了么。

    “五百個大字怎么夠?”謝流年昂起小腦袋,“至少也要五百零一個!”莫小看了這個“一”,這個“一”可不得了。每天多進步那么一點點,日積月累,可就不同凡響了。

    “小七真有志氣!”“小不點兒真有氣勢!”謝棠年和張嵋磺耙緩蠼來,逮著謝流年拍馬屁。謝流年大為得意,“張乃山,我已經是大姑娘了,往后莫再叫我小不點兒,請稱呼我的名字,流年!

    張嶁睦鏇止荊你長大什么呀,還是個小不點兒,還是渾身的孩子氣。不過沒所謂了,她喜歡“流年”,那便叫她“流年”。張嶧姑煥吹眉翱口說話,謝四爺清冷的聲音響起,“師妹!闭l許他叫你名字的,女孩兒的名字是隨便給人叫的么?

    張嶁Φ潰骸靶∈γ謾!斃惶哪暌殘!靶∑咦钚,確實是小師妹!敝x流年笑嘻嘻,“等到小柏兒也做了爹爹的學生,我便不是小師妹了!笔切熃。

    謝四爺眼中有了笑意。

    晚上又跟何離歪纏,“阿離,咱們再生個孩子!焙坞x微笑,“孩子么,你先生了,我才能生!敝x四爺捉住何離打屁股,“阿離,你學壞了!绷瞬坏昧,越來越愛調戲男人。

    纏綿過后,謝四爺輕撫懷中女子,“阿離,你從前沒這般活潑!焙坞x眼神中有甜蜜,也有迷惘,“玉郎,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睘槭裁茨贻p的時候能克制住思念和□,如今已是三十多歲高齡,反倒一日比一日沉迷。

    “我知道!敝x四爺一本正經,“一定是我年紀越大,越發秀逸!彼阅銜䴙槲爷偪。其實這么著蠻好,女人四平八穩的總是欠可愛,似阿離如今這樣,時時暈紅了臉頰,迷離了眼神,慌亂了手腳,比少女時更迷人。

    何離輕輕撫摸他的臉龐,“不是,分明是我明艷動人,玉郎把持不住!敝x四爺拿著她的手往下摸,“誰說的?你看我把不把持的住!

    “阿離,給我生個孩子!

    “嗯,我是妾侍,本就是給爺生孩子的!

    “胡說,不是!

    “那是什么?”

    “是知心知意人,小可人!

    “不是!

    “嗯?”

    “是狐貍精……”

    歡愛聲音傳出來,外面值夜的小丫頭羞紅了臉,拿棉花塞住耳朵。真是不能聽啊,羞死人了。反正他們晚上也從來不會叫人進去的,塞住耳朵,睡自己的覺吧。

    五月初十,杜閣老次孫娶妻。謝家是姻親,自然要去赴宴席喝喜酒。謝流年早早的把行頭備好了,眼巴巴等著那日出門遛一圈兒。人是社會動物,不能總關在家里的!自從單住以后就不許被偷走了,好不容易能出門喝喜酒,豈容錯過。

    貓是可以不用遛的,狗就需要遛,孩子更甭提了,一定得遛!謝流年這通歪理說出來后,謝四爺跟何離一起噴了茶,“好好好,遛孩子,遛孩子!币欢ㄥ掊弈。

    沐氏已是即將臨盆,大太太恨不得日日守在兒媳婦身邊,并不愿出門。謝老太太笑道:“我在家鎮著呢,你還不放心?接生婆、大夫都在家中住著,你安生去杜家吧!蹦鞘怯心甑姆蚣,大喜的事,不可怠慢。

    大太太帶著謝瑞年、謝錦年、謝流年去了杜家賀喜。小女孩兒志不在飲宴,三三兩兩在花園中撲蝶、賞花,玩了個過癮。酒宴過后,大太太心中牽掛,早早的告了辭,“恕我先要告別了!

    謝瑞年、謝錦年跟著大太太走的,謝流年則是坐上了謝四爺的馬車!斑@丫頭調皮,我看著她好點!贝筇雷约哼@小叔子素日溺愛幼女,并無異議。

    父女二人去城東一家老鋪子吃奶油菠蘿凍和鴿子玻璃糕!俺龌亻T不容易,好好遛遛!敝x四爺看著大快朵頤的小女兒,慢吞吞說道——

    作者有話要說:太晚了,先寫這么多吧。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