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綺戶流年 > 60、第60章
    60、第60章

    洗三過后,謝大爺、大太太命人請了三爺、三太太過來說話。大太太把老親舊戚人家適齡的青年男子全捋了一遍,“盧家老二溫柔敦厚,劉家幼子品貌端正……”給你家二丫頭挑一個吧,趕緊定下來。

    三太太全都看不上!氨R家倒還罷了,也算名門望族,可他家老二沒功名呀。劉家富裕,可他家三個****,來頭一個比一個大!币皇悄腥烁C囊,要不就是妯娌厲害,總是不稱她的意。

    三爺倒覺得個個都不錯,不過“再緩緩也使得!彼皇莻好丈夫,對三太太一點不體貼。卻還算是個關心子女的父親,知道綺年是個有主意的姑娘,想問問她自己的意思。

    三太太款款站起身,“多謝大哥大**費心。綺兒還住博雅軒么?我去看看她!币环幌肷钫劦哪。她心中對大太太是很有些不滿的,總覺著大太太手中明明有上佳子弟,偏偏不愿給謝綺年保媒。

    大太太暗暗嘆息,只好做罷。三太太帶著兩個大丫頭搖搖擺擺去了博雅軒,才到了穿廊下,一個穿青緞掐牙背心的小丫頭站在那里,見了三太太忙上前行禮問好,陪笑回道:“姑娘在繡房做女工呢!倍鄫轨o的二姑娘。

    三太太不許人通報,靜悄悄進了繡房。繡架前,謝綺年正面帶迷離微笑,專心致致低頭繡著一朵艷麗華美的大紅牡丹!昂悯r亮活計!比谂孕χ戳艘粫䞍,忍不住開口中夸獎?纯次壹揖_兒,手多巧!謝綺年方抬起頭,看見三太太,忙丟下繡活來拜見,親手捧上清茶,“有幾日沒見您了,著實想念!

    三太太不耐煩的揮揮手,摒退侍女。拉著謝綺年的小手,憤憤不平把大太太的話說了,“若她真好心,早做什么了?趕這時候才發急,還凈給你尋些歪瓜裂棗!”

    謝綺年低了一回頭,抬頭張了張口,終于還是什么都沒說。只溫溫吞吞勸解三太太,“娘,您莫生這些閑氣,白白氣壞自己!蹦偕鷼,大太太也不能跟您掏心掏肺的。

    三太太跟謝綺年發了半天牢騷,到了下午晌,方戀戀不舍的走了。她很想留下來跟女兒朝夕相伴,在謝府過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舒服日子,可是老太太不喜歡她,看見她就頭疼。

    三太太走后,謝綺年很是愣了一會兒神。他還沒來謝府拜訪,他還沒來提親,他還在等什么呢?不是說,荀氏身體弱的很,性命只在旦夕之間?

    自從住到燈市口大街,門禁森嚴,已是多日沒見過他了。謝綺年煩燥的站起身,在院中踱步。若拖延下去,自己年齒漸長,再也等不得了!若再拖延下去,怕是要被謝家隨意配了人。

    院門口傳來嘻笑聲。五六個大丫頭、小丫頭簇擁著謝瑞年走了進來。謝瑞年身穿大紅衫裙,小臉蛋紅撲撲的,“二姐姐!”快活的叫道。她是個樂天派,見了誰都樂呵,見了誰都高興。

    “二姐姐,今兒我學女工課了!敝x瑞年笑吟吟去了謝綺年的繡房,“老師說我底子太差,讓我回去自己多用功。好姐姐,你繡的蝴蝶好像能飛一樣,教給我吧!

    謝綺年微笑,“五妹妹,繡花要靜下心來方好!敝x瑞年這性子,大大咧咧的,可能根本坐不下來,哪能繡出有靈氣的花朵蝴蝶?

    謝瑞年并不放在心上,“母親說過,我只要盡力便好,不求盡善盡美!贝筇龑捄,沒有要求她“德容言工”樣樣俱精,沒有用規矩禮儀把她管的死死的。

    小五倒是好命。謝綺年一時有些失神。要說起來,小五這謝家庶女,比自己還強上不少吧?說起來到底是侍郎的女兒。謝家女兒嫡庶一體教養,小五小七這兩位庶女,跟小六那嫡女相比,吃穿用度是一樣的,不分彼此。

    “……我還算勤快的了,比小七強。我好歹時不時的做個小香袋兒小荷包什么的,她可倒好,一年半年的也不動回針線!敝x瑞年不經意間說道。

    謝綺年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自己像瑞年這么大的時候,已是會做鞋了。什么小香袋兒小荷包的,根本不在話下。女孩兒家,女工拿不出手,可怎么見人呢。小五小七是庶女,嫡母裝賢良“捧殺”,老太太溺愛,小時候是舒服了,長大了有虧吃。

    “張乃山,你家大后天請客不?”紫藤院中清清靜靜的,只有謝流年和張崍礁鋈恕a餃嗣娑悅孀在一塊山石上,吃著紫藤糕。

    “大后天,是休沐日吧?”張崞指算了算日子,毅然決然說道“請啊,要請客的!毙葶迦,那是一定要請客的。娘親不是說過,做人要多多的請客吃飯,而且要吃好飯?

    “那,也請我吧!敝x流年一臉討好的笑容,湊了過去,“張乃山,我都請你吃紫藤糕了,你家請客也算我一個,好不好?”

    “那是自然!睆堘入U嫻牡愕閫罰“小不點兒,算你一個。不是,不能叫你小不點兒了,小師妹!碑斎灰隳阋粋了,小傻瓜,本來為的就是請你。要不好容易休沐一日,爹爹要歇息的,請什么客呀。

    “那,小紅在不在家呀?”謝流年遞給張嵋豢楦獗,殷勤問道。張嶁Φ潰骸靶焓塹爹專給你的小馬,自然是在家的!痹瓉硇〔稽c兒想騎馬了。

    想打牌,想游水,想騎馬,想睡大圓床,還有時是想阿爺、爹爹和娘親,小不點兒,你什么時候會因為想我才要去我家呀。

    張嵴饣岫覺的自己有一點點吃虧,小不點兒長的太慢了,都認識這么多年了,她還是個孩子!不過張崾歉齪竦賴納倌耆耍細想想,又覺得她才一歲多就答應嫁給自己了,長的慢一點也沒什么。

    張嶧氐僥夏侯府,逼著張和解語下請貼,大后天請客!罢埧筒浑y!苯庹Z笑盈盈說道:“可是立個什么名目好呢?”總要有個由頭吧,不年不節的,又不過生日。南寧侯府也向來不辦什么花會、詩會之類。

    張崮神苦思冥想。張不忍心,牽牽解語的衣襟,“算了!北码y為兒子了。解語不理,笑吟吟看著張幔等著他想法子。爹娘不能跟著他一輩子,他總要學著自己拿主意的。無忌真跟阿爹、爹爹一樣,慣孩子慣的沒樣。

    張嵫凵褚渙粒沖張伸出手,“爹爹,雞缸杯!”上個月皇帝有賞賜下來,是兩雙成化斗彩雞缸杯。雞缸杯是成窯著名酒器,謝世叔愛酒成癖,請他用雞缸杯飲酒,他定是欣然赴約。

    張正要眉開眼笑夸獎“聰明兒子”,解潑了冷水,“雞缸杯能請到謝晚鴻,卻不一定能請到小不點兒!钡綍r你謝世叔單刀赴會,一人喝酒來了,看你怎么辦。

    最后,送到謝府的請貼是三張。一張是張邀請謝四爺“鑒賞雞缸杯”,一張是張嵫請謝延年、謝棠年欣賞《麻姑山仙壇記》原墨跡木刻本,一張是丫丫邀請謝流年“過府小聚”。

    “謝世叔要么就見不到雞缸杯,要么就帶小不點兒同來!睆堘算来碎bィ定下主意。一雙雞缸杯“值錢十萬”,卻是有市無價,根本沒處買去;蕦m大內也沒幾件的希罕物,不信他不來。

    三張請貼一起送至謝四爺手中,張嶧購熳帕騁輝黌秩荊“家父說,以雞缸杯飲酒,酒味與眾不同。請世叔務必賞臉!

    謝四爺不置一詞。張嶁睦鎦貝蜆模您去還是不去,給個準話成不?您帶不帶小不點兒?我都答應過她了。您要是不去,小不點兒該多難過呀。

    張岣媧親吡恕v后又折回來,期期艾艾補充了幾句,“家父才得了幾瓶佳釀!闭T之以酒。之后又折回來,“雞缸杯家父得了兩雙,通家之好,自應贈您一雙!闭T之以器。

    休沐日,謝流年早早的收拾妥當,眼巴巴看著院門口,等著謝四爺來叫人。等啊等啊,終于等到了,“貪玩丫頭!敝x四爺命小女兒上了自己的馬車。

    到了南寧侯府,張、沈忱陪謝四爺喝酒,張岷馱萊匱請謝延年、謝棠年欣賞書畫,謝流年被帶到內宅,南寧侯夫人親自接待。

    謝延年、謝棠年看著看著,不經意一回頭,身后只有岳池,沒有張崍!澳松叫幟?乐e幽晡實饋t萊廝刮男π!八悬c小事體,要失陪片刻!敝x延年很善解人意的點點頭。

    張崛肥滌械閾∈綠濉k正手把手教謝流年騎馬,“小師妹,馬是很聰明的,你會不會騎它都知道……上身要坐直,一定要直……”

    謝流年馬感不錯,學的很快。中午歇息過后,前廳還在喝酒,謝流年又上了小紅馬。張崆w噴稚,不許她跑快,“小師妹,你先慢慢的跑,莫心急!

    一名親兵神色匆匆跑過來,恭身施禮,“三公子!痹趶堘哆叺偷驼f了兩句話。張岵歡聲色,“知道了!睋]揮手命親兵下去,喝住小紅馬,“小師妹,歇一會兒!

    “你家有什么事么?”謝流年下了馬,和張嵋黃鸕攪肆古鏘隆u崮霉雪白的布手巾給她擦拭臉上的汗水,柔聲說道:“我家沒事!笔悄慵矣惺铝恕

    作者有話要說:我安排了時間出來的,可是寫不出來。

    上一章加了點內容,現在不能接受三千字以下的章節。

    明天早上再更一章哈。

    另外,謝家沒出啥大事,謝綺年,小事體。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