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綺戶流年 > 69、第69章
    ----------------------69、第69章

    宮中來傳旨的太監剛走,南寧侯府已被錦衣衛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守嚴實了!斑B我也走不了了!敝x流年有些下氣。本來是來陪丫丫解悶的,才剛和丫丫、張乃山玩了一會子紙牌,就來了這意外之事。眼下是玩也玩不成,走也走不了。

    “小不點兒,你想不想見見皇帝?”丫丫見謝流年面色不快,心中微微歉疚,親親熱熱拉過她,笑盈盈詢問。是自己悶在家里出不了門,專門下貼子請了小不點兒過來玩耍,不能怠慢了小客人呀!

    “不想!”張屷和謝流年異口同聲說道。見皇帝做甚?閑的。張屷看看眼前瓷人兒一般雅致飄逸的謝流年,心中滿意。尋常人若能見見皇帝,都會激動不能自持,小不點兒冰雪聰明,言詞泠泠,有林下風氣,才不會希罕什么“得睹天顏”。

    丫丫略有窘態,“你們兩個都不想見他么?其實,他蠻好的,不搭架子,很隨和,很有長者氣度!弊约涸谒媲,跟在祖父、父親面前差不多,舒適自在,并沒有覺著十分拘束。

    “不想!”張屷毫不猶豫,“他看人的眼神相當怪異,我見了他總是心里發毛!毙姨澴约簭男〉酱,見他的次數并不多。我是個男人好不好,用那么溫柔的眼神看我,想嚇死人啊。

    “不想!”謝流年認真的點頭附合,“見了他,心里發毛!狈叛弁,南寧侯府要害處皆有錦衣衛看守?纯催@架勢,誰想穿過一隊隊的禁衛軍、太監,去見那個高高在上的皇帝?跟他又不熟,見他干嘛。

    巧了,今日四位祖父全不在府中。沈邁和傅深閑來無事,到郊外打獵,“給丫丫逮幾只小狐貍!鄙虺、岳池也跟著湊熱鬧去了。岳培和安瓚同去憫慈寺,尋方丈大師請教佛法。所以,出面迎接皇帝的,只有張雱一個人。

    皇帝被迎入書房。張雱親手泡了茶招待,極品鐵觀音,甘甜玉泉水,天青色汝窯茶盞古樸大方,“似玉、非玉、而勝玉”,握在手中,潤澤細膩,猶如清澈的湖水。

    書房墻壁上掛著一幅對聯,看墨跡,顯是新掛上不久,“蓋世奇功,當不得一個矜字;彌天大錯,抵不過一個悔字!被实勰戳艘谎,心中頗費躊躇。

    張雱順著皇帝的目光看了過去,樂呵呵說道:“這是內子的手筆。她是小孩子脾氣,最愛胡鬧,硬寫了這對子掛上,還說‘要做壞人,宜年輕時做’。惹的岳父大人好一通教訓!边@不胡說八道么,不論年輕年老,都要做好人。

    “原來如此!被实畚⑿φf道:“尊夫人是這般想法,卿以為如何?”安解語,“要做壞人,宜年輕時做”?年紀大了,連做壞事的資格都沒有了么?何其殘忍。

    張雱撓撓頭,“她說什么,都是對的。不過岳父教訓的也對,都有道理,都有道理!逼鋵嵔庹Z說的更有道理,一個人要么就一輩子不做壞事,要么就趁年輕時放縱恣肆,然后到老了改過自新。終其一生,還可以好人收尾。

    最不堪的就是兢兢業業做了大半輩子好人,一直努力克制自己。然后到了后來,猛然覺得自己吃虧了,一定要找補回來。臨了臨了,晚節不保,真是不值。

    皇帝微微失神!八f什么,都是對的”?安解語,張雱這傻小子對你真是實心實意,二十年來,不曾有變。這便是你想要的么?

    “阿嶷對朕提及,尊夫人所煮羹湯,十分美味!被实勖嫔珳睾,“朕向往已久。只不知,今日可有這口福么?”我到了你家,也算是客人了吧,是否可以招待一頓便飯?

    張雱不會撒謊,實話實說,“內子若心情好時,常常親自洗手做羹湯,我們合家大小便有口福了。若心情不好時,是不肯做的!

    皇帝微微一笑,“朕知道了,尊夫人性子率真,令人羨慕。卻不知,這會子尊夫人心情是好還是不好?”到底招不招待我吃飯,給個準話吧。

    張雱親自出門,親口問過了,興高采烈回來,“趕巧了,今兒她心情很好,正在廚房張羅呢!苯庹Z說的對,做主人要有做主人的風度。既然要請客吃飯,那便要請好客,吃好飯。除了飯食好之外,還要讓客人如沐春風,賓至如歸。

    過了片刻,皇帝起身更衣。張雱要親自帶路,被程陸威攔住了,“張都督,請留步!被实蹘е鴶得H衛,緩緩踱了出去。

    只身去到廚房。干凈整齊的廚房中,解語閑閑站在爐灶旁,笑吟吟看著一鍋即將煮好的鮮魚湯,“治大國如烹小鮮,常到廚房看看,不無陴益!笨纯粗箫垷,食食人間煙火。

    皇帝站在解語身后,聲音平和寧靜,“敢問安姑娘,如何做出美味羹湯?”張雱真是傻人有傻福,家中有這樣美如天仙的溫柔賢妻,親手為他張羅可口飯食。

    “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恰如其分!苯庹Z回過頭,笑意盈盈,“烹小鮮者,不可撓。治大國者,不可煩。煩則人亂,皆須用道,所以成功!辈豢蔁,不可煩。

    傍晚時分,沈邁、傅深帶著沈忱、岳池回來了,人人馬上掛著不少獵物。離著南寧侯府數里之外已是禁衛森嚴,四人一路行來,各自皺眉:這是怎么了?“傅侯爺!”錦衣衛一名大漢將軍認得傅深,陪笑行禮,“圣駕在此。圣上有口諭,請四位進府!比羰窃琅、安瓚來了,也是不必請示,直接請進去。

    四人進到書房時,皇帝正坐在一張四出頭官帽椅上,神色溫和的跟丫丫、張屷說著話。丫丫言笑晏晏,張屷神色肅穆。四人拜見過皇帝,皇帝含笑問道:“捉到狐貍了?阿嶷正念叼著!

    “捉了六只,都是小狐貍,這么大!鄙虺佬χ葎,“阿嶷喜歡養小狐貍,待養大了便要放生!睆男”闶沁@么個脾氣,不管什么活物,愛養小巧的。

    “六只么?那正好!毖狙拘Φ拿济珡潖,“阿爺外公大哥二哥你們太神氣了,捉的小狐貍不多不少正合適!送安寧公主兩只,送小不點兒兩只,我自己留兩只!眲偤脡蚍。

    “六只,都是什么顏色?白色、藍色、紅色、灰色、花色、黑色都有?小不點兒喜歡白色和藍色!睆垖釂栠^狐貍的顏色,替謝流年挑了白色和藍色。

    皇帝微笑看一眼張屷,安解語這最小的兒子,長相似她,性子卻像極了張雱,也是這么傻呼呼沒心沒肺的。有阿嶷,有安寧,他且不顧親者、尊者,只顧著“小不點兒”。當著自己的面兒自然而然談及怎么分狐貍,普天之下,也只有南寧侯府這家人能夠。

    到吃晚飯的時候,丫丫很熱心的做起小主人,“您招待過我很多回了,這回換我招待您!”站在皇帝身邊,一樣一樣介紹是什么菜式,“這是開胃菜,這是正菜,這是飯后甜品!

    皇帝享用了一頓美味可口的晚餐。

    吃過晚飯,丫丫陪著皇帝在院子中慢慢踱步,“飯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被实鄄唤浺忾g抬眼望去,廳堂之中,張屷神情專注挑干凈魚刺,把魚肉放到小盤子中,遞給身邊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形容尚稚,梳著雙丫髻,眉目如畫,膚色細膩白凈,神情調皮可愛。想來,必是阿嶷和張屷口中的“小不點兒”了。

    皇帝在南寧侯府盤恒直至日暮。臨走,自然是合府恭送,皇帝對張雱笑道:“卿幼子已是知慕少艾?眼光極好,小不點兒確是可人。忱哥兒和池哥兒年紀不小,親事也該緊著說了!眳s沒有提丫丫。

    張雱有了愁容,“娶媳婦,這事可難了!笔篱g心地坦蕩,磊落豁達的好女子本就不多,能遇上更不容易,遇上后能娶回家,更是難上加難。

    皇帝面有同情之色。原來張雱也為娶兒媳婦作難,大家都一樣啊;实凵狭擞,錦衣衛前呼后擁,回宮去了。

    皇帝走后,守衛在南寧侯府的錦衣衛方才撤了。謝流年長長出了一口氣,“總算能回家了!苯駜号R出門說好的,要早早的回謝府,這下慘了,失信于人。

    張雱和解語親自坐著馬車,送謝流年回去,“小不點兒放心,伯伯和伯母見了你家老太太、太太,好生賠罪解釋,她們不會怪你的!碧焐淹,烏漆麻黑的,謝家諸人肯定急壞了。偏偏錦衣衛圍著南寧侯府,謝家人再著急,也沒法子。

    謝家人確實很著急。謝老太太坐都坐不住,顫巍巍站起來,“小七呢,還沒回?”大太太、沐氏在旁寬慰她,“您老放心,小七是個有福氣的好孩子,過會子便回家了!逼鋵嵥齻冃睦镆矝]底,錦衣衛圍著南寧侯府,誰知是什么事。

    謝四爺一襲白衣,緩緩走了進來。此時已是夜晚,廳堂中雖點著燈火,也覺黑暗。謝四爺走進來之后,意態軒軒,容顏絕世,卻讓人眼前一亮。

    沐氏不由想起來,自己前些時日回娘家,娘家爹路國公所說“早朝之時,天色猶暗;謝侍講一來,如朝霞初升!彼扑氖甯高@般,堪稱男子中的絕色了。

    “娘放心,小七已是快要回來了!敝x四爺笑的淺淺淡淡,“此時正在路上,片刻即回!敝x老太太聞言大喜,“這可是好,這可是好!焙⒆悠狡桨舶驳,那可放心了。

    果然,沒過多久,張雱和解語親自把人送回來了。解語對著謝老太太一再道歉,“對不住,實在對不!”誰知道皇帝突然會來,意外,純屬意外。

    謝老太太懷中抱著小孫女,半天的愁都沒有了,樂呵呵說道:“圣駕降臨,這是貴府的幸事,恭喜恭喜!被噬先绽砣f機,卻在南寧侯府逗留良久,看來,南寧侯府圣眷頗好。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