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武戰宗師 > 第267章 只想死在你的手中

第267章 只想死在你的手中

    “哼,自尋死路!”

    看著曹光氣急敗壞的向自己攻來,寒風不由得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隨后沖剛要準備有所行動的軒轅炎三人說道。

    “他就交給我了,你們辛苦了,去休息吧!”

    言罷,寒風也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只留下軒轅炎三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算了,交給他萬無一失,我們還是乖乖去休息吧。”

    片刻之后,軒轅炎無奈的搖了搖頭,可以看出來他有些不樂意,但既然寒風都發話了,這個面子他必須得給才行。

    寒宵和趙大寶自然沒有任何意見,他們二人本來就是寒風的左膀右臂,哪怕后者讓他們上刀山下火海眼睛也不會眨一下的絕對服從,更何況是讓他們去休息呢。

    所以,這邊當軒轅炎三人原地坐下調養生息的時候,寒風和曹光二人已然開始交鋒在了一起。

    “砰砰砰!”

    二人眼花繚亂的對起快拳,快到每拳都帶著殘影,那是速度快到一定高度才會產生,沒有幾年火候就別癡心妄想了。

    二人劇烈的拳風如同波浪一般四下溢散,一股股灼熱之氣隨著他們二人每次對轟之際席卷四周,附近的溫度一下子就提高了不少。

    這也得虧是軒轅炎三人姐不是等閑之輩,這要是換作寒羽翼動人,可絕對承受不住此等“待遇”。

    可即便是他們三人,隨著待的時間越久,身上的汗液也就流淌的越多,可他們不僅沒有任何擦拭的動作,反而目不轉睛的看著寒風與曹光二人之間的戰斗,一點也不敢懈怠,模樣看上去似乎要比戰斗還要更加凝重和認真。

    寒風從不是一個自大的人,而軒轅炎三人也不是愚鈍之輩,為什么明明占據了人數上的優勢,寒風卻突然讓他們在旁邊看著?

    而且,確認曹光會是寒風的對手嗎?他能夠堅持住這么長時間,其中的貓膩自然是寒風刻意而為之的。

    軒轅炎三人也是后知后覺才明白了寒風的良苦用心,或者可以說是在看出來寒風故意放水的時候才恍然大悟的。

    他們心存感激的同時,也聚精會神的看著他們二人的戰斗,這么做,才不算愧對寒風的此番用心。

    而寒風之所以這么做,就是為了給軒轅炎三人一場難得的造化,讓他們看看什么叫做武皇境界間的戰斗。

    為的就是希望,能夠讓他們有所感悟,至于能夠領悟到幾分,也不是寒風可以左右的了。

    不過,寒風之所以這么做,不光是為了讓軒轅炎他們在修為上可以有所精進,同時他也為了自己和寒羽翼做了準備和鋪墊。

    在此刻,寒風心中已經做好了某件重要的決定,甚至是大大改變了他前半生的努力,但他卻一點不后悔。

    慢慢的,作為寒風的對手,曹光多少已經察覺出來寒風并非動用全力。

    這不禁讓他心中涌現一種被戲耍的憤怒,以及無力。

    對于寒風而言,曹光也就比曹明稍微難對付了一點點而已,畢竟,曹明在武氣屬性上被寒風極為克制,所以呈碾壓的趨勢將其雷霆擊殺。

    而曹光雖然在境界上遜色于寒風,可他好歹也是火屬性修煉者,就算寒風再厲害,也只能在境界上壓制他,可就僅憑這一點,他就絕無翻盤的半點勝算。

    曹光一邊苦于和寒風戰斗,一邊無力回天的看著紫云帝國的士兵被軒轅博肆意屠殺,心中的悲憤已經堆積到了極點。

    “寒風!這是你逼我的!”

    忽然,曹光雙眼猩紅的怒吼一聲,臉上全是癲狂之色!

    ……

    結界之內。

    外面是不見血的殺戮,而寒羽翼等人這邊卻是另一番迥然不同的景象。

    終于,雨蝶和曹秋水二女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松開了彼此。

    軒轅巧兒、李語嫣以及上官娟兒,一邊看看寒羽翼,一會兒又去盯盯曹秋水,似想窺探二人之間到底有什么見不得人的關系。

    此番舉動,不禁讓寒羽翼寒毛直豎,渾身都變得不自在了起來。

    張儒風賊眉鼠眼的湊到了寒羽翼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乏幸災樂禍的輕聲說道:“嘿嘿,你完了!”

    說完,他笑得像是菊花盛開一般開心!

    站在一旁的寒戰雖然沒有用語言打擊寒羽翼,但他此刻正捂嘴偷笑,一點當哥的正形兒都沒有。

    用寒戰的話來講,寒羽翼這叫福氣,有這么多漂亮的少女為他爭風吃醋,乃是魅力的象征,他羨慕還來不及呢,又豈會幫寒羽翼一把。

    “這兩個不靠譜的家伙!”

    寒羽翼心中恨得牙根子直癢癢,對于他們二人的真面目也總算是看透了。

    可偏偏寒羽翼不敢用言語回擊,因為旁邊軒轅巧兒三女的眼神堪稱用猛虎來形容,如果貿然打破這個局面的話,很有可能會對他有所不利,所以縱然他此刻很想抽他們二人的熊臉,也只能忍著,除非他活膩歪了。

    正所謂是剛出龍潭,又入虎穴,寒羽翼甚至更想浴血殺敵,也不愿意面對軒轅巧兒三女的凌遲處死。

    終于,曹秋水抬起頭盯著寒羽翼看,總算是打破了尷尬的局面。

    “寒羽翼,看樣子你雁福不淺啊!”

    軒轅巧兒三女的舉動,自然瞞不住她的目光。

    曹秋水毫不掩飾的冷嘲熱諷,不禁使得寒羽翼滿臉苦笑,不知道該怎么答復才行。

    寒羽翼無法開口,可有人替他說話了。

    “那又如何?你也想加入?不過得有一個先來后到,慢慢排隊吧!”

    說話的,自然是李語嫣。

    而此刻,仿佛察覺到了彌漫在結界內的沖天殺氣,張儒風和寒戰這兩個損友立馬遠離寒羽翼,轉而跑到了她們的身邊,似乎是在默默支持軒轅巧兒等人一般。

    看到他們沒出息的樣子,氣得寒羽翼幾欲吐血。

    雨蝶冷哼一聲,“誰稀罕啊!”

    曹秋水此刻仿佛眼里只有寒羽翼,所以并非搭理李語嫣,而是繼續沖他說道。

    “說說看,你打算怎么處置我們?”

    這個問題,問得寒羽翼眉頭微微一皺,似是在慎重考量自己究竟該如何回答曹秋水。

    如果曹秋水和雨蝶沒有她們現如今的身份和地位的話,那他一句話就可以做主,可事與愿違,就算是寒羽翼也不敢輕易做主。

    而這個時候,軒轅巧兒繼李語嫣之后站出來回答道。

    “如此重罪,自然是難逃一死了!”

    曹秋水非但沒有任何懼意,反而俏臉冷漠地繼續看著寒羽翼,一臉失望之色。

    “寒羽翼,別跟一個死人一樣,一句話不吭杵在那里一動不動,我只想聽你的意見。”

    “也麻煩其他無關人士不要插嘴!”

    最后一句話,曹秋水明顯是向軒轅巧兒和李語嫣二女示威。

    她們二女俏臉微微一變,雖然有些惱怒,可最終看了一眼寒羽翼,隨后選擇了住口。

    尊重是相互的,如果她們不尊重寒羽翼原則的話,又怎么苛求寒羽翼去尊重她們?

    再者說,這件事說到底也不關她們事兒,最終還是看寒羽翼自己的決定吧。

    眾人矚目之下,寒羽翼緩緩張口了。

    “曹秋水,我承認我們是朋友,可面對這種大是大非的事情,我不能徇私舞弊。”

    說到這里,寒羽翼深吸一口氣,面帶一絲不忍的神色。

    “死罪,絕不可免!”

    “朋友?僅僅是朋友而已嗎?”

    曹秋水心中喃喃自語了一聲。

    隨后,曹秋水自嘲的對寒羽翼說道:“可以,但我有一個請求!”

    “但說無妨!”

    寒羽翼沒有絲毫猶豫的點了點頭,如果這點請求都沒有魄力答應的話,他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的。

    甚至,只要不是讓雨蝶平安無事的離開,除此之外,他都會一口應允了下來。

    果然,似乎明白寒羽翼不會放過雨蝶,所以她壓根就沒提。

    只見曹秋水目光鎖定著寒羽翼,不無凄涼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也不會讓你感到為難,我只想說,我,想要請你親手殺了我,可以嗎?”

    “小姐?!”

    雨蝶驚呼一聲,認為曹秋水瘋了。

    換作是其他人的話,此刻只會說一些什么求饒認錯的話,可曹秋水的這個請求有些太另類了。

    不光是雨蝶,就連包括寒羽翼在內的其他人全部震驚了,一臉難以置信地盯著一臉倔犟之色的曹秋水看,似乎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寒羽翼愣了愣,滿臉苦澀的嘆了一口氣,“你這是又何必呢?”

    曹秋水不以為然的回答,“反正逃不過一死,所以我,只想死在你的手中!”

    寒羽翼頓時左右為難了起來,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心中特別的糾結和堵挺。

    雨蝶不待寒羽翼的答復,便率先說道:“寒羽翼,這個薄情寡義的負心漢,如果想要殺了我家小姐,就先踏過我的尸體吧!”

    沒有人回答她,因為所有人都在等待寒羽翼的答復,唯有曹秋水眼神復雜的看著張開手臂擋在自己面色的雨蝶。

    背影或許看上去單薄嬌小,但卻給她帶來無窮無盡的安全感。

    “雨蝶,對不起了!”

    說罷,曹秋水咬著牙,抬起胳膊一個手刀砍在了雨蝶毫不設防的脖頸兒。

    “小姐你……”

    雨蝶雖然在昏迷的前一刻聽到了細微的風聲,可她萬萬沒想到曹秋水會在此刻偷襲她,所以效果特別的明顯,一舉成功!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