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啟修仙紀元 > 第1513章 你們會很痛苦

第1513章 你們會很痛苦

    隨著魔君殘念的涌入,高歌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沖擊著自己體內的經脈。

    “咦?這……這怎么可能!”躲在高歌體內的魔君殘念這時候仿佛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星辰……”

    高歌立刻意識到,這個沖入自己體內的殘念是已經看到了星辰樹。

    “好大的手手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聽著黑霧魔君說話的語氣,仿佛整個人都陷入了頹然和絕望中。

    “能夠有這么大手筆的人,除了他,也沒別人了……哈哈哈哈哈!可笑,可笑!我本以為,你們是意外來到這里,現在看來,反而是我想多的,這一切都是注定的……肖遙!我都已經只剩下一絲殘念了,為什么你還是不愿意放過我?為什么!”

    高歌微微一怔。

    什么意思?

    聽黑霧魔君的話,好像自己體內的星辰樹,和那個叫肖遙的強者,還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此時此刻,高歌心中有一萬個疑惑。

    只是此時,身體主控權已經被殘念爭奪過去,他暫且沒辦法搶回來,也沒辦法發問。

    “哈哈!就算此子,是你選中的人,那又如何?今日,我就要奪他的舍!”

    可還沒一分鐘的時間,黑霧魔君的聲音又帶著一陣惶恐。

    “不……不要!不要!”

    “仙骨……”

    “……”

    黑霧魔君的聲音,逐漸消失。

    高歌開始重新掌控身體。

    可他壓根就不知道,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畢竟那個時候,他是被擠下線的。

    和之前仙骨殘念奪舍的時候不一樣。

    這一次,高歌更像是被直接關進了小黑屋里。

    在鬼宗的那一次,高歌好歹還知道發生了些什么。

    “那個魔君呢?”高歌問道。

    “被仙骨吞噬了!逼黛`對高歌說道,“特么的,嚇死寶寶了,一個魔君殘念竟然闖了進來,我差點就以為我要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被仙骨吞噬了?”高歌吃了一驚。

    怪不得最后關頭,黑霧魔君還扯著嗓子說了句仙骨。

    這時候,他迅速去查探星圖中的仙骨。

    從外面上看,仙骨似乎并沒有發生什么變化。

    如果非得說有變化的話,那就是仙骨上面縈繞著一層血紅se的光芒。

    但是,非常微弱,如果不注意查探,根本發現不了。

    可高歌又有些疑惑。

    這個仙骨,為什么會吞噬這個魔君殘念?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仙骨忽然

    爆發出了一道光芒。

    他微微一怔,整個人陷入一種奇妙的狀態。

    體內的神識,在這個時候自主轉動起來,并且,覆蓋了周圍區域。

    “咦……”

    ……

    秘境內。

    接二連三干掉了不少國外勢力,龍閣所有人都是精神高漲。

    對他們而言,那些人都是敵人。

    而且,如果這一次,他們對這些人手下留情了,那么下一次,他們亦或者是同伴,就有可能死在這些人的手上。

    不過,龍閣以及星辰宗,皓月仙宗所有人都沒有休息的時間。

    天龍等人又交代了任務。

    尋找高歌等人!

    天龍他們,現在也是慌得不行。

    雖然現在還是晚上,但是從時間上來看的話,其實,時間已經過去有一天的時間了。

    只是這里時間流速太慢而已。

    這么長時間,高歌等人還是沒有回來。

    他們才不相信,高歌是迷路了。

    畢竟,高歌又不是周鞠……

    找不到高歌,天龍等人的心就懸了起來。

    雖然他們相信,以高歌的實力在這秘境中不會遇到什么麻煩,可看不到高歌,難免還是有些慌亂。

    孟靜岳新城等人,最為迫切。

    雖然沒有立刻找到高歌等人,但是他們卻找到了茅南北,茍東西等人。

    從他們口中知曉了之前發生的事情,岳新城趕緊問道:“那個祭壇呢?在什么地方?帶我去!”

    茅南北趕緊點頭,并且走在前面。

    他們又不是路癡,之所以跑丟了,還是因為周鞠帶的路。

    等到了地方,岳新城等人圍著祭壇轉悠了一圈,并沒有發現什么奇異之處。

    “他們是怎么進去的?”岳新城問道。

    茅南北想了想當時的場景,然后說了一大串,結果將岳新城給說懵逼了。

    “你能不能稍微阻止一下語言?”岳新城黑著臉說道。

    這個要求,還真是有些為難人了。

    茅南北又不是刻意為難對方……

    茍東西嘆了口氣,簡明扼要道:“之前祭壇發光,高宗主和周師兄就進去了!

    “你看,這么說我不就懂了嗎?”岳新城一副恍然大悟的神se。

    茅南北說不出話來。

    他覺得,茍東西這么說非常不準確,其中很多重要信息都被忽略了。

    當然了,那些被他認為被忽略掉的信息,其實真讓他說,他也說不明白。

    從茍東西的口中得到信息后,岳新城圍著祭壇轉悠了一圈,也沒看出什么端倪。

    茍東西站在他的身后,始終低著腦袋,過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岳副宗主,王緒是就為了我們死的!

    “這個你之前不是說過了嗎?”

    茍東西微微一怔,咬著牙,雙拳緊握。

    “岳副宗主,您是不是都不知道王緒是誰?”

    “我們星辰宗的弟子!

    “除此之外呢?”

    “不知道了!痹佬鲁寝D過臉看著他,“你想說什么?”

    茍東西先是盯著岳新城的眼睛看了一會。

    其實他很想質問岳新城,對方是不是只關心高歌的安慰,對于王緒的事情絲毫不在意。

    但是他又覺得,自己似乎是最沒資格說出這番話的人。

    畢竟,如果不是王緒救了他們,他們根本難以逃出生天。

    而且,就算岳新城真的無視了王緒,只擔心高歌的安慰,也不是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

    高歌是什么人?

    王緒又是什么人?

    岳新城作為星辰宗的副宗主,又有什么理由對一個普通弟子的死耿耿于懷呢?

    看著茍東西不說話,岳新城轉過身,繼續研究著祭壇,尋求進入祭壇的方法同時,嘴上又對身后的茍東西說道:“王緒死了,死了就死了,擺在眼前的,是我老大的生死,王緒死了,總不能讓我老大也死在這吧?”

    茍東西說不出話。

    “他是好樣的,真的,作為星辰宗的弟子,他沒給我們星辰宗丟人,你們四個,兩個是皓月仙宗的人,兩個是龍閣的人,其實不管死了誰,我都不會覺得輕松,因為現在,咱們是伙伴!

    “?”茍東西茫然了。

    “因為王緒死了,所以你們就得活得很累,如果你們沒有混出個人樣,沒有出人頭地,沒有讓這個世界記住你們的名字,那王緒豈不是白死了?”岳新城輕聲說道,“帶著他的信念活下去,有朝一日,你成為了周鞠那樣的人物,成為了薔薇仙子百合仙子那樣的人,受人仰視,被人敬重,那個時候,記得跟他們說,你這條命,是星辰宗一個叫王緒的弟子給你們的!

    “岳副宗主……”

    “我沒有不在意他的生死,但是我也沒辦法和你抱頭痛哭,咱們說句掏心窩子話,我知道王緒是星辰宗的弟子還是從你口中得知的,不然的話,我可能這輩子都不知道,咱們星辰宗有一個叫王緒的人,所以我現在連他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

    茍東西點點頭,岳新城說的這些,他也明白。

    “所以,在我連他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現在我告訴你,對于他的死我很痛心,我很難過,你相信嗎?你不會覺得我虛偽嗎?”岳新城轉過身看著他,如實說。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