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655章 這群神精猴,到底想要做什么?

第655章 這群神精猴,到底想要做什么?

    “異人族,我其實也只見過一次。”

    牧天晴漸漸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之中。

    “那是在第一次靈力潮汐暴發之后,我剛剛覺醒了精神力,而且精神力修為一下就達到了三級精神念師的層次。勉強已經能算得上是一個小高手,所以在京華市發生獸潮暴亂時,我也被征召參戰……”

    當時的牧天晴才十歲左右,正好趕上了第一次靈力潮汐,修為大進。

    這是她的幸運,同時也是她的不幸。

    幸運的是才年僅十歲,她就擁有了三級精神念師的強大實力,哪怕是正面碰到一只四級妖將,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而不幸的是,如果不是因為她擁有了遠超于她年齡的強大實力,京華市的獸潮發生時,像是她那么大年齡的孩子,全都會被安置在市內的地下防空洞中,而不必與很多成年人一同,去經歷那一場最血腥也最殘酷的京華防守戰。

    “京華市,是華國的首都,也是世界上防守力量最為先進也最為強大的一座現代化都城。”

    “毫不客氣地說,哪怕是放在一百多年以后的現在,除非是有王級之上的妖獸出手,否則沒有幾只妖獸能夠突破得了京華市的防御體系!”

    楊帆默默點頭。

    京華市當時做為世界第一強國的都城,防御實力自然是可以想像。

    而且,華國做為武道起源的發祥地,本土的武道高手絕對是當時世界上最多的一處存在。京華市做為華國的首都,又怎么可能會沒有武道高手在暗中守護?

    楊帆猜測,第一次靈力潮汐過后,僅是京華市一地的宗師級強者,估計都不會少于雙手之數!

    像是他們現在的西楚城,一位武道宗師就足以鎮守一城,當時的京華市若是有不下于十位宗師的話,其整體的防守能力,確實不容小覷。

    至少在末世之初,妖獸的整體實力普遍還停留在二級三級層次的時候,這親的實力陣容,足以鎮壓一切。

    “起初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絕大多數妖獸都被守城的戰士們給壓制抵御在一環以外,就算是偶爾有幾只四級妖將或是飛行妖獸闖入內城,也很快就被內城坐鎮的諸多武道高手給隨手消滅。”

    “直到……有五只身穿金甲,腳踩金靴的金色猿猴從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而之勢一舉重傷了內城的八大宗師之后,真正的混亂開始了……”

    楊帆一驚。

    思緒仿佛一下又加到了游戲之中,他在蓉城、陽城、錦溪等市遇到的那些異人就是如此,滅城之戰時,若是妖獸占據絕對優勢,它們就會選擇袖手旁觀,躲在一邊看戲。

    而若是人族的實力與妖獸勢均力敵,或是遠超妖獸時,那些異人就會伺機出手,一舉擊潰人族一方的強最力量,促使妖獸能夠順利攻入城中。

    聽到牧天晴對于當年京華市遭遇獸潮時的描述,楊帆突然意識到,他在游戲中所經歷的那些,也許當年確實是切實發生過的事情。

    異人族當年,可能確實已經滲透并參與到了妖族與人族之間第一次巨大規模的碰撞與對戰之中,而且還在其中扮演了一個妖族幫兇的可惡角色。

    牧天晴繼續說道:“宗師敗亡,內城瞬時大亂,數十只四級、五級妖將也隨后從天而降,內城,一下就亂了起來。”

    “我的爺爺、父母還有哥哥,就是在那次混亂之中,喪生在那幾只異人還有妖將的爪牙之下,尸骨無存!”

    哪怕時隔一百四十余年,再次提及這件事情的時候,牧天晴的心緒依然激蕩難平,胸中的殺意,難以自抑。

    “后來呢?京華市是如何逃過那場災劫的?”

    楊帆的心緒也跟著提了起來。

    牧天晴道:“后來……是特事局的李良才部長引動師門禁術,以消耗掉自己未來所有的壽元與生命能量,短時間內獲得了一絲不亞于王級強者的龐大力量,與五只異人同歸于盡,這才暫時解了京華之危。”

    楊帆心中肅然起敬。

    不過李良才這個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啊,他不會就是秦沛柔口中一直說起過的那個李局長吧?

    “李部長的絕命一擊,使得五只異人五去其四,只剩下一只也是重傷垂死,被李部長帶來的特事局屬下給俘虜帶走了。”

    “當時,我就在現場,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異人,你知道我從它的眼中看到了什么嗎?”

    “高傲、蠻橫、殘忍、血腥,漠視一切,它看向周圍人族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又一只待宰的羔羊,哪怕被俘虜了,四肢盡斷,丹田盡毀,已然與一只普通的猴子無疑,卻依然難住掩飾它眼神之中散發出來的狂躁與暴戾之氣!”

    “末世已至,神國將臨!卑微的人類,你們準好迎接神靈們的降臨了嗎?!哈哈哈哈!”

    牧天晴突然變聲,然后意念一動,直接在楊帆的精神識海之中傳輸了一段記憶片段,里面有一座猶如仙宮一般的巨大宮殿,無根飄浮在虛空之中,宮殿內云霧環繞,仙樂飄飄,乍一看去,好像真的是一片人間仙境一般。

    當然,如果在里面翩翩起舞的不是一群妖艷婀娜的母猴的話,那就更像了。

    楊帆有些想吐。

    看到那些花枝招展的母猴在那里一個勁兒地搔首弄姿,他就忍不住胃里一陣翻涌。

    實在是太倒胃口了啊。

    楊帆不解地抬頭向牧天晴看來。

    牧天睛道:“這是那只異人被帶走之前所說的最后一句話,還有那座宮殿,就是他散盡最后一絲精神力,傳輸到當時在場所有人腦海之中的神靈宮殿。”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那只異人,竟然還是一只統御類妖獸!”

    楊帆無言。

    他有點兒想不明白,那只異人最后非得秀這么一下是為了什么,恐嚇,還是就是單純地想要惡心一下在場人的人類?

    不過,一想到他在游戲中所遇到的那幾只異人所表現出來的狂傲屬性,楊帆又開始有些恍然。

    自詡為神的異人,竟然被它們一直所瞧不起的卑微的人類給打敗了,那只異人必然是不甘心不服氣,想要以此來恐嚇威懾人類,以維護它所剩不多的最后的尊嚴。

    楊帆在煉化那些異人的神魂本源時,也曾遭遇過類似的待遇,這些異人全都是一些偏執狂妄的神精病,它們的思維方式,正常人類很難理解。

    “再后來,核戰席卷全球,妖族的數量因此銳減,而本源星的生存環境也因此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人族的生存空間急劇縮小,最后只能轉入地下,開啟了長達近六十年地下城生態歷史。”

    “直到聯邦的一批天才科學家發明了靈能護陣,人類才有機會能夠重返地表,像現在一樣,享受陽光明媚一樣的生活方式。”

    “至于異人族。”

    牧天晴停頓了一下之后,再次出聲道:“聯邦政府成立之后,就將它們列為禁忌,列為只有王級之上人族強者才能知曉的最高機密。”

    “在聯邦政府的懸賞擊殺令中,異人族,始終都占據榜首,百多年來,從未有過改變。”

    楊帆眉頭一挑:“這是為什么?難道一百多年以來,聯邦竟一直都沒有找到過它們的老巢?”

    “對。”牧天晴道:“自第一次靈力潮汐之后,那些異人族曾大規模地出現過一次之外,之后就一直銷聲匿跡,無論人族聯邦怎么探尋,都沒有找到任何它們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就好像是這個世界上,它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至于為什么聯邦政府始終都沒有放松對異人族的警惕,聯邦政府一直都將之列為絕密,少有人知。”

    “不過,我曾聽聞,當年的核戰之所以會提前暴發,而且在短時間內就遍及整個本源星,似乎就與異人族有著直接的關系。”

    “還有,異人族的俘虜并不是只有華國才有,世界各地,總有一些地方會出現一些天才人類,當年被人族俘虜的異人并不在少數。”

    “或許是后來的聯邦政府在那些俘虜的身上發現了什么隱秘,所以才一直將異人族當成是遠在妖族之上的生死大敵!”

    楊帆的身形一震。

    他突然想到了游戲中赫爾曼被他給催眠之后所說出來的那些口供。

    “清減人族與妖獸的數量,逼迫并誘使人類對妖獸發動核戰,在清算人口的同時,改變本源星的環境結構。”

    真實的歷史,仿佛就是在依照赫爾曼所說在一一發生,核戰爆發,人族與妖獸的數量急劇銳減,從某種層面上來說,這確實是一種兩敗俱傷的局面。

    而本源星現在的環境結構,也已經變得惡劣至極,輻射漫天,毒瘴遍地,武師之下的人族想要出城,都必須得穿上防護服才能避免受到傷害。

    如果這一切都是異人族的謀劃與目的話,那么它們現在無疑已經做到了。

    只是楊帆有些想不明白,異人族這么做的最終目的是什么,滅世,創世,還是想要怎么著?

    這么一群自詡是神靈的神精猴,把本源星搞得這么亂七八糟,對它們又有什么好處?它們到底想要做什么?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