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空姐的神醫保鏢 > 第658章 你兒子坑爹

第658章 你兒子坑爹

    “這位先生,怎么稱呼?”諾布沒把眼前的年輕人跟凌辰聯系在一起。

    他接到桑吉的電話,說華夏武道協會的凌總教習來了西檸市,可桑吉沒說除了凌總教習之外,還有其他人。

    而眼前這兩男一女,明顯是一起的。

    “我叫凌辰。”凌辰平靜地道。

    凌辰說得輕描淡寫,武滕男腦子里卻“嗡”的一聲,如同一記驚雷劈在他腦門上,劈得他頭暈眼花!

    凌辰!

    諾布和西檸市的一二把手會來火車站,就是來接凌辰的,而打了自己兒子的這個年輕人,他就是凌辰!

    麻痹,武青榮這龜蛋,這回是踢到鐵板上了,而且是燒紅的那種鐵板!

    也不全怪武青榮這混賬東西,惹上了凌辰,其實也還有機會補救的,偏偏自己一來就不問青紅皂白,要找人家麻煩……

    這就不好收場了!

    諾布和西檸市的兩位大佬,在凌辰報上姓名的瞬間,他們也呆滯了。

    這位年輕人,竟然就是華夏武道協會的總教習!

    桑吉會長也真是的,要說凌總教習他們來了三個人,兩男一女,那第一時間就能猜出來了。

    當然,也許是桑吉會長忽略了,也有可能是凌總教習沒跟桑吉會長說清楚。

    這不重要,只要來了火車站,凌總教習是一個人還是有人跟他一起,見了面就知道了。

    可是,誰特么知道,武滕男家那個孽畜,會在他們之前就遇上了凌辰,還跟凌辰產生了過節!

    武滕男的腦子經過短暫的空白后,很快就回過神來,腦子飛速運轉。

    武青榮得罪凌辰在先,他來了之后又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治凌辰的罪……這事要處理不好,不光武青榮要倒霉,他這個當爹的也要跟著被連累!

    “凌先生……原來您就是凌先生!在下武滕男,西檸市招驀局局長,久仰凌先生大名!”

    “唉呀,武某是被青榮這個逆子給氣昏了頭,剛才冒犯凌先生了!其實,武某第一眼見到凌先生,就覺得凌先生器宇不凡,英氣逼人!”

    “武某原本是找諾布局長報告點事情,聽說凌先生您大駕光臨西檸市,我就跟著過來接您……凌先生不會怪我不請自來吧?”

    ……

    武滕男前倨后恭,武青榮和莫撕蔥龍勝天都驚呆了。

    招驀局局長,在西檸市地位也不低了,居然對這個叫凌辰的年輕人如此低聲下氣?

    更何況,姓凌的什么損失都沒有,被揍了的是我們啊,你跟姓凌的陪什么笑臉?

    但三人幾乎同時想到一件事,臉色都變了。

    之前凌辰說諾布要過來接他,三人都以為凌辰是吹牛嗶唬人的,可是現在,不但諾布來了,西檸市的兩尊大神也來了!

    凌辰說的是真的,諾布真來接他了!

    這個凌辰……到底是什么來頭?

    武青榮想得比莫撕蔥和龍勝天更多,他心里也就更恐懼。

    他父親武滕男當年也是混世魔王一個,能當上西檸市招驀局一把手,沒有過硬的關系,怎么可能?

    武家在西域區官府,都是有人的!

    而且還是說得上話的那種!

    可是,他父親還是對凌辰低聲下氣,甚至是卑躬屈膝!

    這說明了什么?

    說明凌辰的來頭,比他想象的更大!

    甚至西域區官府里的那位,都保不住他武家!

    武青榮腸子都悔青了,怎么在西檸市的地盤上,都會有這么牛嗶的人物?

    還被自己給惹上了!

    可是,誰叫他那馬子,漂亮得跟仙女一般,若是再來一次,不知道凌辰那么牛嗶的情況下,武青榮還是會上去威逼利誘巧取豪奪!

    ……

    “凌先生,我家這混賬東西,平時我疏于管教,讓他無法無天,竟冒犯到凌先生頭上來了,我先向凌先生賠罪!”

    武滕男說著,沖凌辰來了個九十度鞠躬,要不是大庭廣眾之下,說不定他要給凌辰跪了。

    “當然,這混賬玩意闖下這么大的禍,不是一句話就能饒過他的!等回去之后,我讓人打斷他的腿,讓他不能再跑出來給我惹事!”

    “冒犯了凌先生,就必須受到懲罰!”

    “凌先生,您看……可不可以大人不計小人過……”

    一直都是武滕男在說,凌辰在聽,但凌辰臉上面無表情。

    在武滕男一來就往自己頭上扣帽子的時候,凌辰就沒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也就是現在的他,如果是他沒得張子心引薦參加武道大賽,遇上武青榮這樣的二代紈绔,豈不是連白玉瑤都保護不了?

    同樣的手段,武青榮用過多少次,得逞多少次了?

    更主要的是,誰敢保證武青榮以后不會再犯?

    凌辰相信,狗改不了吃屎,以后再有機會,武青榮不會吸取今天的教訓,還是跟今天一樣的作派。

    當然,也許會有一點改變,估計會事先摸清楚對方的來歷再下手。

    可這世上,大多數人都是拗不過武家的,今天放過武青榮,這孫子仍然會肆無忌憚的欺負人。

    且不論武滕男是不是真的會打斷武青榮的腿,即便打斷了,也不能從根本上阻止武青榮作惡。

    那就打掉他的保護傘!

    沒了后臺和靠山,莫撕蔥和龍勝天還會跟在武青榮后面打轉?

    沒了武滕男的權勢地位,武青榮還憑什么去欺負人?

    武滕男還在說著好話,時不時還會拍凌辰一句馬屁,但凌辰卻不想聽他嗶嗶了,看向諾布,道:“你就是諾布?”

    本來,諾布的年紀擺在那里,如果換作別的場合,凌辰會稱他一聲諾布會長的,但這里是火車站,人多眼雜,而諾布的身份又不能隨便往外說,凌辰只好直呼其名了。

    諾布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妥,道:“凌先生,我正是諾布。”

    “是這樣的,我想找個地方休息。”凌辰道。

    諾布眼中閃過一抹喜色,點頭道:“凌先生,請跟我來!”

    武滕男一看凌辰要走,頓時急了。

    他說了半天,凌辰也不表個態就要走,這是啥意思?

    “凌先生……”武滕男急叫道。

    西檸市一二把手也看向凌辰,他們也希望凌辰給個態度,他們才好決定怎么處理武滕男。

    “武局長,你跟我說沒用。”

    凌辰不慍不火,掃了還躺地上的武青榮一眼,淡淡說道:“你兒子坑爹。”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