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大符篆師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神級聚會

第三百四十一章 神級聚會

    還好,方晴跟林采薇的姐妹關系比小白同學想象中要堅挺許多,直到老宋跟白勝兩人回來,她們兩個都沒怎么理會,聊得熱火朝天。

    倒是老宋,一鼻子一臉的不爽。

    從高天之上,精準無比的落在別墅院子里,嘴里還罵罵咧咧的嘟囔道:“有傷不說,害得老子以為這次可以痛痛快快跟你打一場屬于神級強者的架!沒事逞什么能?”

    老頭子嘿嘿冷笑,嘴上一點都不含糊:“少在孩子面前故意這么說引導他往歪了想,小宋,我發現有些日子沒見,你怎么越來越無恥了呢?是不是覺得自己進入神級,可以娶方晴了?就連這氣質……都開始拐彎了?”

    問詢從屋子里走出來的方晴和林采薇兩人一臉無語。

    這都打完了還不肯消停?

    聽見老頭子那句話,方晴柳眉倒豎:“姓白的,你說他就說他,捎帶著我干什么?”

    老頭子看著方晴嘿嘿一笑,嘖嘖道:“方晴妹子,你不感謝我也就罷了,怎么,還好意思埋怨我不成?”

    “我感謝你什么?”方晴潑辣的道。

    大家都這歲數了,也沒人稀罕在彼此面前玩什么少女心。

    老頭子道:“若不是老子提起這個,你當小宋這木頭疙瘩會想到這些怎么?”

    方晴微微一怔,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你說這個,我倒是覺得沒毛病。”

    說著,她等著老宋:“姓宋的,什么時候娶我?”

    老宋:“……”

    林采薇瞥了老宋一眼:“問你呢,什么時候能喝你們喜酒?”

    老宋有點不大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假裝看風景的白牧野,小兔崽子,這特么是你家,看了那么多年還沒看夠嗎?裝什么裝?

    “你跟白勝不也是悄無聲息就把婚事給辦了?都這么大一把年歲了,難道還能像年輕人大操大辦不成?”老宋吭哧半天,說出這么一句來。

    林采薇翻了個白眼:“你少拿我跟白勝的事情比,能一樣嗎?我跟你說,方晴可是等了你這么多年,你道你神級就了不起了?如果不是為了等你,人家早就嫁人了好吧?”

    老宋嘿嘿一笑:“才不像你說那樣。”

    林采薇冷笑道:“知道你還不給人家一個體面的婚禮?”

    白牧野在時候在一旁插嘴道:“我可以幫忙操辦這件事兒。”

    老宋頓時找到了突破口:“小兔崽子,這有你啥事兒,一邊玩去!”

    老頭子頓時不干了:“嘿,小宋,我發現你真是不識好歹啊,咋,徒弟就可以隨便罵了?那是我孫子!”

    面對白勝這種占便宜的行為,老宋也只能氣得直翻白眼。

    方晴也怒氣沖沖的道:“怎么?姓宋的,給老娘一個體面婚禮委屈你了是吧?人家孩子熱心,你居然還好意思罵人?”

    林采薇陰陽怪氣地道:“嘿,那是人家徒弟,人家想怎么罵就怎么罵,唉,真是……這寶貝孫子,我們平常可舍不得罵。”

    老宋差點被整崩潰了,這一個兩個的,張嘴就占便宜,日子還有沒有法過了?

    就連方晴也忍不住一臉無語的看著林采薇:“喂,不帶你這樣的吧?平時逼著人叫姐,關鍵時刻知道當奶奶的好了?”

    “你還不是一樣?”林采薇還擊了一句。

    隨后,兩人全都忍不住笑起來。

    白牧野微笑著湊過來,看著老宋:“我說真的,師父,您跟師娘這么多年了,你們之間的關系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如今你們兩個雙雙踏入神域,如果再辦一場婚禮,豈不是雙喜臨門?”

    就連老頭子都忍不住道:“有這么好的徒弟給你張羅這件事,還有什么求的?小宋,這裝……呢,也要適可而止啊!”

    老宋嘆了口氣,假裝想了想,然后似乎很隨意的道:“行吧,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這件事,就讓你去操辦了。”

    “行嘞!”白牧野笑著,拉過林子衿的手,“到時候,保證給您辦得熱熱鬧鬧的!”

    四個神級的老小孩,其中還有兩個簡直就是老頑童,命運能把這樣四個人捏把到一起也挺神奇的。

    說實話,就連小顧私下里,都一臉羨慕。

    “你說人家那一代,怎么就那么厲害呢?竟然出了四個神級!哎,再看看咱們這一代……”

    林子衿微笑著看了他一眼:“咱們這一代,將來能走出來的人更多,但你嘛……”

    “我咋了?”小顧抬起頭。

    “你顯然就是那個拖后腿的!”林子衿笑起來。

    小顧翻了個白眼,用手一指大鵝:“這種才是拖后腿的!就會嘴炮!”

    “哎呦小子今天沒擰你皮癢了是吧?還是覺得這個家就你鵝爺好欺負?真是三天不擰上房揭瓦!”大鵝撲棱著翅膀一道白光似的沖上來。

    這次小顧卻是有了豐富的對抗大鵝經驗,身形一閃,在院子里游走起來。

    不過沒用的。

    大鵝的境界比他想的還要高。

    十分鐘后。

    “你松口!”

    大鵝擰著小顧的大腿,翅膀長開,氣場強硬。

    “鵝爺,一百斤白菜!”

    好漢不吃眼前虧。

    大鵝瞬間松口,嘎嘎笑道:“早這么上道不就沒事了?”

    小顧看了一眼連看熱鬧的人都沒有的院子,一臉郁悶。

    客廳里,大蚊子依然蹲在那看電視,哪怕之前見過,方晴依然忍不住嘖嘖稱奇。

    不過隨后,老宋提出了跟老頭子一樣的觀點。

    對白牧野道:“這大蚊子繼續這樣留在你身邊,對你沒有好處。”

    方晴雖然潑辣,但對白牧野還是很喜歡的,柔聲道:“沒錯,你們這一次基本上打遍了整個飛仙星,名氣實在是太大了!一旦這件事情曝光,且不說這神級的蚊子道友來歷不好解釋,光是上門感謝、圍觀的人,你們都接待不過來。還修煉不修煉了?”

    林采薇也認同,點點頭道:“還有一點,就是這位蚊道友的實力太強了,長期跟在小白身邊,會讓小白生出懈怠。”

    白牧野一臉無語,心說方晴跟師父說也就罷了,您和老頭子怎么也這么說?剛還在書房里面嚇唬我跟丫頭,說我們身上有人家十億年才能形成一滴的造化液,神族背后的存在不會放任我們真正成長起來。

    轉頭就想把我的蚊子保鏢給領走嗎?

    仿佛看出白牧野的心思,老頭子淡淡道:“回頭這位蚊道友跟我們走吧,它既然入世,就一定是想要突破,正好,我跟采薇要去一趟天河!”

    白牧野跟林子衿都是微微一怔,就連在一旁當乖寶寶旁聽的顧英俊都愣了一下。

    大蚊子聽見天河這兩個字,頓時激動起來。

    嗡!

    老頭子:“它說啥?”

    白牧野:“它說它不想去。”

    嗡嗡!

    大蚊子有點急了。

    老頭子瞪了一眼白牧野,冷笑道:“我們都是神級的強者,真當相互之間沒法溝通呢?”

    白牧野:“……”

    其實大蚊子是很興奮。

    尤其它對這幾個人對它的那份認同,表示非常感動。

    蚊道友!

    從前那些人類,可沒人這么稱呼它。

    更多的,是對它的畏懼。

    它離開鬼潭,的確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突破。

    像這一次跟神族的戰斗,對它來說,雖然也能讓它有很大提升和進步,可這種戰斗終究不可能天天都有。

    但天河不一樣。

    在那種地方,想要戰斗的話,天天都有!

    老頭子看著白牧野道:“你也不用擔心什么,走了一個蚊道友,回頭你師父跟你師娘會不管你不成?”

    林采薇道:“它既然跟你關系好,那么有朝一日,若是真的成帝,對你來說,也是一個更大助力。”

    還是這句話徹底打動了小白,不然的話,他真不想放大蚊子離開。

    老宋和方晴固然會保護他,可哪有大蚊子用的順手?

    不管想打誰,只需要一句“蚊子,上,干他!”就足夠了。

    他可不敢這么跟老宋說話,怕是會被打死。

    大蚊子:“嗡嗡!”

    白牧野輕輕嘆了口氣,走過去拍了拍它:“我明白,你去吧,正好我父母也在天河,去到那,幫我保護好他們!”

    林子衿的眼神中,帶著幾分期盼。

    白牧野補充道:“還有我小媳婦的爸媽!”

    林子衿這才一臉開心。

    隨后,白牧野準備好了酒菜,老頭子跟老宋兩個老頑童又拼起酒來。

    倒是大鵝,變得有點失落。

    它蹲在客廳沙發上,看著大蚊子,欲言又止。

    大蚊子專心致志的看著時事新聞。

    “這場蔓延飛仙全球的次元生靈入侵災難雖然已經結束,但災后的重建工作,卻剛剛開始,讓我們為所有的死者默哀,為所有在這場戰斗中獻出生命的英雄默哀……”

    大鵝抬起一只翅膀,用翅膀尖的那根羽毛輕輕捅了捅大蚊子。

    大蚊子看它一眼:“嗡!”

    “真走啊……”大鵝耷拉著腦袋問道。

    嗡!

    大鵝嘆了口氣:“哎,真是的,你這么快就自由了,鵝爺的自由……”

    那邊餐廳的老頭子淡淡道:“大鵝,要不,帶你一起去天河吧。”

    大鵝頓時像是炸了毛一樣:“我不去!我可不去!休想害我!”

    眾人:“……”

    大蚊子:嗡嗡嗡!

    大鵝哼哼著:“你嘲笑我也沒用!我是不會被你們激將的!天河那種鬼地方,爺一輩子不去都不會想。”

    當晚,老頭子跟老宋等人喝到很晚。

    白牧野給小顧安排好了客房之后,讓林子衿回房睡覺,然后自己則鉆進書房,繼續開始靜下心畫起符來。

    神級的大蚊子,終究是外物,神級的師父和老頭子他們,同樣也是外人。

    他們不可能一直圍繞在自己身邊。

    尤其到了這種級別,他們需要面對和處理的事情遠比想象中還要多很多。

    唯有自己的實力,才是硬道理!

    如今他的大多數符篆術,都已經達到上品品質。

    到了這種品質的符篆術,幾乎都出現了第一次的質變。

    比如控制符的沉默,比如被動激活防御符的不動如山。

    符篆師寶典上的符篆術,有很多甚至不需要到上品,就可以激活第二種功效。

    小白現在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盡快將所有符篆術,都先提升到上品再說!

    如他這種天賦和手頭的資源,這也將是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

    但還好,畫出來的符,都可以當成戰備。

    像這次他帶著大蚊子打遍整個飛仙星,消耗的符篆就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但收獲,同樣也很驚人!

    他空間指環里面的那些大宗師級次元生靈尸體,絕不僅僅都是用來吃的。

    發起戰爭財來,小白同學可是一點都不手軟。

    而且他拿得也是心安理得。

    樓下的餐廳里。

    老頭子跟老宋幾乎拼酒到天明,最后都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方晴跟林采薇一人拖著一個,對兩個神級女戰士來說,實在太輕松。

    如今假期已經開始,若不是這場突如其來的次元生靈入侵戰爭,估計很多人都已經開始了他們的度假生活。

    第二天上午,姬彩衣、單谷和司音跑過來找白牧野。

    自然也見到了老頭子、老宋、林采薇和方晴這四個神級大佬。

    單谷當場就差點跪了。

    四個神級!

    這是什么概念?

    整個飛仙星,目前的最強力量,居然就在小白家里面……說出去都沒人敢信!

    方晴和林采薇對姬彩衣跟司音都十分喜歡,在看了她們的一些戰斗視頻之后,也認真指點一番,讓他們都進步匪淺。

    至于單谷,則跟顧英俊可憐巴巴的躲在墻角畫圈圈。

    單谷:“憑啥呀,弓箭手沒人愛啊!”

    顧英俊:“那是你,我還是有人愛的。”

    單谷冷笑:“大鵝?”

    顧英俊:“……”

    特么還真被你給猜對了!

    堂堂皇子,在這里慘遭無視,尤其對方幾個神級大佬對他身份都心知肚明。否則人家從來沒問過他身份,為啥說什么都不避諱他?

    偏偏小顧還就吃這一套!

    從小就希望大家都把他當成普通孩子看待就好。

    最好介紹他的時候,永遠都說著是——偉大的弓箭手顧英俊!

    而不是什么帝國二皇子顧英俊。

    老宋跟方晴最終接受了白牧野的好意,讓他來操辦這場婚事。

    但他們也都堅持不要搞太大陣仗,首先是最近整個飛仙星到處都在哀悼,他們兩個神級大佬帶頭大操大辦結婚不太好。其次到他們這種境界,一舉一動也的確需要注意些,凡事不好太過。

    白牧野直接叫來了好久不見的老姚,跟他說了這件事。

    老姚一聽整個人都興奮了!

    我還有給神級大佬操辦婚事這一天?

    我的天吶!

    這不是做夢吧?

    別說神級,就連大宗師級那種級別的,除了孫恒和孫瑞之外,老姚這么多年也沒見過幾個。

    所以當小白把這件事交給他之后,老姚頓時興奮的拍著胸脯保證,一定辦好這件事。

    隨后,老頭子跟林采薇,老宋和方晴,帶著大蚊子一起,乘坐著一架飛行器,先飛離了百花城。

    尤其是老宋跟方晴,他們現在太火爆,找他們的人也太多,不能離開古琴城太久。

    至于現在就把大蚊子帶走,也很簡單,萬一被人發現了大蚊子的蹤跡,對幾個神級大佬來說,就有太多種說辭可以解釋了。

    但如果被人發現這只蚊子在白牧野身邊出現,那要如何解釋?

    為什么你一個高級符篆師,卻可以駕馭一只神級的蚊子?你身上,會不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至少,齊王那一脈,肯定就得炸。

    老人家的想法,都是老成持重的,不能說沒有道理。

    關鍵他們更怕時間久了,小白會在不知不覺中形成對大蚊子的一種依賴。

    那才是他們最不愿看見的事情。

    他們走后,姚謙也很快告辭,興沖沖去找專業人才,準備老宋跟方晴的婚事去了。

    剩下姬彩衣、單谷和司音這些人,則聚在小白家里。

    嚴格意義來說,這是自“新成員”小顧加入之后,眾人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聚會。

    林子衿看上去沒怎么受造化液那個消息的影響,對顧英俊說道:“小顧同學,這里咱們兩個是新人,以后大家就是一個團隊的隊友了,咱們這個團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團結,明白嗎?”

    顧英俊有點無語:“咱倆不都是新人嗎?你為啥要老氣橫秋的?”

    林子衿斜他一眼:“我比你早!”

    姬彩衣跟司音和單谷并不清楚顧英俊的真實身份,但這件事,除非小顧自己主動說出來,不然無論是小白還是林子衿說,都是不合適的。

    顧英俊可以無條件的信任白牧野跟林子衿,那是因為他知道這兩人的真實身份,更知道他們的黑域身份。

    但對姬彩衣、司音和單谷這三人,他雖然不反感,甚至也能他們是朋友,但要他徹底信任,卻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皇家子弟,哪有那么容易信任別人?

    飛仙星上的災后重建比想象中要快,來自帝國各方的支援也迅速到位。

    尤其在這一次災難中,一位帝國親王表現得特別出色。

    重金支援了飛仙星大部分城市的重建工作。

    一時間,他的名聲,甚至壓過了有帝國賢王之稱的齊王。

    對,這位親王,不是齊王。

    是魯王,李遜。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