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美食從和面開始 > 第432章 下次吧,下次一定去【求月票】

第432章 下次吧,下次一定去【求月票】

    第二天中午,店里的菜譜已經更新完畢。

    所以來店里吃飯的人,全都被新上的拿到鹽煎羊肉給驚住了。

    現在四方面館的飯菜價格已經不低。

    但都是三五十塊錢一份。

    這還是第一次出現大份過百的情況。

    不過越是這樣,越得趕緊嘗嘗。

    “老板,來一小份這個鹽煎羊肉,要是好吃的話等會兒就通知我那群朋友,讓他們也來嘗嘗。”

    后廚,剁好的羊肉正在盆里泡著去除血水。

    徐拙熟練的從里面抓了一些羊肉塊出來,淘洗一下之后邊開始制作鹽煎羊肉。

    因為這道菜差不多需要半個小時才能做好。

    所以菜單上已經標注清楚,可以提前打電話進行預定。

    而且四方面館的微信公眾號中專門推了關于這道菜的來源做法以及吃法和上午孫盼盼請假來拍的照片。

    文字還需要想象,照片才能帶來更加直觀的視覺效果。

    而且穿插其中的動態圖片,更是讓不少人一邊看一邊吞口水。

    鹽煎羊肉很快就火了。

    不光是因為貴,主要是味道好吃。

    所有吃過的顧客都成了這道菜的自來水。

    不斷的在群里和朋友圈以及其他社交平臺上炫耀這道菜的美味。

    徐拙在后廚甚至有種忙不過來的感覺。

    剛開始大家都是點小份嘗嘗。

    但是第二次來店里的時候,不約而同都換成了大份。

    小份吃著不過癮,還是大份比較來勁。

    這次,再也沒人說店里的羊肉賣的便宜了。

    “這道菜做的真好吃,徐拙,我想一口氣吃飽行不行?”

    孟立威看到群里發的消息,也過來湊熱鬧。

    這么好吃的羊肉,他肯定不會錯過了。

    加上氣溫驟降,他甚至已經穿上了毛衣。

    這會兒吃著熱氣騰騰的羊肉,真是一大享受。

    吃完一份之后,孟立威根本不過癮。

    他把上次贏到的那張充有一千元現金的會員卡拿出來遞給鄭佳:“點五份這個鹽煎羊肉,然后再給我充兩千塊錢。”

    剛說完,正好徐拙端著一大份羊肉從廚房走了出來。

    “你這段時間做直播又掙不少錢嗎?自家的店還充值個屁啊,想吃就來吃,少跟我整這一套。”

    開業時候孟立威他們集資送了塊金磚,當時孟立威就沒少出錢。

    再加上他還經常幫店里打廣告,怎么好意思收人家的錢呢。

    不能把所有人的人情往來都當成買賣,這樣是不對的。

    孟立威笑笑,拿著手機掃了一下支付碼:“我等會兒在店里做直播呢,這些都是道具,你別影響我工作。”

    他支付了兩千塊錢之后,催著鄭佳把會員卡的充值搞定。

    這才悠哉悠哉的回到自己的座位,開始忙著支三腳架,同時還騷氣的弄了個面光燈打上,讓自己看上去更白一些。

    徐拙對這貨有點無語。

    原來也不這樣啊,怎么自從做直播之后,越來越騷氣了呢?

    而且不光做直播時候講究,平時的衣著打扮也很講究。

    比如發型換成了現在時下流行的那種兩邊鏟,衣服也開始講究檔次。

    徐拙打量他一眼:“你怎么現在打扮得跟個鴨子一樣?”

    “一邊去,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這會兒店里不忙,徐拙從冷飲柜中拿出一瓶可樂。

    一邊喝一邊調侃孟立威現在的造型。

    以前的孟立威,看上去就比較老實忠厚。

    而現在,越看越像是理發店走出來的。

    窄腿褲、豆豆鞋,花毛衣。

    托尼老師的標配。

    真不明白,他的審美怎么轉變這么大。

    互聯網果然是個大染缸。

    把好端端的一個糙漢子變成了這副打扮。

    “最近你也不回淮南看看,你前妻萬一結婚啥的,你不隨個禮嗎?好歹也夫妻一場呢。”

    孟立威離家差不多兩個月了。

    一直把林平市當成自己的大本營,徐拙有點不明白。

    既然已經走出了婚姻的陰影,不是該直接回去裝逼打臉,讓那個給他戴綠帽的女人顏面掃地嗎?

    “她要是出殯的話,我估計會回去放鞭炮慶祝一下,結婚的話就算了,就這種女人,你以為別人會傻不拉唧的把她娶回家嗎?”

    提起他前妻,孟立威心里多少還有些惱怒的。

    徐拙喝了口可樂,笑著說道:“彎刀對著瓢切菜,不定怎么就對上眼了呢,那些風塵女都能找到真愛,她這種女人,應該不愁下家的。”

    孟立威把三腳架弄好之后。

    剛準備打開前置攝像頭測試一下效果,微信上突然來了條消息。

    “威哥,我月底要結婚了,你能回來嗎?”

    孟立威看了一眼發消息的人,居然是他前妻。

    當即把手機遞給了徐拙。

    “看看,你這烏鴉嘴可真靈,說什么就來什么,這浪貨還真找到了下家,問我能不能回去。”

    徐拙剛剛只是沒話找話,結果沒想到真說中了。

    對方真發來了結婚邀請。

    發了消息之后,還發了張電子請柬。

    孟立威點進去看了看,結婚對象不是他以前的老板。

    是個看上去有些憨厚的年輕人。

    徐拙饒有興趣的看著孟立威問道:“那你回去嗎?”

    “這特么是想坑我禮金呢,傻逼才回去呢。”

    他剛說完,那女人又發了條消息:“威哥,你還在生我的氣嗎?我希望你能來參加我的婚禮,可以嗎?”

    孟立威問徐拙:“這該怎么回啊?”

    他想回兩句比較狠的話,但是這會兒心情有點激動,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

    徐拙也是個不擅長裝逼的人,扭臉問鄭佳:“這怎么回?”

    鄭佳湊過來,接過孟立威的手機看了看,立馬回了條消息。

    “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參加。”

    消息發過去之后,對方一陣沉默。

    徐拙無奈的笑笑。

    鄭佳這條消息猛一看沒什么,仔細一琢磨還挺狠的。

    但是孟立威還是有點不滿意:“我怎么才能讓她心里后悔呢?”

    “好辦!”

    鄭佳昨天被小丫頭裝逼裝得一肚子火氣,現在終于有了發泄的機會。

    她拿著徐拙的車鑰匙出去,坐在車上,發動車子。

    拍了一張奔馳方向盤和旁邊儀表盤的照片發了過去。

    “想送你一首祝福的歌,你喜歡聽哪首來著?”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