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幻城浮屠 > 第一卷第八章 回家的路凱文開得更快,

第一卷第八章 回家的路凱文開得更快,

    因為已經是下午,雖然夏天的的夜晚來的確實晚,他也不想在天黑之后到家,再說有了新的動力系統,他就不用憐惜現在這臺破車上的舊貨了,正好也作一點簡單粗糙的測試。

    近乎壓榨式的爆發出全部性能,原本六個多小時的路硬是被他在四個小時之內跑完,代價就是發動機需要大檢,變速箱里一半的零件要再次更換,要不是一直都在路況非常好的公路上,大概懸掛也是要全部報廢掉的。

    不過有趣的是,這個世界的暴走族發展的相當不錯,這一路上因為他的極速狂飆,有不少人也興奮的跟上,不過他的目的是趕路,也沒有接受這些人的邀請去玩耍,超了他的車,他也沒刻意去追——那個時候性能已經發揮到極限,追也是追不上的。

    然而他發現了一個問題,因為對手工打造的推崇,這個世界的車很難在外表上看出特色,比如四個排氣筒不見得就是有二次燃料注入系統,很有可能是個人風格,也有流線型車身,但是未必能跑得很快,因為害怕太輕了拐個彎就飄所以不敢上?

    看來還是謝爾頓太小了,原生凱文的見識不夠。

    沒有數控機床是個挺郁悶的事,家里的真·微型通用機床加工大件實在是太費力了,直到開學了,他的新車大架還沒有形狀。

    開學第一天不是一個太好的體驗,桃樂絲她們的事情早就傳遍了,凱文為她做檢測的事得罪了人——最后查出來居然不是邦克,而是詹姆斯。

    詹姆斯和邦克不一樣,邦克家有錢,可是個合法的商人,邦克的老爹有一家貿易公司,專職和rb的跨國貿易,收入相當可觀,家放在謝爾頓這種小地方也是他很清楚邦克是個什么貨色,在這小地方出不了他得罪不起的人,安全。

    可是詹姆斯是本地人,他的大哥和爹是本地伐木工人和一部分混混的頭子,在謝爾頓這個幾萬人的鎮子上有七八家賭場和夜酒吧,雖然說不上臭名昭著,但也距離好人相去甚遠。

    其實這個籃球健將平時也挺低調的,只不過這次他顏面掃地,中學還沒畢業就得被迫養個孩子,這可不是什么讓人高興的事兒——當然,他爸爸是挺高興的,還很爽快的給了桃樂絲一大筆錢,從詹姆斯的零花錢里扣。

    所以開學的第一天,詹姆斯就帶著人把凱文堵在了停車場,一整個籃球隊都在,十二三個一米九以上的大漢把他擁進了角落。

    凱文這才發現,他的身高有點矮,只到人家肩窩,也就一米七十掛零,所以他的仰著頭看向這些才冒出青須胡茬的半大小子,這感覺還是挺新奇的。

    詹姆斯也不想干什么,只是想教訓一下凱文,本來他都從這個事里摘出來了,沒想到一紙鑒定書又把他坑了回去。

    面對咄咄逼人的籃球主將,凱文無奈的揉了揉鼻子——這會兒是夏天,對面的又是一幫才從籃球場上下來的荷爾蒙爆表的半大小子,味道就可想而知了:“詹姆斯,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我媽媽是個醫生!

    詹姆斯摩拳擦掌,完全不理會凱文的暗示:“所以你去治傷的時候能有一個不錯的折扣是嗎?”

    他身后的一個留著馬尾的瘦高條兒則是一臉嘻嘻的賤笑:“他的意思是咱們揍了他他就要去找媽媽……”

    頓時引起一陣亂七八糟的哄笑,連詹姆斯都咧開了嘴。

    臉上的微笑收了起來,凱文的目光變得鋒利:“我是說我精通聯邦所有醫學檢測方法,所有的!

    前排的笑話傳到后排,外面的人也哄笑了起來,詹姆斯卻僵住了,很快,他大吼一聲:“安靜。樕兊锚b獰了起來)

    你什么意思,米特尼克?”

    凱文抿著嘴動了動下巴,舌頭在唇里打了個轉,讓自己看起來桀驁,泄露了一絲絲殺氣,空氣微微的起了涼風,陽光似乎都暗了下來:“看來我高估你的智商了。

    我的意思是我有一百種辦法規避這些司法檢測,超過四百種超市買到的毒藥可以做到這一點。

    我不會殺了你,但是你會虛弱,肌肉萎縮,神經枯敗,血液粘滯,頭痛,肌膚開始腐爛,成把的掉頭發掉牙齒掉指甲,脊柱會彎曲再也直不起來……而這,會在一年之內發生,想當運動員?不,你下半輩子就在無菌艙里躺著吧。

    對了,你知道什么是無菌艙嗎?”

    在凱文的氣勢壓迫下,詹姆斯面色青白,他身后能聽到凱文低聲吶吶比自言自語大不了多少的聲音的那些小伙子,都渾身僵硬,喉嚨抽動,半口吐沫卡在嗓子里上不來下不去。

    他可是做過大魔王的人,這種惡魔低語的聲線及心理技巧小意思。

    被作為主要目標的詹姆斯嘴唇抖了半天,一句話都沒說出來,凱文上前半步,讓自己貼著詹姆斯的心臟,聲音低沉如鼓:

    “別給你爸爸惹麻煩,詹姆斯·威爾遜,老威爾遜只是個混混!

    退回來,看著臉色在青白黑紅之間轉換不定的詹姆斯,凱文攤了攤手:“現在放學了,龐蒂克很快就會帶著我的隊友們過來的,也會帶著球棒,你們一個月之后有比賽是吧?誰想斷手斷腳嗎?聽說會有星探?”

    龐蒂克就是他們棒球隊的胖子捕手隊長,沉默寡言,但是個雷厲風行進攻性極強的家伙。

    環視了一周,凱文臉上掛著意味難明的笑意,一側肩膀,擠開了詹姆斯,從他和那個馬尾辮中間走了出去,還用手推了一下馬尾辮,讓他和身后的人都默默地讓開了一條路。

    從人群之中步履安穩的走了出去,回頭指了一下那個馬尾辮,凱文才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離開,而他走了沒幾步,就看到停車場門口,龐蒂克帶著一票人馬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看到現場的狀況,頓時放慢了腳步,迷茫了。

    凱文笑的特別陽光,還把手臂抬的很高對著隊員們揮了揮手:“嗨,大家!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