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幻城浮屠 > 第五卷第十七章 凱文的話沒錯,

第五卷第十七章 凱文的話沒錯,

    桑切斯家案件,給吉斯帶來的最大的麻煩就是這個——他不能保證是不是有什么陰謀對準了他的參賽選手,即使在賽制進行階段,他也不能完全保證選手們的安全,那么這種賽事基本就是毫無發展可言。

    吉斯這種人,剛愎自用極度自負,但是和其他的同類人不同,吉斯并不是人類沙文主義者,他對異類并沒有種族偏見,在他的眼里只要是強者終究就會是他的對手——聽話的是對手,不聽話的就是敵人。

    所以他才能容忍杰克·特納的存在,他本人是不愿意和異類多做接觸的,他很清楚以自己的個性和異類對人類的態度,基本沒有辦法合作:但是不合作就會損失極多的利益,這些利益是和人類合作得不到的。

    不過他也不會容忍異類對人類的統治,如果這世界上有什么可以統治人類,那么這個偉大的存在必然名為吉斯·霍華德,這是他堅定不疑的信念。

    正因為如此,他對自己的勢力范圍極為看重,任何人想要覬覦,都會在遭受到雷霆打擊,即使是fbi他也會主動出擊,這也是他能稱霸南區的最大依仗:沒有人會像他這么干,想這么干的卻沒有他這等實力。

    所以聽說自己的合作者居然很有可能是臥底,吉斯的表情有些邪惡了:“詹姆斯·伍德?真是個好名字。

    比格并沒有對南區做什么危害,你認為桑切斯家的事是他做的?目的是什么?引起我和特納的沖突嗎?特納沒有那個膽子!

    凱文搖了搖頭:“不,我認為比格是想收服特納,如果他拿下了特納,那么整個洛杉磯所有的隱秘渠道就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你再想搞點好東西,就得去地下道找那些老鼠了。

    而且,他會獲得整個西海岸居住在城市里的異類的支持,而你就是過期產品,除了提供格斗家之外,就毫無用處。

    吸血鬼們會很高興的把你和你的手下變成他們的血奴,我想應該很多家伙對你的血表示垂涎了吧?”

    吸了吸鼻子,吉斯迭起二郎腿:“吸血鬼……惡心的東西!

    凱文挑了挑眉毛:“七十塊一對牙,我們收購;蛘呶淼娜魏尾考,頭發,骨骼,皮膚,臟器,除了血和肉什么都要……呃……其實血肉也行,就是實在太便宜了,我覺得你的園丁抽的煙都比這個值錢。

    實際上,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想和你商量這件事。

    獵魔者工會,我想開一個這樣的機構,過去歷史上曾經有過,但是受到了當權者的打擊,軍事打擊,可以想象得到是為了什么對吧?

    吸血鬼對人類高層的滲透力度是很難想象的,柯文斯頓家族到現在都沒絕種我們自己也很奇怪,實際上很久以前就沒有伯爵以上吸血鬼被處刑了,我們找不到他們了,每次有線索,就會遇到來自權力的暗害。

    這一點在美洲尤為嚴重,實際上我們認為,美洲成為吸血鬼的老巢至少有五百年以上的歷史了,而且都是活躍的吸血鬼,要比歐洲那些沉睡的老不死難搞得多!

    吉斯眉頭皺得高高的:“獵魔者工會……獵殺所有異類嗎?”

    “自然不是,我們要獵殺的是破壞秩序的超凡者,首當其沖的自然就是吸血鬼,因為他們的存在就是在破壞生與死的秩序!

    凱文對吸血鬼的厭惡昭然若揭,實際上在異類中也很少有什么對吸血鬼有好感,但是它們的實力太過強大,甚至曾有過立國,不過也是曇花一現就被撲滅了。

    看了站在窗前的特瑞——他實在沒意思,溜達到落地窗前去欣賞噴泉去了——一眼,吉斯有了點興趣:“所以你想直接刺殺那些在社會上活動的,算是知名人物的吸血鬼,讓官家沒時間去管閑事?”

    凱文往后靠了靠,把手指在小腹前叉了起來:“是啊,簡單直接。

    獵魔者工會的準備工作基本完成了,但是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我們的動作太大,會對異類們造成震動,我們不需要這個,要的是穩定的秩序,利于人類發展的穩定秩序。

    異類們在荒野和他們的地盤上愛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人類的地盤上,得守人類的規矩,不守就死,我們負責后面的部分!

    點了點頭,吉斯露出感興趣的表情:“你希望我作為獵魔者工會和異類的橋梁。

    首先,我能得到什么?其次,特納好像比我合適,為什么不是他?再次,關于比格,你是怎么認為的?”

    搖著拇指,凱文抬起眉毛,在額頭堆出幾道抬頭紋:“特納的背后極大概率是吸血鬼,說不定還有其他的魑魅魍魎,這些東西對于人類來說存在即是敵人,不可能和他合作的。

    比格先生……其實他是好人來的,但是和特納一樣,他背后的那些人極不可靠。

    而你,霍華德先生,你背后沒有任何人,你就是你——我們是一路人。

    至于能得到什么,我是個實力還算可以的法師,所以……你想要更強大一點,還是想要長生久視?”

    吉斯對于凱文沒有提出用金錢美女權勢作為報酬很滿意,贊許的點了點頭:“沒想到你對我還挺了解。

    強大的事我自己可以做到,我想你們法師的手段也不過是改造,那種事只有傻子才會去做。

    長生久視么……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啊~小的時候在師傅的身邊,總有好幾位一直在討論這個話題,他們認為武道修行不是為了獲得強大的,無敵的力量,而是為了挖掘人體潛力,達成長生久視的前提。

    很多人,那些炎黃的前輩都在追求這個,活得更久……說實話,我對這個愿景可沒什么期許,但是我很有興趣知道你們法師在這方面是什么意見?”

    這可是凱文強項,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開了口:“長生久視一直是人類修行者的原始動力,嗯呣……之一,變強也是。

    就和變強一樣,這不是做不到的事,甚至路途還不少,武道長生是有憑有據的,但是要達成生命躍遷,實在是很難。

    不過我真的很羨慕唐福祿老人家,他的徒子徒孫里,有天賦達成這個成就的人還真不少!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