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244章 觀復(155)與其說環境同化人不如說人的惰性無可救藥

第1244章 觀復(155)與其說環境同化人不如說人的惰性無可救藥

    桿兒強安撫了小貓麻煩,抬起頭來正對上狐貍的眼睛。桿兒強不由又得意地笑了:你這是什么眼神?不服不忿?不情不愿?不信不解?

    桿兒強摸摸自己腦袋,道:天哪,我竟然說的這么工整,快趕上駢體文了,我怎么這么有才?

    小貓麻煩抽空回頭給了桿兒強一個白眼。而狐貍的眼神,則表示若不是她現在動不了,她一定會先把他喉嚨撕碎的。

    桿兒強又一拍腦門,嘿嘿笑了笑,道:咳,跟那家伙在一起的時間長了,把他的臭毛病都染上了,這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都被他給帶偏了呀

    說話間,桿兒強又對上了狐貍幽怨的眼神,他這才又想起了自己原本是要對這狐貍守門獸嘚瑟一番的,于是又道:你也不用用這眼神看著我,用不了多久,你就沒辦法再用人家狐貍的眼睛了

    小貓麻煩再一次迷惑望向身邊這個木頭人,只覺得這家伙說話顛三倒四的很是不著調。

    桿兒強半是為了給小貓解惑答疑,半是為了向那狐貍守門獸示威顯擺,嘿嘿一笑道:不明白這是為什么?那你們看看這個就清楚了

    說著,這瘦高個子將手伸到自己的褲兜里,抓起了什么東西,攤開在了手上給小貓和狐貍看:人類雖然沒什么好的,不過他們做的衣服很不錯,有很多能藏東西的地方,這一點我很喜歡好好,小貓你別撓我,我說正題

    桿兒強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往他攤開的手心里的兩顆小黑點上扒拉了扒拉。那兩只黑點和狐貍眼睛差不多大,卻并非正圓。桿兒強剛從兜里掏出來的時候,這黑點還是亮晶晶的模樣,可是這不過這一會兒的功夫,黑點上面的光澤漸漸褪去,看起來只是烏漆嘛黑平平無奇的,像是桿兒強手上不小心沾上的兩塊污漬。

    小貓好奇心大,它忍不住從地上起身,兩只前爪抬起,輕輕搭在桿兒強很配合的放低了的手掌邊緣上,將小腦袋湊近了去看。

    這一看,小貓才發現,手掌里的那兩塊污漬似的東西,竟是兩只一模一樣的小蟲!小蟲大體是橢圓形的,但身體大致分成頭腹兩個部分,頭部尖尖,好似鋼筆筆頭;腹部則棱角分明,像是被捏扁了的長方體斜插在尖頭之下。三對纖細的爪足對稱分布在腹部。

    也不知是不是偶然,這兩只小蟲子都是仰面四腳朝天地躺在桿兒強手掌心上。三對爪足兩兩相對,以非?尚Φ淖藙,虛虛相內對應著,仿佛在爬行的一瞬間被人施了定身咒似的。

    小貓麻煩實在是好奇這蟲子,小爪子往前一伸,學著桿兒強的樣子,捅了捅邊上的一只蟲子。蟲子一動不動,好像它早就曬成了干兒,又仿佛只是蟲子蛻下的空殼,毫無靈魂可言。

    小貓抬起大眼睛,朝桿兒強咪嗚一叫。

    嗯,這就是控制你媽媽的壞東西。桿兒強對小貓麻煩點點頭,道,我還不知道這蟲子的名字,但是看剛才你試探她的時候,以及我剛才下手要搶著兩只蟲子時狐貍的表現,我就可以知道這狐貍嗯,你被控制的媽媽當時變得突然很緊張,這就說明這蟲子一定是要害,是控制你媽媽神志的要害。

    桿兒強雖然并不識得木猴,但他從狐貍前前后后的反應,卻也推理的八九不離十。狐貍在這個地方充當的是守門獸,而充當守門獸的靈物必須是得自覺自愿,如果不是自愿,就一定有控制靈物的額外之物或裝置在守門獸身上,只要找出這個額外之物或裝置,并且拆下來,就可以解除控制,那么本來就有靈性的靈物自然也就可以恢復自由和神志。

    小貓麻煩不會認錯它自己的媽媽,所以這只狐貍守門獸一定是被控制的。那么被用來控制狐貍的額外之物就必須找出來。

    桿兒強和小貓麻煩在這一點上達成默契,先由小貓麻煩佯攻,在狐貍做出反應的時候,桿兒強在旁仔細觀察。就在小貓麻煩突然躍上空中,狐貍一驚之下放出火焰的時候,桿兒強發現,狐貍不自覺地往后壓了壓耳朵。這種壓耳朵的動作完全不同于普通狐貍的耳朵動作,當時那一雙耳朵幾乎是完全背伏在了腦后。別說普通狐貍很少會這樣動作,就算有狐貍真的異想天開就要這樣做,它們的生理結構能支撐它們做出來嗎?

    當然不能。而眼前這只狐貍違背了生理常識也要在應對危機時伏低耳朵,那就是深藏在狐貍身上的另一種意識,或者說是額外的控制之物所下意識表露出來的自我保護動作。

    既然狐貍要壓耳朵才能保護重要的東西,那么很顯然那個重要之物就藏在耳朵后頭。搞明白了這一點,桿兒強才使出手段,一路攻上,接近狐貍之身,趁其不備繞到她而后,并用帶鉤刺的葉片完全覆蓋了而后的區域。

    當時狐貍的反應完全證實了桿兒強的推測。當葉片粘上狐貍耳朵后方時,那狐貍體內的靈息簡直像是瘋了一樣往頭上涌去,為的就是要趕在葉片有所動作之前保護她的重要的控制中樞。

    不過,終歸是先下手為強,早有準備的桿兒強在狐貍反撲之前的那一刻,及時取了這兩只蟲子,安全撤退,速度快的以至于狐貍還以為自己成功阻擊了呢。

    桿兒強講到這里,才略微收斂了自己的得意,道:我能在千鈞一發之際取出這兩只怪蟲子,當然是我準確判斷,果敢迅速的結果,不過呢,也離不開我們同伴的幫助

    他撫摸了一下小貓麻煩的小腦袋,笑道:謝謝你的幫助,更要感謝我的同族的那些伙伴們說著,桿兒強又看向了狐貍漸漸變得渙散的眼睛,道:

    被你成為廢柴的那些伙伴和兄弟姐妹們,他們才不是什么廢柴!知道我要來這里,他們把他們自己所擁有的寶貴的一點靈息,乃至他們本真的生命之力全都贈給了我。正是因為他們的支持,我區區一棵普通的槐樹,才能隨心運用藤蔓枝條乃至鉤刺葉片,才能隨心如意,克制你這狡猾的家伙

    原來是這樣。小貓麻煩瞇了瞇眼睛,忽然又睜的大大的,按在桿兒手掌邊緣的小爪子驟然用力,不經意露出的爪尖深深刺進了桿兒強的掌心里。

    哎呀!小貓我沒說你媽媽什么啊,我桿兒強剛叫了幾聲苦,卻也忽然怔住了,對啊,小貓你說的沒錯剛才,剛才這狐貍身上明明是有屬于草木的力量在的可是這兩只蟲子仿佛只是個空殼

    狐貍身上的草木之力,此時,難道還在她身上?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