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天降部落 > 第六章 緣由
    拉古沒想到,陽骨族里能發生這種怪事,一個沒有經歷過祭祀的族人能夠伸出骨爪,而且還頗為怪異地只能伸出來一個。

    但是他也沒有見過這種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辦,看向圖:“怎么辦?”

    “我也不知道...”圖也懵了。

    陽旭也是一個心神不穩,右手的骨爪緩緩地沒入手背,消失不見。

    陽旭很慌,在過去看過的的影視作品中,原始部落里出現一個異類一般都是驅逐出境,你看動物界里出現一個白化病的動物,不也是被趕出去,任其自生自滅?

    現在風很大,太陽照著陽旭,卻趕不走他內心的一絲拔涼。

    “陽旭,現在跟我們去見巫,讓巫看看你出了什么事!”說話的是拉古。

    沒辦法,在部落人的眼里,一旦出現他們理解范圍之外的事情,就下意識地會想到巫。

    因為巫掌握著先祖留傳下來的東西,還有著祖物,肯定是懂得最多的那個。

    見巫?

    陽旭有些無奈,他昨天才見那個老頭,現在又要去見他?

    但也沒辦法,這種事情沒人知道怎么辦,除非在部落人眼里無所不知的巫。

    “現在所有人!正常訓練!等我們回來!”圖大喊一聲,現在訓練場早就沒人訓練了,完全陷入一片嘈雜,嘰嘰喳喳的在討論骨爪的事情,也有不少人在偷偷的嘗試著拉古所說的話,結果自然是很明顯的,一群人連屁都沒放出來一個,成功的一個都沒有。

    “那我們走!”拉古一人徑直往山上走去。

    “走個屁!”圖直接一只手拎著陽旭,朝巫的住所奔去。

    拉古見狀,拔腿跟了上去。

    只剩下陽旭上下顛簸著,不停的哇哇喊出聲,一路遠去。

    來到通報處。

    “嘔...”陽旭有些惡心,蹲在樹旁,胃里一陣翻滾。

    鬼知道這兩個人怎么在路上又比起來了,一個個在樹上跳來跳去,各個不走尋常路。

    拉古和圖在等待巫的傳令,同時也互相嘲諷著對方,夸大自己,說自己才是跑得最快的那一個,一副無恥的嘴臉顯露無疑。

    反正現在陽旭看誰都有些害怕,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沒了。

    門口的戰士已經換人了,巫的傳令也下來了,讓兩人進去。

    陽旭跟著兩人的步伐,再次踏入這個小屋,與上次有著不同的是,這次屋子里似乎多了一股草藥味。

    正屋里。一個小綠人躺在地上,身上涂滿了草藥。

    赫然就是克烈。

    克烈可以說是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了,不僅有肉吃,還可以不去訓練,只是偶爾吃一點草藥,舒適的很,原本對陽旭的不滿不僅煙消云散,他還要感謝陽旭呢!

    從昨天上午他就沒有再吃過那種草了,可身子上的綠色還是沒有消下去,綠油油的布滿全身,全身都綠了,就是頭發沒有綠。

    拉古和圖走進來,和牙叔一樣,沒有到處亂看,目不斜視,即便地上躺的這個小綠人的確很吸引人的目光。

    陽旭見巫還沒有進來,蹲下來拿手指戳了戳躺在地上的克烈,“感覺怎么樣?”

    “早上吃的有些飽,有點撐...”克烈摸了摸肚子。

    陽旭:我沒問你這個。!

    旁邊的簾子掀開,巫依舊是老樣子,顫顫巍巍的走到椅子上,看著臺下這個不老實的小子。

    “你怎么又來了?”巫問。

    圖和拉古一愣。

    咋?這小子來過?

    陽旭站起來,右手摸了摸后腦勺,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地笑了兩聲。

    見氣氛有些沉默,圖連忙將今天在訓練場上發生的事說了出來,連同陽旭無法伸出左手的骨爪一并報了上去。

    巫聽完圖的敘述,說:“你再試一次,讓我看看,克烈,你去里面,接著躺著,呼吸頻率不要變!

    克烈聽從命令站起來,慢慢的走向里屋。

    陽旭看著克烈離開,然后看向巫,心中有些忐忑。

    是死是活就看這一次了!

    周圍的聲音漸漸消失,陽旭再次試圖沉下心來找到腦海中的圖騰。

    紅色雙角圖騰再次暗淡了一些,看著有些萎靡不振,陽旭能很明顯的感覺到圖騰很抗拒出現,但終究沒辦法抵抗,心臟再次涌出一股熱流,只是比起上次小了些許,右手的骨爪再次伸出,不知是否是陽旭的錯覺,這次的骨爪似乎有些小。

    而左手的骨爪依舊沒有出現。

    巫仔細的打量著,死死的盯著陽旭右手的骨爪,然后閉上雙眼,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陽旭也能借此機會仔細的觀察骨爪的摸樣了。

    之前第一次骨爪出現時,根本就沒有精力分神去觀察,心臟的疼痛已經讓他欲仙欲死了,然后骨爪就被拉古一拳打回去了。

    第二次呢,好不容易再次召喚出骨爪,正打算好好的觀察一下呢,結果左手的骨爪沒出來,心情激蕩之下,沒能維持住,骨爪再次縮回去了。

    現在終于有機會了,可以好好的打量一番了。

    骨爪從手指之間伸出來,整體有些泛白,約一厘米粗,長二十厘米,上面還有一些環形凸起,并不平滑,而且仔細觀察,骨爪的最前端有些泛紅,里面似乎有液體流動。

    陽旭眼神一凝,這難道就是骨髓?

    應該挺有營養的吧!

    而且,咋這么像狼叔?

    咳咳,扯遠了。

    現在讓他擔心的是左手怎么辦,萬一這個部落真的有排除異類的舉動,他可沒辦法在這個世界中生存下來啊。

    陽旭仔細感應著腦海中的圖騰,想讓他把左手的骨爪伸出來。

    圖騰也很無奈啊,我真的是一滴都沒有了,骨爪出現都有些困難了。

    許久,無果。

    陽旭只好把希望放在巫身上了。

    巫還是在沉默,一言不發。

    巫:這小子怎么老是整一些我沒見過的東西?我也不知道?怎么辦?

    最后還是開口了,沒辦法,巫必須是無所不知的,裝你也得裝出來,除去祖物,巫就是整個部落的精神寄托了,如果涉及到本部落本源的事情,巫都有不知道的事,那部落會亂套的。

    什么是本源?骨爪就是,祖物也是,祭祀還是。

    終于,巫還是開口了。

    “你身上的情況是這樣的,雖然沒有外部危險刺激你,但你還是伸出了骨爪,這是先祖在保佑你,至于為什么左爪沒有出來,是因為你還用不到,等祭祀過后,你就能伸出左爪了,要耐心等待!”

    “那是不是我去狩獵隊就只能用右爪了?那左爪會長出來嗎?”陽旭有些迫不及待,沒辦法,這是涉及到他是否和這個群體一樣的重要問題,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放松。

    巫:我哪知道能不能長出來,這小子,真給我出難題!

    “你就老老實實的等待祭祀吧,這一切都會有結果的,先祖在庇佑我們!你們下去吧!蔽妆荛_這個問題。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