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地滾燙 > 第十六章 大黃安保公司

第十六章 大黃安保公司

    度假酒店設計在一個湖灣,面朝湖泊,背靠山丘,風景美的不要不要,我不由得感嘆,丫的有錢真好。我上過工地,也開過貨車,但是沒有在工地開過貨車,這滋味就別提多酸爽了。沙土飛揚,車道狹窄,一天下來灰頭土面,親媽都認不出來。

    我和阿明開了兩輛貨車,車上拉的都是水泥,雖然不用我倆裝貨卸貨,還是整的跟戴面具似的,臉上一層灰粉,露出四個窟窿眼。之前一直抱怨拉不上貨,這兩天倒好,連個吃飯功夫都得硬擠出來。

    阿明跟我商量想把種菜和送菜的活停了,讓薩蘇和薩里也過來幫忙,要不然攤子太大,還得兼顧農場安保,實在忙不過來。我拍拍阿明的肩膀,學著我爺爺的口氣說:“明子,種地是根本呀,丟了啥也不能丟下土地!卑⒚饔终f:“那就讓薩蘇接著種地,薩里過來幫忙開貨車!蔽乙馕渡铋L地說:“給飯店送菜是咱的第一桶金,這些個客戶咱不能丟下不管呀!

    阿明目光注視著我,兩張大灰臉相對:“那你說咋整,咱這么著得玩死自己呀,要不咱再招倆人吧?”我就跟阿明說這工地又不是干一輩子,頂過去這陣就行了。阿明欲言又止,我倆又麻溜跳上貨車拉水泥去了。

    雖然我跟阿明鉚足了勁開車,還是趕不上運料進度,老董只得再雇上幾輛貨車。這個咱不能有意見,想掙錢也得有那么大口袋,咱也不能耽誤人家工期不是。我雖然肚量很大,但當我看到印著JT標志的貨車時候,我還是不由得冒起火來。

    我雖然不待見JT貨運,但人家司機都是打工的,也就圖掙個錢,也沒想著跟他們過不去。但是JT貨運那邊很快就把司機換了,本來挺老實的幾個黑人老司機,全換成了花臂紋身的壯漢,車技不咋地不說,脾氣還賊火爆,動不動就想找我跟阿明麻煩。

    我跟阿明說咱倆打不過他們,咱就得忍氣吞聲,就得跪著掙錢。阿明不知從哪搞來沙袋綁腿和沙袋背心,讓我全天穿在身上,說這玩意兒能練肌肉,萬一人家動手打人,我倆跑得能快點兒。

    老董是個善解人意的人,跟這樣朋友在一塊感覺就很舒服。老董很快看清了我跟阿明處境,找個借口跟JT貨運解約了。為這事兒我去找了老董,要他不要為難,千萬別影響開工。老董說他心里有數,要我放心。

    老董給大黃貨運添了兩輛大卡車,又幫著張羅招募司機。我跟阿明一開始是拒絕的,無功不受祿,這么大禮誰受得起。老董要我別不好意思,卡車是預付的運費,司機工資得大黃貨運出。

    這回只好把薩蘇薩里拉過來了,給飯店送菜也沒有拋下,老王接過了這差事,反正他一大早也要去集市拉貨,捎帶手還能多掙點錢。薩蘇已成功培養了兩個徒弟,其中一個是他妹妹,還有一個是農場幫工,榮哥又撥過來一塊地,菜地整的越來越有模有樣。

    一切都安排妥當,我這心里美滋滋的,晚上攢了個火鍋局,把大伙兒都叫上,涮著自己田里的蔬菜,喝著北京來的二鍋頭,別提有多舒服了。

    吃飽喝足,我剛瞇上眼睛,老董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要我帶上人快過去一趟。我趕緊叫上阿明和薩蘇薩里,開上皮卡哧溜飛奔過去。

    酒店工地還在挖地基,晚上只有兩個黑人兄弟看門。兄弟倆晚上喝大了,迷迷糊糊睡著,活動板房讓人家偷走了。老董晚上睡不著去工地轉悠,一眼看到兩個哥們躺在床上悶頭睡覺,活動板房給拆的沒影兒了。

    老董當場就發飆了,兩個哥們可能是喝太多了,還是迷迷糊糊,老董當場算了工錢,讓兩人別來上班了。老董冷靜下來,才意識到自己一人在荒郊野外,又不放心丟下場子不管,就給我打了電話。

    我們四個趕到時候,老董像是看到了親人,激動得差點就淚流滿面。你說這叫什么事么,這不擺明了砸場子么,來一趟啥都不偷,就順走你這值班崗亭。

    我當時就覺得這缺德事兒是JT貨運那幫人干的,欺負我就算了,欺負我朋友就得給你顏色。老董說這事兒不能憑空猜測,必須得講證據,要不然就是自找麻煩。我說這事兒還不夠明顯么,老董說咱們看著明顯,但別人看著迷糊。我還有些不服氣,老董擺擺手,讓我們趕緊鉆工棚睡一覺,他給我們守夜,不耽誤明天上工。

    我也是大風大浪經得多了,今晚這點兒根本不叫事,又有老董親自守夜,我睡得比平時還踏實。一直到太陽晃到了眼睛,我才著急麻慌爬起來,用手濕了把臉,準備上車拉貨。

    老董一把將我拽。骸澳憬裉煜葎e開車了,倆看門的昨天被我開了,你給想辦法頂上唄,我聽老李說你小子干安保也有一手!

    難得老董信任,我也不能掉鏈子。我從榮哥那邊搞來攝像頭和鐵絲電網,對照著施工圖紙圍著工地畫了個圈。工地上各種工具很全乎,阿明把鐵樁插在地上,我開著挖掘機用大鏟子使勁往下懟。我跟阿明又把鐵絲電網固定道鐵樁上,圈里布置了幾個點安裝攝像頭。忙活了一整天,總算大功告成。

    老董沒有再搭活動板房,拉來一車磚頭,現砌了五間房子。我把監控室設在靠左一間,老董看著屏幕里的小人,直夸我小子有才。

    有了監控還不頂事兒,還得有人盯著才行,我跟阿明還得有一個去農場盯監控,眼瞪眼看著,一宿都不能歇著。第二天我就熬不住了,我跟阿明說無論如何咱得再招倆人,連軸轉得把自己玩死了。

    薩里從他們屯子找來兩個同伴,我一看挺機靈,簡單聊了兩句就留下了。我教倆人查看攝像監控,又給倆人強調晚上一定不能喝酒,倆人學得挺明白的,我當天就叫倆人上崗了。

    老董見我跟阿明挺上心的,晚上要請我倆喝酒,被我給直接拒了,我覺得既然定下規矩晚上不能喝酒,自己就得按規矩辦事。老董覺得我是可塑之才,把我肩膀拍得可疼了。

    晚上我跟薩里一個同伴在工地置辦,小伙子名字挺好記,音譯過來叫咕嚕。我跟咕嚕分了兩班,他值前半夜我值后半夜。我前一天晚上就沒歇著,吃了晚飯就躺下了,一覺睡得昏昏沉沉。

    睡到半夜我被尿憋醒了,看看表已經三點多了,我勒個去,這可有點不厚道,第一天輪班就這么不講究,可我也有些納悶,咕嚕咋就不叫醒我呢,這哥們也太講究了。

    我洗了把臉,趕緊去了監控室,里面卻沒有人。這咕嚕哪去了,大半夜的,莫非是去蹲大號了。我正琢磨著,掃了一眼監控屏幕,有塊屏幕有些不大對勁,我揉一揉眼睛,里面可不就是咕嚕么。

    我急忙操起家伙趕了過去,鐵絲網破開一個大口子,咕嚕雙手背縛在鐵樁上,嘴被膠帶封得死死的。我趕忙給咕嚕解開,問他有沒有事兒。咕嚕大喘了兩口氣兒,急忙說道:“我沒事兒,我見屏幕上有動靜,就趕過來看看,誰知背地里還藏著倆人,當時我就被摁住了!

    我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也就是運氣好,這幫人過來騷擾一下,真要是碰上狠角色,我倆都得交待在這兒。咕嚕心態還不錯,一點沒有驚慌失措的樣子,看得出不是慫人。我以為咕嚕會嚇得失眠,誰知這小子沾枕頭就著。

    第二天一早,我把情況告訴了老董,我說來者不善,得增加人手。老董說都按我的意思辦,讓我把工地安保整好了,月底跟他一起結賬。也是無心插柳的事兒,大黃繼貨運業務之后,又開啟了安保業務,日后還真成了氣候。

    薩里又從村里帶來兩個壯年漢子,他們身上雖然肉不多,看著卻挺有力氣。干農活出來的大都是這樣,沒什么肌肉,忍耐力卻強得嚇人。

    我讓阿明又搞來些沙袋啥的,給每人都綁上,先把身體練結實了;锸尺@塊我也開了小灶,除了廚子送的飯菜,我又偷著燉了鍋牛肉。

    我覺著我的訓練方法還挺對路子,他們幾個練得還挺開心的,身體也明顯壯實多了。牛肉確實是好東西,要不說吃什么補什么呢,牛那么大力氣,我吃碗燉牛肉也覺得精力充沛。

    我這人確實容易飄,剛看到訓練有點起色,就想著工地再來一波騷擾,好讓哥幾個練練手。實在等不及了,我晚上就偷偷溜出去,假扮成騷擾分子潛伏進來。前兩次都是我教訓他們,后來有些大意犯他們手里了,給我一頓暴揍。我都覺得他們是故意的,我喊疼的時候,我就不信他們聽不出是我。

    要是有些個得力的幫手,真的可以省很多心力,自從我上次挨揍之后,就覺得省心多了,他們對自己人下手都那么黑,對付外面那幫小崽子肯定不會手軟。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