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驚嚇高手 > (1) 沒有下半身的主角

(1) 沒有下半身的主角

    1,

    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夜深人靜,寒風陣陣。

    在一座舊式大廈的四樓三號室里,一位小男孩正在努力地學習。

    忽然間,當小孩正要解開一條二次不等式時,墻后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各位觀眾,晚上好……」

    小孩一聽,是熟悉的音樂,熟悉的那個人。

    即使房間里沒有時鐘,但小孩也明白了,那是央視晚上新聞聯播,而現在已經是七點半。

    對小孩來說,七點半是吃飯的時間。

    打開房門,小孩便對躺在沙發上的媽媽喊道。

    「媽!七點半啦!!」

    小孩的媽媽揮一揮手,低聲回答。

    「我才躺了一會,怎可能七點半呢?」

    小孩跑到媽媽身邊,一看,是白色無臉的媽媽。

    別慌,那是正在使用面膜的媽媽,而且這狀態下的媽媽一般都不會看時間,小孩已經習慣了。

    「媽,真的已經七點半了,你看,新聞聯播都開始了!

    「唔?」

    緩緩地拿起電視搖控器,媽媽打開電視。

    一看,是那個人。

    「哦!真的?已經七點半了?」

    坐起來,準備去煮飯的媽媽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不對,你房間不是沒有時鐘嗎?你不會又偷偷拿手機出來玩吧?」

    看向前方的茶幾,兒子的手機還在。

    為了不讓兒子因玩手機而忘了做作業,媽媽早已經沒收了手機,直到作業完成才會給回兒子。

    沒有手機,沒有時鐘,電視剛剛才開打,兒子是怎樣知道現在的時間?

    媽媽頭上跳出一個問號。

    「不是,是隔壁的爺爺開了電視,兒聽到了新聞聯播的音樂!

    「是嗎?」

    走前兩步,媽媽又停了下來。

    這座舊式大廈的墻不厚,聽到隔壁的聲音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了。

    第一瞬間,媽媽聽到兒子的解釋并沒有產生疑問,反而一度習慣了這解釋。

    只是在下一瞬間,媽媽呆了。

    因為有一點改變了,這改變導致兒子的解釋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隔壁的老爺爺……昨天不是心臟病發離開了嗎?

    獨居老人的離世,隔壁理論上已經沒有人住才對。

    「兒、兒啊……你說你聽到隔壁的爺爺開了電視,這個玩笑也太……」

    冷汗流下,媽媽回頭露出尷尬的微笑。

    「不是開玩笑哦,兒是真的聽到了!

    「你聽錯了吧?」

    面對不可能之事,媽媽強行解釋。

    可是,對于說了實話卻得不到信任的小孩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傷心的事。

    鼓起臉頰,小孩手指自己的房間。

    「兒是真的聽到了!」

    生著氣,跑回房中,在媽媽的面前把耳朵貼到墻上。

    細心地聽多一次后,小孩再次大喊。

    「媽!電視還開著!你也過來聽吧!」

    隔壁家沒有人的,不可能會有人打開電視。

    但是,兒子現在嚴正地說出,媽媽根本拒絕不了。

    一步一步地走進兒子的房間,慢慢地把耳朵貼到墻上。

    聽到了,是那個人的聲音。

    見媽媽的表情變了,小孩得意地說。

    「哼!爺爺每晚都會準時開電視,媽媽不是最清楚的嗎?」

    「不、不可能……」

    全身都在抖震著,媽媽嘴上說著不可能,但理智卻告訴著她,那是真的央視晚上新聞聯播。

    「不可能!」

    帶上手電筒,媽媽怎說也不會相信眼前的一切。

    推開大門,大膽地走隔壁的家門前。

    用力地敲打大門,媽媽大聲地喊。

    「誰!是誰在里面?!」

    「媽?爺爺一般都不會鎖門的,不用敲了!

    小孩把手放在門把的瞬間,一度表現得很鎮定的媽媽立即慫了。

    「兒?!別?!」

    話還未說完,小孩已經把門打開。

    大門慢慢地往內推開,四號室的大廳映入媽媽的眼里。

    沒有燈光,窗簾拉下,電視關著,呈現出一個完全沒有人在的氣氛。

    然而,在這樣的環境下,卻偏偏有一個人在。

    白色的長袖上衣,再配上一頭黑色的長發。

    長發全數擺放在正面,將臉上的一切全都擋下。

    媽媽的嘴張合張合著,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手電筒慢慢提起,燈光一點一點地移向前方。

    「媽?為什么他沒有下半身?」

    「啊啊啊啊啊!!!!!」

    無視兒子的疑問,媽媽一邊尖叫,一邊帶著兒子逃跑,逃前更是嚇得把手電筒丟到屋里。

    手電筒一閃一閃地照著前方,有一只沒有下半身的怪浮在空中。

    長發在前,長發怪呆呆地看著大門。

    數秒之后,長發消失,長發怪一下子變成了一名年輕的短發青年。

    當然,這名短發青年也是沒有下半身的,甚至可以看到他的下半身有一條像是小幽靈那樣的白色尾部。

    如果大家以為這是一個恐怖的故事,那我便要在這里先說一聲抱歉。

    短發青年雖然不是活人,但他卻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沒錯,陳一心,他是一位沒有下半身的主角。

    無視手電筒的燈光,一心提起右手,看了一下右手手背上顯示的數字,5%。

    「這?!這才5%?!」

    雙眼瞇起來,一心不禁陷入沉思。

    剛才雖然是突發的事故,但自己也算是「嚇」了對方一跳。

    那位母親嚇得一邊尖叫,一邊帶著她的兒子逃跑,這明顯就是「害怕」的表現。

    「唔……」

    正當思考著有什么問題發生之際,手電筒的燈光不見了。

    一心再次看向大門方向,一位大嬸拾起了手電筒,呆呆地看著一心。

    「你是什么人?這里不是你可以進入的地方?」

    看著一心,大嬸完全沒有害怕的反應。

    對此,一心遲疑了數秒才回答。

    「大嬸?你看不到嗎?你有看過沒有下半身的『人』嗎?」

    手電筒往下一移,大嬸看到了,也暈去了。

    身體向后一倒,大嬸當場暈去。

    見大嬸害怕到暈去了,一心再看一眼自己的右手手背。

    「暈、暈了也只上升2%嗎?!」

    作為一名驚嚇員,陳一心默默地看著他的右手手背,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現在才7%,要怎樣才能夠達標?」

    臉部呆滯,思考停止,一心情不自禁地感嘆一句。

    「做鬼也太難了吧!」

    各位觀眾,你并沒有走錯片場,這位連鬼都做得不好的青年,也就是我本人,的確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這是一個死后才開始的故事,一個講述我陳一心如何成為第一驚嚇鬼的故事。

    為什么我要在這里嚇人?

    為什么我又沒有下半身?

    這一切都要從數小時之前開始說起……

    ***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