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山東 > 第006章:索餉
    孫野轉臉瞟了下,便見三個人一前兩后搖頭晃膀走進院來。

    走在前面的韓貴穿著長筒靴,藍灰色軍裝敞著懷,松散的武裝帶上掛著個手槍,一手拎著大蓋帽自在地搖晃著,“國”字臉上一雙老鼠眼瞇縫著,頗有股潑皮無賴的味兒。

    他身后跟著的是兩個打著綁腿、扛著長槍的士兵,舉止跟韓貴頗有一拼。

    “韓長官!

    孫恒和孫昌面無表情地跟韓貴打了個招呼。

    韓貴隨口“唔”了聲,舉起大蓋帽卡在頭上,瞪開老鼠眼瞅了瞅站在一旁沒有理會自己的孫野,頓時咧嘴笑道:

    “怎么回事五少爺,看我來你又不高興了!”

    “貓來富,狗來窮,你來了我當然不高興!”孫野沒好氣地說。

    韓貴似乎并不在意孫野在罵他:“那幫馬子,真他M是瘋了!不去搶老百姓,卻三天兩頭摸我們弟兄的崗哨,你們說氣人不氣人!”

    “氣人氣人!睂O恒禮貌性地附和了一句。

    孫昌也連連點頭。

    “說明你們當兵的比老百姓有錢!”

    孫野把要制止自己說話的大哥輕輕推開,繼續道:“韓貴,有話就說有屁快放,爺們兒沒工夫跟你在這胡扯八練!”

    韓貴笑道:“五少爺真是痛快人!那我可放——我可說了!省里林督軍這兩天來慰勞弟兄們,他發了狠話,要弟兄們一個月內肅清嶧縣境內的所有馬子。這不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嘛,總不能叫弟兄們餓著肚子跟馬子干吧,想跟你們家再借點大洋和糧食使使!

    孫恒吃驚地說:“韓長官,前天你不剛從我家拿了兩千大洋,怎么還要?”

    “兩千大洋夠塞牙縫的!你們放心,等肅清了馬子上頭論功行賞,也有你們的份兒!”韓貴涎著臉又是一咧嘴,露出兩排黃黑色的牙齒。

    “爺們兒家里不稀罕!”孫野不屑地說。

    “大少爺,你瞧瞧你家五少爺,說話真不惹人喜歡!

    “韓長官,你也知道這幾年災荒連連,我家都兩年沒收著租子了,倉里顆粒未進,我家可就指著租子過日子,收不到租子上哪弄錢去……”孫恒語氣里透著哀求。

    “就是啊,我家是真沒錢了!睂O昌也跟著哀求。

    “跟他廢什么話!”孫野瞪著韓貴。

    “說別人沒錢我信,說你家沒錢……哈哈,你看你家三進院的大宅子,還有好幾百畝的田地,說你家沒錢也得有人信!”韓貴一副無賴的表情。

    “都跟你說了收不來租子哪來的錢,你耳朵塞驢毛了!”孫野厲聲道。

    “就在剛才,我爺叫抱犢崮的馬子給綁了票,他們要兩千大洋贖我爺,不然就撕票。我正愁這錢從哪出呢!你要我去哪給你再弄錢去啊韓長官!”孫恒哀求的語氣更為強烈。

    “什么?你爺叫馬子給綁了?——我說吧,連馬子都知道你們家有錢,你哥仨還哭窮呢!表n貴幸災樂禍道。

    “你滾!”

    見孫野怒形于色,韓貴馬上回嗔作喜了,大大咧咧地拍著孫野的肩膀:“玩笑玩笑,五少爺別放在心上。不過呢……你爺得救,我們弟兄也不能斷了糧,不然誰幫你們剿匪?這樣吧,馬子要兩千,借我兩千八就行,兩千八,兩家發,行,就這個數了,你發我也發,咱們都發!”

    未等孫野還口,韓貴滿是黃黑牙的嘴又抖了起來:“好了兄弟,就這么定了,我五天后來!”

    這話語調雖不高,卻透著不容置喙。話音剛落,他便一個轉身走了,還踱著方步,邊走便跟兩個士兵嚷嚷著:

    “哈哈,兩千八,兩家發,吉利,真是吉利!……”

    “哥,這可如何是好!”孫昌都要哭了。

    孫恒懊惱地一屁股坐在臺階上。

    孫野惡狠狠地瞪著韓貴的背影,攥緊了拳頭。

    院外幾聲馬蹄向四外散去。

    ……

    崮——是一種四周陡削、山頂較平的山,多在齊魯之地。其整體形狀猶如一頂大蓋帽,頂部平展開闊,峰巔周圍峭壁如削,峭壁下面坡度由陡到緩,極目而望,仿佛是一座座聳立在高山上的城堡。堅硬的石灰巖“城堡”高度在十幾至百米不等。

    齊魯有七十二崮,近六百米高的抱犢崮居七十二崮之首,因此便有“天下第一崮”之稱。

    抱犢崮原稱“樓山”,漢朝以后才改名為抱犢崮。

    既叫“抱犢”肯定和牛犢子有關。

    傳說漢朝之時,此山之下住著一位王姓老漢,因難忍官家的苛捐雜稅,決定到又高又陡的樓山上度過余生,可老漢家的耕牛無法上去,便抱個牛犢上崮頂過起了日子。

    老漢平日在崮頂采食松子、茯苓,渴飲山泉水露,久之漸覺神清目朗,風骨脫俗。后經仙人點化,竟飛天而去,“抱犢崮”由此得名。

    為述此事,清朝詩人雷曉曾留詩一首:“遙傳山上有良田,鋤雨耕云日月偏,安得長梯還抱犢,催租無吏到天邊!

    抱犢崮下廟宇甚多,往年香火頗盛。

    而今亂世,再加連年饑荒,百姓便沒錢來敬奉那幫神靈了。

    沒了香客,廟宇便全然做廢。

    現在,這里成了陳大麻子一伙馬子的歡樂場。

    孫桂良被關在一個簡陋的石頭搭砌的土地廟里,一個馬子嘍啰在門前站崗。

    二當家的周天成從土地廟前走過。

    周天成二十四歲,圓臉,中等個頭,留著短發,黝黑的面孔透著忠厚和老實。

    “二當家的!”

    嘍啰同周天成打著招呼。

    “聽說咱又綁了個肥票?”周天成隨口問道。

    “是啊二當家的,這老頭家里可有錢了!

    “縣城的?”

    “山下孫莊的,聽說姓孫!

    “孫莊姓孫……”周天成想了想,忙道,“把門打開!”

    嘍啰打開了門,周天成一眼便認出坐在破長條凳上的孫桂良。

    孫桂良聽到開門聲只是搭眼瞥他一下,便高傲地把頭偏向一側。

    “孫老爺!”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