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山東 > 第018章:起靈,入土

第018章:起靈,入土

    “小五!”

    大哥二哥趕忙起身上前抱住孫野。

    “你干什么小五!”

    “放開我,我要給爺報仇!”孫野拼命掙脫了大哥二哥,孫氏族人們見狀,一齊將孫野圍在了中間。

    “韓貴,陳大麻子,老子弄死你們!”孫野咆哮著,掙扎著。

    “大少爺二少爺,我來給你們爺送行,五少爺這是什么意思?”韓貴理了理稍顯凌亂的衣襟,趾高氣揚地說。

    “小五你給我閉嘴!”孫恒厲聲呵斥孫野。

    “他們害死了咱爺,我要給咱爺報仇!”孫野瞪著血紅的眼睛。

    “他們手里都有槍,你怎么給咱爺報仇?”孫恒貼在孫野耳邊小聲道。

    “弄死一個是一個!”

    孫恒聲音壓得更低:“你忘了哥那天晚上說的了,咱爺的仇咱一定會報,但不是以這種方式!”

    短暫的冷靜后,孫野舉著哀棍指著韓貴,“滾,你們都給老子滾!”

    韓貴一副無辜的模樣:“怎么說話呢五少爺?老少爺們你們給評評理,我好心來給老爺子送行,五少爺竟然對我出言不遜!”

    沒人理他。

    “你們害死了我爺,還舔著臉來這貓哭耗子假慈悲!老子他M不稀罕!”孫野怒吼道。

    一聲槍響,陳大麻子朝天放了一槍。

    “孫野,你別給臉不要臉!實話告訴你吧,老子們今天來,給你爺送行只是順帶,主要是為了跟你家討債的!”

    孫野怒火中燒:“孫家不欠你們的,倒是你們,欠著我家的血債!”

    韓貴也拔出了槍,頂在孫野眉心,“孫野我可告訴你,你們孫家犯的是私通馬子的大罪,按理說你們弟兄仨都得一快槍斃!”說著又把嘴湊到孫野耳邊,小聲道:“一萬大洋買你們弟兄仨的命,你還有情緒?”

    孫野手里的哀棍越攥越緊。

    “我知道你有兩下子,可你腿腳再利索,也沒我這子彈快!表n貴滿不在乎。

    孫恒趕忙上前:“韓長官,死者為大,你就高抬貴手讓我爺安心上路吧,晚了可就趕不上入土的好時辰了,錢的事,等安葬好了我爺,我們就是砸鍋賣鐵賣宅子,也把錢湊足了給你送過去……”

    “行,不過你小兄弟把本營長惹生氣了,本營座現在很惱火。你讓他跪我腳底下磕三個響頭,我立馬就帶著弟兄們走!

    孫野臉上的每一塊肌肉都鐫刻滿了仇恨。

    “瞪我也沒用,你小子今天要不給我磕頭,你老子就別想下葬!”

    韓貴獰笑著,陳大麻子也跟著獰笑。

    “我給你磕頭!我給你磕頭!”孫恒撲通跪在地上便給韓貴磕頭。

    “你就是磕得頭破血流也屁用沒有,我指名道姓要他孫野給我磕!”

    韓貴不可一世地說。

    “磕恁奶奶個腿!”

    只聽人群后辮子劉的一聲謾罵,四桿槍頂在了韓貴四人后腦勺上。

    周天成、辮子劉帶著十幾個馬子到了,貍子也帶著七八個弟兄幾乎同時趕到。頃刻間,馬子們便下了韓貴四人的槍。

    周天成怒喝道:“弟兄們,砸了他們幾個狗東西給老太爺陪葬!叫他們下去給老太爺當狗使喚!”

    “孫少爺!孫大少爺救命!我韓貴日后再也不敢來惹事了!”韓貴掙扎著求饒著。

    “饒命啊老二!辮劉兄弟饒了我吧!”陳大麻子跪在地上搗蒜似地連連磕頭求饒。

    “把刀給我!”孫野接過貍子的太平刀,走到陳大麻子面前,望著爺的靈柩,“爺,小五要親手宰了他們幾個給您報仇!”他舉起了手里的太平刀。

    “小五!”孫恒沖過來擋在陳大麻子身前。

    “哥你干什么,讓我一個個砍了他們的頭,給咱爺上供!”

    “小五,你想砍了他們,就先把大哥砍了吧!”

    “哥你瘋了!”孫野嘶吼著揮舞著太平刀,孫恒卻死死攥住了刀身。

    “小五,咱爺沒了,長兄為父,你就聽你哥的吧!睂O恒眼里噙著淚。

    “不,我今天非砍了他們不可!”

    兄弟二人僵持著,孫恒攥著刀身的手開始出血。

    孫野駭然大驚:“你干什么!你這是在給咱的殺父仇人求情!”

    “大少爺,你這是干什么?”周天成不解地說。

    “小五,你要真是殺了他們,官府豈能放過咱家?!”

    “大不了咱全家都去抱犢崮干馬子!”孫野怒吼著。

    孫恒小聲說:“新來的李團長跟我說,他要在一個月內肅清嶧縣境內的所有馬子,你這時候上山,豈不是找死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咱活著,總會有辦法報仇,咱何必逞一時之快呢小五……咱爺生前可是最疼你的,咱爺最擔心的也是你,你要是有什么閃失,你讓哥百年之后怎么見咱爺啊……”

    淚水在眼里打著圈,孫野將太平刀重重地摔在地上,怒吼道:“滾,都他M給老子滾!”

    韓貴等人連滾帶爬倉皇離去。

    孫野面向爺的靈柩重重跪了下來:“爺!”

    他把頭一下下重重地磕在地上,直到額頭磕破出了血,被貍子和辮子劉架起。

    馬子們一字排開在周天成身后,面向孫桂良的靈柩。

    “弟兄們,給老太爺行九跪九叩孝子大禮!”周天成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九跪九叩之禮是魯南地區葬禮中最重的禮節,只有逝者的兒孫等直系親屬才會行此大禮。

    馬子們個個神情肅穆,隨周天成行九跪九叩大禮……

    禮畢。

    孫全悲慟地捧起棺前的火盆,在孫恒頭頂繞了三圈,高高舉起,在地上摔得粉碎,粉碎……

    紙錢灰忽地被一陣風吹起,灰蒙蒙的煙塵彌漫了整條路……

    孫全凄楚、悠長的聲音:“老太爺,起靈嘍!”

    ……

    將爺下葬后當晚,孫野便咳嗽不止,到了深夜,痰里竟有了血絲。

    孫恒連夜將高郎中從縣城請至家中問診。

    一番望聞問切,高郎中下了定論。

    “五少爺這是肝火郁結,加之肺火上升所致,服下兩副湯藥就好了。不過要注意,在調養期間不能再動氣,不然反反復復,到老落下病根可就麻煩了!

    送走了高郎中,孫恒寬慰孫野:

    “小五,高郎中說的你可得記住了!

    孫野又咳嗽一陣,沒理孫恒。

    孫昌手里捏著一封信進了屋。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