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釋靈逸志 > 第一百一式六章 這里有神仙

第一百一式六章 這里有神仙

    此刻她們所處在的朝代已經和平了一百多年,戰爭時期所有創傷幾乎都已經痊愈,百姓雖然不是人人都富足倒也都過去的,這個時期相對來說還是很公平的,只要稍稍的努力一下,就一定能吃上飽飯,沒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事情,不管是凡人還是神仙都痛恨戰爭的,任何一場戰爭都是以白骨累累生靈涂炭為代價的。

    戰爭只所以會發生,有兩個原因,其一就是為了那些統治者的私欲,他們想得到更多的更好的,為此而發動戰斗,當然所有的戰爭都需要一個名分,對那些統治者來說根本就不算是難事,他們總有本事把自己的過錯轉移到外邊,總有讓她們心甘情愿為他們賣命的理由,之所以會這樣,并不是那些百姓愚蠢,很多情況下是因為不得已,更多的也是想要得到好處。

    這是主動發起的戰斗,除了主動還有被動,有的是來自外邊,別人攻擊你的時候自然是要還擊的,誰也不愿意看著自己的生命被殺害,賴以生存的資源被爭奪,來自內部的就簡單的多了,統治者忘記了把所謂的好處也分給百姓,他們太過于貪婪,百姓為了活命,不得不起來反抗,然后推翻統治者,選出來一個新的統治者,如此的周而復始,一代又一代,從這一點來說,任何戰斗都能找出很多不得已。

    所有的戰爭到了最后都是不情愿的,但凡有一口吃的,也不會去拼命,神仙很厲害,戰爭的事情卻無法阻止,神仙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按理說只要他們出面,凡人自然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也不是沒有做過,效果不是很好,或者還非常壞,凡人的那種想法意念是會影響神仙的,最終的結果就是神仙也參與了進來。

    神仙的戰斗對象也是神仙,再加上那些妖魔鬼怪趁機出動,本來很小的一場戰斗,就變得無法收拾,再者說凡人之所以會發動戰爭,最根本的起源就在于神仙,戰爭是他們開始的,唯一說的過去的解釋,他們的力量太過于強大,力量足夠大的時候就很少能安分守己,就這樣凡間的戰爭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每過一段時間也就會發生。

    等到無數的生命死去之后,從剩下的還能用的資源中拿出有利于自己的,而后休養生息,慢慢的恢復自己的力量的,戰爭的目的是為了爭搶資源,最后他們中的某些人似乎也能得到更多的資源,其中的原因不是資源多了,相反資源相對少了,不過爭搶資源的人更少了,人少了自然也就能體現出來好來了,沒有誰能想明白這樣的事情嗎,他們不過是不在意罷了,畢竟統治者是少數。

    絕大部分都是那些普通人,他們的生命和他們自己沒有多大的關系,他們只有在被人成為人的時候才是人,這是一個事實,也是一個契機,每每聽到這樣的話,咼沐的心里就很難受,他問過女媧娘娘為什么就不能不發生戰爭,大家都不能好好的嗎,咼沐問的不是一個問題,而是自己的愿望,很迫切的愿望。

    女媧娘娘嘆了口氣說任何東西時間長了總是會生病的,生了病是需要救治的,就好像是身上長了一個瘡,最好的辦法就是割掉,疼是肯定疼的,疼過之后也就好了,咼沐明白這是什么意思,也清楚自己說的不過就是廢話,還是忍不住問出來為什么就不能不生病呢?女媧娘娘笑了笑,沒有給出答案,只是重復了一下咼沐的話為什么就不能不生病呢?

    在瑞族的時候,咼沐就只能聽到這樣的事情,無論多么悲傷,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的時候就淡化了很多,等到咼沐漸漸習慣的時候,他才真正的親眼見到這樣的場景,開始的時候咼沐還很憤恨,很快也就習慣了,慢慢的也就只是出手幫助那些在自己眼前的,就是幫忙也都是很淺顯的,天下有那么多悲傷的事情,單是咼沐一個人是無能無力的。

    也是在這個時候,咼沐漸漸的明白女媧娘娘的話,有了病自然是要動手去治療的,至于為什么會得病,咼沐大概也明白了,得病是正常的,不得病是不可能的,這是咼沐知道的原因,也是說不出來的原因,戰爭發生之后,需要一代人去努力才能好轉起來,距離上次戰爭已經很多年了,這個時候是最好的事情,舊的頑疾已經去除,新的病患還沒有生成,這個時代的人是最好的,是以犧牲他們父輩為代價的。

    咼沐兩人跟著茍不癡,開始的時候三人還走在一起,經過了剛剛的討論茍不癡走在了前面,咼沐忍不住問咼錦準備做什么,咼錦看著咼沐笑了笑問他不知道嗎,咼沐說他知道,也不知道,知道咼錦要怎么做,不知道咼錦為什么這樣做,咼沐這話說的并不是很正確,他也不是真的不知道,他心里很清楚,不過就是不想承認罷了。

    咼沐擔心咼錦出問題,咼沐的心思是無法瞞過咼錦的,咼錦說只要這樣做才能見到咼圭,只有見到咼圭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只有知道了這些,才能更好的解決所有的問題,咼錦盡力說的很平淡,她告訴咼沐一切都是注定的,該怎么樣就一定會怎樣,咼沐擔心也是沒有用的,這是咼沐聽過的最多的話,自己也常常說這樣的話。

    咼沐不認為這話有什么不對的地方,相反這里最基礎的一個事實,當然咼沐也清楚,這里的注定也包括自己要不要努力,這一切都包含在內,你做的一切都在注定之中,咼沐有些疑惑,就只是這樣的話,干脆什么都不做,這樣才是最好的,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這不單是咼沐的想法,咼炎他們也是如此。

    在瑞族有很多時間是空閑的,沒有事情做的時候,她們總會討論這樣那樣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一旦有她們解決不了,或者無法確定的事情,她們就會請教女媧娘娘,這一方面沒有任何人比她們的更加方便,女媧娘娘給出答案也很簡單,就一個問題,問她們真的能保證什么都不做嗎?有些事情聽起來或許沒有什么,卻不能去細想的,想的多了自己也就糊涂起來。

    正如女媧娘娘說的那樣,她們真的能保證什么都不做嗎,大概誰也不能這樣說,且不說遇到所謂的看不慣的事情,或者是心里有了想法,都會產生這樣那樣的問題,這根本就是控制不住的,能真正什么都不做的就只有死人了,這是一個問題,非常大的問題,不能不做就要看看該怎么做,咼沐她們都是修道者,從一開始她們就被教育要做正確的事情。

    什么樣的事情才是最正確的,要做好事,什么樣的事情才是好事呢,這又是一個問題,一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分辨的事情,從出了瑞族之后,咼沐自問沒有做錯過什么事情,他有這樣的把握,陰陽的奇妙之處,在這里就體現出來了,咼錦沒有錯過什么事情,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對的,兩者不是同一個問題,咼沐也不敢保證。

    例子也不用多說,就是此刻跟著茍不癡是不是錯的都不好說,咼錦看出了咼沐的擔心,告訴他不用這樣想,她們的處境已經這樣了,既然不知道該怎么做,就按照事情的發展來,反正也不會再惡化下去了,咼沐問咼錦真的就不擔心嗎,咼錦下意識的問指的是什么,咼沐瞟了一眼茍不癡,咼錦也看了看茍不癡,茍不癡的速度快了不少,他也不回頭,根本就不擔心咼錦她們不跟著自己。

    剛剛茍不癡還有很多話,此時卻什么都不說了,咼錦心里一直在想一個問題,茍不癡到底是不是靈,這個問題是不用去討論的,茍不癡已經承認了,再加上茍不癡身上所表現出來的靈力,這些就足以證明這一點,這些都是咼錦清楚的事情,為什么心里還有這樣疑問呢,咼錦說不明白,咼沐用力拉了一下咼錦,咼錦停了下來,咼沐雙手抱著咼錦的雙肩,直盯盯的看著咼錦。

    咼錦和咼沐對視的那一刻,竟然有些害羞,微微一笑, 眼神轉了過去,咼沐說她們應該有些問題要解決了,咼錦再次抬起頭,看著咼沐問什么問題,咼沐放開咼錦,拉著她往前走,和剛才相比腳步慢了很多,咼沐道:“你想的什么我很清楚,你要考慮一下如果遇到了咼圭,如果我們之間有沖突的話,你該怎么辦,該做什么選擇,這很重要的!

    咼沐走在前面,拉著咼錦的說,咼沐沒有回頭,咼錦只能看到咼沐的一個側臉,咼錦腦子很混亂回答說這沒有什么好考慮的,她是瑞族人,就這么簡單,咼沐的臉色應該不是很好,咼錦能看出來,咼沐還是沒有回頭,拉著咼錦的手更用力了,又走了一段距離,咼錦忽然停了下來,咼沐一頓也停了下來,咼沐問咼錦怎么了,咼錦看著咼沐問他有什么打算。

    咼沐不解問這是什么意思,咼錦道:“你會和他為敵嗎,如果是因為我的話,我的意思你應該清楚,我不是說真的為了我做什么,而是,而是···”咼錦很著急,眼睛紅紅的,到底沒有說出來而是什么,低著頭,雙手擺弄著衣襟。

    在瑞族所有的修道者當中,最厲害的是咼元初兩人,他們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心志早就不是那么脆弱,在他們面前就只有盡力去解決的問題,至于那些所謂的解決不了怎么辦,能不能妥協,很少會出現在他們的意識里,他們的任務就是如此,有幾個師兄也有這樣的心志,這是好事,當然他們也都清楚,這份心志背后所代表的是什么。

    任何收獲都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個世界上沒有哪一件事情是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呢,咼錦的心志也非常的堅定,從她表現出來的是這樣的,咼錦從小就跟著女媧娘娘,除了修為提升很快之后,經驗包括對這個世界的認識都非常了解的,凡人再教訓小孩子的時候有這樣一個方法,想要足夠堅強就只有兩個途徑,其一就是經歷的足夠多,慢慢的訓練,習慣了也就好了。

    其二的就是足夠聰明,能透現象去看到其中的本質,明白了透徹了,也就不會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也就能做出最正確的舉動,很明顯兩種都不是容易的事情,都需要背負很多,咼錦給人的感覺卻不太一樣,她似乎兩者都具備了,即經歷了足夠多的事情,又明白的夠清楚,咼錦說過很小的時候,女媧娘娘就讓她看凡間那些事情,還問她有什么想法。

    咼錦記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人間發生了一件悲慘的事情,一個女孩子被人給害死了,她的父母來討個公道也被人給打了,女媧娘娘問咼錦有什么感覺,關于那個女孩子的,咼錦說她很可憐,不應該遭受這樣的痛苦,還問能不能去幫助她一下,女媧娘娘沒有允許,說這樣的事情很多,咼錦根本就管不過來。

    等到幾年之后在遇到差不多的同樣的事情,女媧娘娘再次問了她的感受,咼錦說如果當時她要是幫助了那女孩的話,那女孩會怎么樣呢,會不會就這樣好起來了,還是更加痛苦,這些都是說不好的,咼錦最終沒有得出一個結論,女媧娘娘也沒有回答什么,只是告訴咼錦沒有發生的事情她也不清楚會是什么后果,又過了一段時間,咼錦再次遇到同樣的事情。

    這次咼錦沒有說什么,靜靜的看著事情的進展,女媧娘娘問怎么樣,咼錦說很可憐,這是咼錦說的唯一的三個字平淡的語氣,眼睛里有了一些憐憫,也僅僅就只是憐憫,這件事情咼錦就告訴了咼沐一個人,咼沐問咼錦最后一次的感覺是什么,咼錦說她覺得那個女孩很可憐,問題是天下哪有什么人是不可憐的呢,這一切都是自己造下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咼沐問咼錦是不是冷酷了,咼錦點點頭,而后又搖搖頭說應該就是這樣,她確實沒有要去救那女孩的想法,做的越多錯誤的也就越多,咼沐告訴咼錦她說的這些話只有在看到她的時候才能想起來,而且還只有她們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咼錦道:“你應該感到慶幸,我把最真實的一面表現出來,只有你一個人看到了,我們之間的關系就是這樣,要是有任何不好的事情,我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咼沐問是不是所有人都有兩面性,咼錦忍不住笑了起來,說好在她們兩個就只是她們兩個,換做其他人的話,一定會誤會的,咼沐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與人相處,到現在咼沐都不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咼錦只有在咼沐身邊才會表現軟弱,更準確地說法是這才是真正的自己,就好像是咼沐自己說的那樣,人都是有兩面性的,有讓人看到的一面,也有不讓人看到的,只有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才會什么都不在乎。

    咼沐并不覺得這樣做有什么,按照凡人的說法,女孩子就應該有女孩子的姿態,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都是一定的,其中最主要的一點,女孩子都是需要男孩子去保護的,咼錦自然不需要誰去保護,咼錦就是咼錦,咼錦也不是每次都這樣,她們是修道者,沒有什么事情是她們解決不了的,這是一定的事情,咼錦表露出這樣的事情,就說明她遇到了難過的事情,這個事情就是咼圭。

    對咼錦來說咼圭的問題要比靈復雜的多,面對靈的時候,咼錦就是咼錦,她能做到最好,不管是進攻還是防守都是一樣的,對咼圭則不一樣,咼沐很擔心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是會發生的,咼沐告訴咼錦,咼圭的問題一定要處理,咼沐問的那個問題,咼錦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咼錦也問了咼沐一個問題,咼錦問咼沐會和咼圭為敵嗎?

    咼錦問的很復雜,咼沐理解的很簡單,咼沐說如果咼圭不和他為敵的話,他也沒有必要和咼圭為敵,不管怎么說,她們都是瑞族人,修行都是一樣的,咼錦笑了一下說咼沐這樣回答應該就是在逃避,咼沐則回答說事實就是這樣,他不會有意去和其他人為敵,他就是這樣,別人不對他做什么,他自然也就不會對其他人做什么,咼錦道:“你確實是在逃避,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到其他人身上,等于是被動的!

    咼錦遲疑了一下繼續說咼沐的意思就是要和咼圭為敵了,咼圭一定不會放過瑞族的,咼沐道:“我們之間已經較量過了,而且還是生死之戰,我們從一開始就是敵人,而且這個敵人對我來說,比對你更加重要,他想要找你的話,應該先來找我,只有過了我這一關,才能去找你!眴J沐抱著咼錦,咼錦的身子抖動了一下。

    咼錦心里很清楚,咼沐所說的一切都是在安慰她,這是咼沐的心意,該她面對的一定是要她自己面對的,很多事情其他人根本就幫助不了自己的,就是咼沐也不行,此刻咼錦的想法和咼沐是不一樣的,咼沐說的就是他想的,他和咼錦已經成了親,咼錦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這是一定的,他是咼錦最親近的人,不管是誰都不允許傷害咼錦分毫。

    咼沐放開咼錦再次看著她道:“你很難受,我心里很清楚,但是有些事情該做還是要做的,我現在要問一個你最不想面對的事情,這件事情或許不會和我說的一樣,但你一定是會知道的!眴J錦有意嗯了一聲,說沒有想到咼沐也有認真的時候。

    咼沐遲疑了一下道:“如果,我說的是如果,雖然是如果,但也是一種可能,如果你的母親牽涉進來,我的意思是以一種我們都不在意的狀態牽涉起來,你要做好思想準備!眴J錦問該做好什么準備。

    咼沐眉頭一皺道:“為了瑞族和你母親作對,為了你母親和瑞族作對,要是這兩個你都能接受的話,其他的也就不算什么了!眴J錦嘴角露出笑容,很不自在的笑容,能笑是一件好事,笑容不僅能表達出你的高興,還能掩飾內心的想法,諸如高興或者不高興都可以,咼錦就是在掩飾,掩飾她的慌張,這始終都是咼錦的事情,她不可能不去考慮。

    咼沐說的兩種結果她都想過只是,每次都只是一個念頭,出現的很快,消失的就更快了,不是咼錦不想想,而是根本就無法去想象,每次都會被各種各樣的事情阻擋,此刻咼沐這樣說出來,讓咼錦怎么能不吃驚,只是咼沐說的多出來一種選擇,咼錦幽幽的說應該不會為了母親去找瑞族的麻煩吧,瑞族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咼沐說是凡事都有可能的,不管什么原因,也不管是不是有意的,咼錦的母親就是死于瑞族之手呢,咼沐這樣說已經打了不少的折扣,他最擔心的是比這更加嚴重,咼錦母親的死不僅和瑞族有關系,還和咼元初有關系,甚至和女媧娘娘有關系,兩個可能,咼沐都不敢想象,咼錦說應該不會這樣吧,一定不是這樣的,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再提的話就沒有什么意義了。

    咼沐知道會是這樣的回答,笑了笑說確實沒有什么意義了,正在這個時候,茍不癡走到兩人身邊問她們怎么不走了,咼錦說她們說點話,茍不癡狐疑的看著兩人,最終目光放到咼錦的身上道:“你們在說什么話,是商量著怎么對付我嗎,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你們不是我的對手,我也不想和你們戰斗,我們就一起走著就可以了!

    茍不癡說過就繼續走,咼錦緊跟著上問了他一個的問題,咼錦問茍不癡是真的不記恨女媧娘娘嗎,茍不癡說當然記恨,記恨歸記恨他卻沒有什么辦法,要是他能制服女媧娘娘的話,早就動手了,也不會等到現在,可惜的是他沒有這樣的本事,一旦沒有了本事,做什么都是沒有用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做,就這樣耗著,等到有機會就知道該怎么辦了,她們之間的談話就這樣結束了,再說也沒有什么意義。

    三人的速度很快,沒有多長時間就到了一個集鎮,這個地方不算很大,雖然什么東西都有,更多的還是為了服務過往的客商,這樣的地方什么樣的人都有,任何事情都會發生,剛到集鎮上茍不癡在一個做混沌的攤位上坐了下來,老板是一個四五十歲老頭,腰上穿著一個粗陋的圍裙,正在給人下餛飩,看到茍不癡她們笑了笑繼續手里的活,咼錦挨著茍不癡坐下,左右看了看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咼錦并不喜歡吃混沌,餛飩的做法很簡單,主要的功夫在餡上,只要餡做的好,味道也就不會差到那里去,咼錦不喜歡餛飩的吃法,只是單純的這種吃很沒有意思,咼錦問茍不癡為什么坐下,茍不癡說這是他的一個習慣,不管到了任何地方,都要先吃第一眼看到的能吃的東西,而且一定要吃的很盡興,咼錦問茍不癡是不是認識那老板,看老板的表現倒像是兩人很熟悉。

    茍不癡搖搖頭說他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怎么會認識這里的人,至于那老板的表現,茍不癡說這是很正常的,凡事都應該有個先來后到,特別是吃飯的時候,順序是非常重要的,必須要等到前面的人吃好了,才能來照顧他們后面的,茍不癡說的很認真,咼錦看著他忍不住懷疑起來,問茍不癡是不是真的靈,靈要是都像茍不癡這樣有規矩的話,這個世界也就不會有那么多不好的事情了。

    茍不癡呵呵一笑說在吃飯這方面他絕對是非常認真的,老板給先前的那人做好之后,就來到茍不癡面前,非常熱情的歡迎她們,所有做生意的都是這樣,她們的態度是非常好的,只有這樣才能讓顧客常來這里,看著老板的樣子,咼錦笑了笑問老板的餛飩是不是很好吃,老板就真的夸了起來,說他的這個攤子雖然不是很大,餛飩的味道卻是最好的,三里五村的沒有比他這更美味的混沌了。

    看著老板一副無比認真的樣子,咼錦笑出來聲,之后問具體怎么賣的,還沒有等到老板回答,茍不癡就問他還剩下多少,老板說還有十來碗,后來咼錦才明白,老板說的十來碗并不只是這么多,這是老板的一種說辭,說的越少,就證明他賣的越多,讓老板沒有想到的是茍不癡竟然告訴他全要了,老板顯然有些不太相信,看著茍不癡說全要了。

    茍不癡從口袋里掏出一些錢道:“自然是全要了,再來人的話就讓他去別的地方吃,你也不用等了,全都做了,這些錢應該是夠了吧!崩习搴芨吲d,忙說錢是夠了,只是擔心咼錦她們要是全要的話會吃不完,老板特意說他的餛飩分量是非常足的,咼錦讓老板不要擔心這個問題,茍不癡在這里就不存在吃不完的東西,老板收好錢就去做了。

    咼錦看著茍不癡說他這樣明目張膽的是不是有些不好,畢竟這里還是有很多人的,要是這些人看到茍不癡吃那么多,一定會懷疑的,茍不癡根本就不擔心這些問題,他說吃飯是最重要的事情,不允許任何事情打擾,而且他吃飯就只和他有關系,其他人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咼錦無奈的笑了笑,老板還算是會比較做生意,第一次做好了三碗,給三人端上。

    茍不癡迫不及待的嘗了一口說還是沒有咼錦做的好吃,低著頭呼嚕嚕的就吃起來,茍不癡再次展現什么叫做囫圇吞棗,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動嘴,碗里的餛飩就沒有了,而咼錦兩人還沒有開始吃,咼錦看著茍不癡把自己的餛飩往他那里推了一下說讓他先吃,茍不癡重新推了回來說這是咼錦吃的,他的在后面,咼錦忍不住問茍不癡覺得這味道怎么樣。

    茍不癡嗯了一聲說還不錯,反正就這樣,肯定是沒有咼錦做的好吃的,咼錦問茍不癡確實是這樣,茍不癡道:“我哪里有說的不對的地方嗎,就是這樣,很好吃的,沒有你做的好吃,也都差不多,應該是這樣吧!逼埐话V還不忘催促兩人,讓她們兩個快點吃,要是涼了的話就不好吃了,后面的情況基本就是一樣的。

    老板端來幾碗,茍不癡就吃幾碗,老板根本就來不及做,老板說他還從來沒有見過茍不癡這么能吃的人,茍不癡說這都是因為老板做的好吃,老板倒也高興,也就不再說什么,等到吃完之后,她們周圍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原因也很簡單,茍不癡身邊的碗已經堆得很高了,就這還是在重復利用的情況下,眾人指指點點小聲議論都在問茍不癡是怎么吃下的。

    老板倒也精明,覺得這是不錯的宣傳手段,告訴眾人說這就是因為他做的好吃,茍不癡才吃了那么多,周圍沒有比他做的更好的餛飩了,人多沒有什么可擔心的,咼錦擔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畢竟這個地方應該有修道者和神仙的存在,咼錦催著茍不癡趕快走,茍不癡卻一點都不心急,說這樣的場景雖然不少見,每次都能帶給他不一樣的感受,他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越是擔心什么,就越會發生什么,從人群里走出一個少年,這人的年紀不是很大,一身書生的打扮,他的眼睛很明亮,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修行者,這少年的名字叫做張海武,就是一個修道者,張海武先是對著茍不癡三人行了一下禮,說他很羨慕三人的飯量,特別是茍不癡,一個能吃這么多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人。

    咼錦笑了笑說她們都是一般人,張海武看起來倒不是一般人,怎么看都像是一個修道者,張海武臉色一變,問咼錦怎么知道的,咼錦道:“看公子的樣子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周身散發著不一樣的氣息,肯定不是一般人!

    張海武看著咼錦道:“我是不是一般人到沒有什么問題,至少我還是人,至于你們,我看就不一定了吧!眴J錦心里一怔,本來她說這樣的話就是像嚇唬張海武一下,她們修行的方式不一樣,張海武是感應不到的,咼錦并不是很擔心,只是張海武忽然說這樣的話,咼錦愣了一下,茍不癡看著張海武問他怎么知道她們不是凡人。

    張海武往后退了一下,一只手已經伸進懷里,應該是要拿什么東西,看到張海武的動作,周圍的人也都謹慎起來,都往后退了不少,張海武問咼錦她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茍不癡想說話,咼錦制止了他,站起來笑了笑說她們就是凡人,光天化日之下的哪里有什么妖怪,說不定她們是神仙也不一定。

    之所以會這樣,和咼錦有很大的關系,咼錦看到張海武在行禮的時候,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應該是在運用靈力,咼錦本來想嚇唬他一下,沒有想到張海武竟然如此認真,與其讓張海武說三道四,還不如自己說出來,這樣還能占據主動權,張海武冷笑一聲說神仙身上可不會有什么妖氣,咼錦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周圍人議論的聲音更大了,她們都看著咼錦。

    咼錦道:“這位公子還真是奇怪,且不說我們什么都不是,就是真的是妖怪,你就這樣把我們指了出來,是不是有些太魯莽了,這么多人,你就不擔心我們會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睆埡N湮⑽⑺伎家幌,手慢慢的放下,問咼錦要做什么,咼錦說她們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在這里吃點飯,如此簡單,沒有那個妖怪吃飯會給錢的吧。

    張海武看了茍不癡一眼,又盯著咼沐道:“也沒有那個凡人能吃這么多,吃這么快的,你們到底是誰,我告訴你們,這個地方可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這里可是有神仙的,真正的神仙!眴J錦說神仙都是幫助凡人的,有神仙自然是最好的,可惜神仙對她們也沒有什么用。

    咼錦說的實話,到了這個時候她不想再讓事情弄大,唯一想要的就是快點結束,她和咼沐不會有任何問題,要是茍不癡發作起來還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情,張海武也是倔脾氣,越是不讓他怎么樣,他就怎么樣,擋著茍不癡根本就不讓她們走,茍不癡說他不會離開這里的,他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吃呢,一定要吃好之后才會離開,這幾天是不會走的。

    張海武諷刺說咼錦她們還真的囂張,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處境,就在這里胡說八道,妖怪就不應該出現,就應該好好的待著,出來了就不要后悔,咼錦有些不耐煩問張海武為什么要說這些話,有什么證據,張海武看著咼沐道:“他身上的妖氣那么重,還不是妖怪嗎,不要以為你們能藏的住,是妖怪永遠都是妖怪,不管到什么地方都不會改變的!

    張海武說了這話咼錦才意識到,莫問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玉佩,來到這里之后,咼沐還沒有在意,山人茽活潑了很多,似乎想要出來,咼錦還沒有想好怎么辦,茍不癡就看著咼沐笑了起來道:“你身上到底藏著多少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怎么又稱為妖怪了,有你這樣的妖怪嗎,聽他的話你們應該是一伙的,看起來好像不是啊!

    張海武惡狠狠的道:“誰和他是一伙的,天下的妖怪都該死,你們是妖怪就應該好好的待著,出來了就做好被捉的準備!逼埐话V噗呲一聲笑了起來,仔細打量了一下張海武道:“不要說他是不是妖怪,就真的是妖怪也不是你能對付了的,我看你很痛恨妖怪,是不是妖怪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情!

    茍不癡就是在開玩笑,張海武忽然憤怒起來道:“你住口,你們妖怪有什么可說的,說了也沒有什么用!闭f話的同時就從懷里掏出一張符咒一樣的東西,貼在咼沐身上,張海武的修為很低,速度也不是很快,咼沐并沒有躲避,他覺得最好的證據要比解釋好的多,咼沐慢慢拿下那符咒問張海武這是什么。

    張海武很是吃驚的看著咼沐道:“我還真的是小看你了,你身上流出出來看來就是一小部分,不要太囂張,你們來到這里,就不要想著走出去!

    咼沐道:“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這樣未免也太魯莽了吧,我們什么都沒有做,如果我們真的是妖怪,你此刻還能站在這里嗎?”咼沐說的是實話,張海武太嘀咕別人的實力,這樣做是非常危險的,意識不到差距的時候就是危險開始出現的時候,張海武根本就不明白咼沐的用心,口里一直說著不會放過咼錦她們的。

    茍不癡已經很不耐煩了,問咼錦能不能解決,要是解決不了的話他就動手了,咼錦拉著張海武走到角落的地方,張海武非常不情愿,問咼錦想做什么,咼錦看著張海武問他為什么會覺得她們是妖怪,張海武還是很憤怒,多少還多了一些不好意思,張海武道:“這還用說嗎,身上有妖氣的自然是妖怪,再說你們都已經承認了,再說這樣的話還有什么意思嗎?”

    咼錦說她還是很喜歡張海武這種脾氣的,張海武立刻就警惕起來問咼錦想要做什么,咼錦忽然笑了起來道:“你放心我可不會引誘你,就你還是一個孩子,一個孩子能有什么好引誘的,我不是妖怪,你告訴我這里的神仙是誰,你剛剛說的那神仙!

    咼錦本來還想和張海武開些玩笑,又覺得這樣做不好,和張海武是沒有辦法說了,這里的神仙不知道她認識是不認識,要是認識的話還能解決一些,咼錦小看了張海武的決心,他對妖怪真的非常痛恨,根本就不理會咼錦這一套,還有去對付咼沐,咼錦擔心他出為什么問題,忙拉著他,咼錦的力氣多大,張海武根本就掙脫不了,只能憤怒的看著咼錦。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