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進化之眼 > 第1475章 黑天教的滲透

第1475章 黑天教的滲透

    白曉文默察了一下,剛剛進化之眼調動真元力反擊,耗費了大約300點真元力,大約是白曉文真元力上限的1/4左右。

    【這個陸三鼎,現在是14級首領的實力,靈力值高達1800點?磥,進化之眼的反擊消耗真元力,是依據對手和我的實力差距來的,可能實力差距越大,消耗真元力越大!

    白曉文一邊下手,喚出怒爪、死亡騎士等等精兵強將,趁著陸三鼎無力反抗加以痛揍,一邊在腦子里思考進化之眼的問題。

    【以后遇到實力遠超于我的對手,對我使用迷惑、奪魂類型的技能時,進化之眼該不會抽光我的真元力吧?如果不夠抽的話,該怎么辦?】

    白曉文寧愿進化之眼的反擊機制,跟覺醒者階段一樣,全都扣除靈能點——當然在進化者階段,相當于扣除靈晶——在他看來,能用錢做到的事情,那都不叫事。

    雖說白曉文現在沒有多少靈晶,但他相信自己的鈔能力,這一點早就得到過驗證了。

    但不管怎樣,眼前的陸三鼎,是實打實吃了一個大虧。

    被進化之眼反擊,精神遭受重創,體內靈力紊亂,就跟古佛寺被白曉文一刀劈中要害的樹妖差不多狀態,只不過損失的健康值沒有那么夸張而已。

    靈力紊亂的后果就是,無法調運靈力防守,幾個首領級召喚生物的攻擊,當真是刀刀見肉。

    陸三鼎努力支撐著起身,手探入懷中。

    白曉文手掌一伸,腦海中迅速切換惑心咒符,頓時一道黃色光芒從指尖飛出。

    惑心咒符速度奇快,命中陸三鼎。

    這一次,真元力裹挾著白曉文的一絲靈念,勢如破竹地攻破了陸三鼎的經脈路線,直沖識海。

    陸三鼎的靈力也算是渾厚,但此時處于紊亂狀態,就像是一盤散沙的軍隊,當然抵不過白曉文精銳真元力“軍隊”的直搗黃龍。

    意識爭奪!

    白曉文持續注入真元力,配合靈念作戰,將陸三鼎的原有意識,掃的七零八落。

    而且比拼意識強度,陸三鼎本身就遠不如白曉文。

    惑心咒符,控制成功!

    “主人!标懭蜗ス虻,露出了恭敬之色。

    白曉文環顧了一下四周,好在戰斗時間很短,周圍又被陸三鼎用靈符布下了隔絕音量、靈力波動的陣法,所以無人發覺。

    陸三鼎之所以提前布下陣法,也是出于對那根長幡的信心。

    白曉文先檢查了那根長幡,他心中已經有一個猜測了。

    一看之下,白曉文眼眸微微一收。

    這正是一根綠色套裝“怨靈幡”!而且是完好的怨靈幡,不是沙臺山分舵那種未完成品。

    “果然和黑天教有關!

    白曉文迅速收起這根怨靈幡,命令陸三鼎起身,裝作導游模樣帶著他繼續游覽。白曉文則是分出一道意念,用記憶共享的方式,窺探陸三鼎的記憶。

    陸三鼎被惑心咒符擊中控制,本身意識被消滅,記憶也變得七零八落,只有零散的碎片。

    不過,白曉文還是從中閱讀到了有用的訊息。

    眼前這個被控制的人,并不是陸三鼎,而是黑天教的一名護法假扮。

    真正的陸三鼎,早已經死了。

    而黑天教這次潛入上清派,又是為了什么呢?

    當然不是為了掃上清派的面子。邪道門派,沒有那么看重虛名,一個個都是無利不起早之人。他們看上的,是第二天“以武論道”的獎品——

    上清寶箓!

    上清寶箓,是上清派的不傳之秘,只有歷代掌門,有資格修習。

    第二天的以武論道,屬于上清派內門弟子的“表演賽”,來賓是不會參加的。取得優勝的弟子,自然能得到上清寶箓的傳授,成為下一任掌門的內定人選。

    黑天教為了得到上清寶箓,設計讓魔門高手假扮上清弟子,參賽奪魁。

    陸三鼎并不是被選定的奪魁之人,他的偽裝功夫不算高明,一旦動手,陰邪的靈力氣息,很容易被人看出貓膩。

    真正預定的奪魁之人名叫鄧英南,他雖然是魔道中人,卻是正邪兼修的天才,一身元力正氣浩然,比正道更像正道。有他出手,肯定無人會看出破綻。

    最關鍵的是,鄧英南并不是昨夜襲殺周武的幕后黑手……

    由于記憶碎片不全,白曉文現在也不知道黑天教計劃的全貌。

    不過,他至少能推斷出,黑天教這次志在必得,通過各種身份潛入進來的教徒,絕對不在少數。

    就算以武論道沒有達到目標,黑天教應該還有暗手!

    白曉文操縱陸三鼎,本來想要打開陸三鼎的儲物戒指,小發一筆財之余,還能搜集到這個任務的證據。

    不過很可惜,陸三鼎被白曉文控制之后,已經無法再打開自己的儲物戒指空間了。

    白曉文只能在陸三鼎的身上搜索,想要找到身份令牌之類的信物,不過還是一無所獲。

    想想也對,陸三鼎怎么可能把黑天教身份牌,放在自己的身上?當然是放在儲物戒指里最保險。

    “對了,把你臉上的偽裝摘下來!卑讜晕暮鋈幻。

    陸三鼎無比順從,伸手在臉上一抹,頓時一張枯瘦的中年男子面孔露出,長得跟個黃鼠狼似的。

    “行了,戴上偽裝吧!

    白曉文心中稍定,如果到最后實在找不到什么證據,可以把陸三鼎往陳榕那邊一送,讓他當面摘下偽裝,這也算是半個人證。當然這樣一來,任務完成度之低,就可想而知了。

    回到客房靜室,白曉文見到了塞西莉亞。

    “今天的坐論大會,感覺怎樣?”白曉文笑問道。

    “不怎樣……腿都快坐麻了,而且他們說的道,我都不是很懂,”塞西莉亞很老實地說道,“不過,我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接到一個靈界提示,說我的《星河圖》感悟提升,一連出了四個提示。我自己也能感覺到職業典籍方面有明顯的進步,抵得過我修煉一個月的進度了!

    “有這種事?”白曉文暗暗叫虧,他居然沒趕上。

    塞西莉亞看了一眼恭敬站在白曉文身邊的瘦猴陸三鼎,笑道:“你的進展倒是很快!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