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霸道兵王在都市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夏老爺子到!

第六百七十五章 夏老爺子到!

    聽到馮廷皓的話,林音涵的心宛如被刀刺了一下。

    “嫂子,你不用擔心,我相信帆哥一定會把你帶回家的!瘪T廷皓看到林音涵的樣子,不知道說些什么,語無倫次的安慰道。

    一旁的龍赤北見狀,忍不住微微皺眉,輕聲道:“音涵妹妹,為了一個男人,不至于吧?洛千帆到底有什么好的,讓你這么為他著迷!

    “北哥,你不了解千帆!绷忠艉瓝u了搖頭,似乎并不想和龍赤北多說。她嘆了一口氣,便轉身離去。

    看著林音涵的背影,龍赤北的臉上露出復雜之色。

    他并不希望林音涵和洛千帆在一起。原因很簡單,林戰非不喜歡洛千帆。

    在龍赤北看來,林戰非和林音涵的主要矛盾,是洛千帆引起的。

    只要洛千帆離開了林音涵,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龍赤北不想看到林家父女產生隔閡。

    林戰非端著一杯紅酒,招待著賓客。過了一會兒,他看著旁邊的管家,問道:“咱們邀請的人,都到齊了嗎?”

    管家微微點頭,說道:“咱們邀請的人,差不多到齊了!

    “差不多?”林戰非的眉毛一挑,語氣中多了幾分意外。

    林家發出請柬,如果不來的話,就是不給面子。林戰非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不給面子。

    “嗯!惫芗铱嘈σ宦,無奈地說道:“葉家和夏家沒有派人過來!

    “葉家和夏家?”林戰非聞言,頓時恍然大悟。開口說道:“他們這是不給我面子!故意這么做的!

    “林總,夏家和葉家都在支持洛千帆。這樣的場合,他們不來也很正常!惫芗衣勓,開口說道。

    “隨便吧!反正音涵已經回來了!绷謶鸱抢浜咭宦,說道。

    “夏老爺子到!”忽然,一道聲音傳來。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門口。

    只見身穿褐色唐裝的夏山河,緩緩地走進了大廳內。他的身邊,跟著一名黑色西裝的保鏢。雖然那名保鏢不是很強壯,但是看得出來,是個練家子。

    夏老爺子的氣色非常不錯。雖然兩鬢白發,但是面色紅潤,臉上始終掛著慈祥的笑容,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

    就是這樣一位貌不驚人的老者,在燕京的地位并不比林戰非差多少。

    當初,夏山河混的風生水起時,林家還只是一個小家族。

    雖然現在林家超越了夏家,但是并不代表夏家沒落了。至少花家還達不到夏家的實力。

    “有請夏老爺子!绷謶鸱堑挠⒖∧橗嬄冻鲆荒ㄐσ,大步走上前,說道:“夏老爺子,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毕纳胶涌粗謶鸱,笑著回應道:“老葉最近身體不舒服,不便來赴宴,讓我替他問個好!

    “理解,理解,您回去告訴葉老,一定要保重身體!”林戰非笑瞇瞇地說道:“畢竟他曾經沾過掃把星,影響氣運!”

    林戰非的語言具有針對性。他口中的“掃把星”,自然指的是洛千帆。

    夏山河聞言,臉色依舊平靜。只不過心里有些不舒服。隨后回應道:“哪有什么掃把星!老葉的心干凈,自然不會怕那些霉運!

    林戰非的眉毛一挑,臉上掛著微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對了,我的孫女婿呢?這么大的場合,他怎么不在?”夏山河掃了一眼周圍,沒有發現洛千帆的身影,意味深長地問道。

    “孫女婿?”林戰非的雙手背后,不解地問道:“哪來的孫女婿?”

    夏山河捋了捋胡須,深邃的眼眸中閃動著精光,回應道:“就是音涵的未婚夫?”

    “夏老爺子,音涵一直是單身,什么時候有未婚夫了?”林戰非瞇著眼問道:“您是不是年紀大,老糊涂了?”

    聽到林戰非具有針對性的語言,旁邊的保鏢怒聲問道:“林戰非,你怎么和夏老爺子說話呢?”

    林戰非瞥了他一眼,漆黑的眸子里露出一抹不屑,薄唇微張:“我怎么說話,需要你來教我嗎?”

    夏家的實力雄厚,放眼整個四九城,除了林戰非,誰敢和夏老爺子這么說話。

    “你……”那名保鏢剛想說什么,卻被夏山河攔了下來:“不得無理!”

    得到夏山河的指令,那名保鏢也不敢再說什么,恭敬地退到一邊。目光死死地盯著林戰非,臉色氣的有些微紅。

    “手下的人不懂事,讓你見笑了!毕纳胶优牧伺谋gS的肩膀,看著林戰非說道。

    “別這么說,是我說錯話了!绷謶鸱锹勓,礙于面子,只能這么說了。不過,從他的語氣里,聽不出一絲歉意。

    “既然今天我的孫女婿沒有到場,那么我覺得應該把他叫來!毕纳胶用蛄嗣蜃,道。

    “我再說一遍,您沒有孫女婿。如果你說的孫女婿是洛千帆,那么我告訴你,他不可能來到我的宴會上!绷謶鸱侵绷酥鄙碜,說道。

    “為什么?”夏山河問道。

    “在座的各位,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他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老板而已,有什么資格來這里呢?”林戰非反問道。

    “憑他是音涵的未婚夫,憑他是我的孫女婿!”夏山河硬氣地說道。

    “只要我不承認,他就永遠都不可能是音涵的未婚夫!绷謶鸱敲鏌o表情地說道。

    林戰非算是看出來了,夏山河今天來到這里,不是給自己的面子,而是替洛千帆來打抱不平的。

    “林戰非,你好霸道!”夏山河的蒼老聲音,傳入林戰非的耳朵里:“音涵喜歡誰,那是她的自由。你不應該干涉她的自由!”

    “她是我的女兒!”林戰非大聲說道。

    “她是我的孫女!我都沒有干涉她的自由,你有什么資格干涉?”夏山河的語氣有些不善。

    其實,在夏老爺子的眼里,早已認可了洛千帆。他實在不能理解林戰非,為什么要這樣做?在他的心里,只要音涵可以得到幸福,就比什么都重要。什么門當戶對,那都是無稽之談。

    “音涵是林家的后代,她以后要嫁的人,必須是我認可的!绷謶鸱堑难垌新冻鲆荒ɡ渖,緩緩地說道:“就憑那個臭小子,還想娶音涵,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癡人說夢!”

    林戰非說到這里,臉色微紅,心中產生了怒火。他這樣做,也是為了林音涵?墒,夏家一直站在洛千帆的立場上說話,這讓他難以接受。

    “洛千帆怎么了?他是一個優秀的年輕人。除了家境以外,他哪一點比不上別人?”夏老爺子清了清嗓子,語重心長地說道:“最主要的是,他和音涵相愛。我看你的思想應該進步一點了,都什么年代了,還要包辦兒女的婚姻!

    聽到夏老爺子說的話,林戰非有些氣惱。沉默了片刻后,緩緩地說道:“我沒有包辦她的婚姻,只要不跟洛千帆交往,我就不會干涉她!

    “聽你的意思,除了洛千帆以外,誰都可以成為我的孫女婿?”夏老爺子瞇著眼睛,有些不解地問道:“你這是什么道理?”

    “燕京的青年才俊多了,她可以隨便選!绷謶鸱巧钗豢跉,淡淡地說道:“哪一個不比洛千帆強?”

    “行了,不要再跟我說了。在我的心里,早已認可了洛千帆。我要尊重音涵的選擇,尊重他們的愛情!毕睦蠣斪涌粗謶鸱,音量提高了幾分。

    “請您不要干涉這件事,我也是為音涵考慮。她是我的女兒,我怎么會不希望她幸福呢?”林戰非的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之色,沉聲說道:“他只不過是一個搬不上臺面的小人物,讓他來這里,他也會自卑的!

    林戰非不想跟夏老爺子理論下去,也不想讓洛千帆出現在這里。因此,只能這么說了。

    “林戰非啊,這么多年了,你還是這個脾氣!”夏山河氣的身子發抖,指著林戰非,怒聲道:“當初你拋棄了我的女兒,讓她遁入空門,難道害的她還不夠慘嗎?現在你又將你的思想,強加載音涵的身上,你真是太冷血了!”

    兩人的對話沒有刻意壓低,所有人都聽得到?吹竭@一幕,沒人敢上前勸說,畢竟雙方都是大佬級人物,無論得罪誰都不好受。

    “隨您怎么說,不過現在音涵在林家,我就不可能讓他再見到洛千帆!绷謶鸱且蛔忠痪涞卣f道。

    “你能關的住她嗎?”夏山河把目光投向不遠處的林音涵,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可能會被你關一輩子!

    “我會把她嫁給一個適合她的人,讓她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绷謶鸱蔷従彽卣f道。

    “適合她的人?”夏山河問道:“什么樣的人適合她呢?”

    林戰非深吸一口氣,沉默了片刻,旋即,沉聲道:“至少不是一個讓她受到危險的人!”

    這才是林戰非最討厭洛千帆的地方,他討厭洛千帆,三番五次的讓林音涵陷入險境!

    “我不想讓我的女兒,每天都在危險中度過!绷謶鸱茄a充道。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