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重疊的森林

第七百四十三章 重疊的森林

    “你的意思是說我身體里面有第二個意識,那個意識是深淵魔龍的力量凝聚而成的?”希爾維亞聽到了雷歐所言后,不由得露出驚訝的神色,畢竟這件事對她來說實在有些意外。

    在清晨,希爾維亞醒來的時候,雷歐就將昨晚她身上的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并且也將他對深淵魔龍意識的推斷告訴給了她。

    現在見到希爾維亞露出驚訝之色,并且臉上還露出少許無法置信的神色,他便指了指希爾維亞的后頸,說道:“摸摸你的后頸。”

    希爾維亞聞言,立刻伸手摸了過去,很自然的就摸到了后頸部位的鱗片,臉上的驚訝神色更濃烈,疑問道:“這是什么?”

    “深淵魔龍的印記。”雷歐找來了兩面鏡子,在希爾維亞后頸部對照了一下,讓希爾維亞能夠看清后頸部的細節。

    “我現在該怎么辦?”希爾維亞很快冷靜了下來,沉思了一下,略有不甘的說道:“難道再用神印封禁我的力量?”

    在品嘗過力量的美味后,希爾維亞內心深處一點都不愿意再回到之前力量被壓制的狀態,特別是在昨天她因為惱怒發泄式讓淤積在身上多年的力量爆發出來后,那種爽快感覺更是她以前從未有過的感受,她不愿失去那種感覺。

    “沒用的。”雷歐搖了搖頭,說道:“你的第二意識已經成形了,再用神印也只能封禁你的力量,并不能封禁你的意識。”說著,他停頓了一下,說道:“你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那個意識,吸收它。”

    “這要怎么找?”希爾維亞皺了皺眉頭,說道。

    雷歐想了想,說道:“既然那個意識是在你睡眠的時候出現,那么我們就可以在你睡眠的時候,捕捉它。”

    “睡眠的時候?”希爾維亞愣了愣,一臉茫然,不明白雷歐的意思。

    “我的夢魘之力源自于夜神嘆息,在獲得這種力量的時候,我也獲得一種能夠制造夢境,潛入夢境的能力。”雷歐認真的說道:“只不過,我發現任何人的夢境都是光怪陸離,無法琢磨,而且違反一切常理,在夢境中有可能會是夏天會下雪,天空是大地,火焰不會有熱量等等,而我進入夢境世界,身體里面所有的力量都無法使用,只有夢魘之力可以用,所以太危險了,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用過這種力量。”

    希爾維亞很快猜到了雷歐的想法,說道:“你是想要在我睡著的時候,用你的夢魘之力給我創造一個夢境,然后把那個意識關到夢境里面,讓我可以把它吸收了。”

    “是的。”雷歐點點頭,說道:“不過單靠你一個人的力量還不夠,因為你也有可能被它吸收,所以我也會在夢境中幫你。”

    希爾維亞沉思了一下,問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道:“要是在夢境中死亡,會怎么樣?”

    雷歐沒有回答。

    不過,希爾維亞看到雷歐這個模樣已經知道答案了,便立刻搖頭,道:“不行,我不同意這個方法。”

    “你其實不用擔心,事情沒有你想的那樣糟糕,”雷歐伸手按在了希爾維亞的肩膀上,說道:“我就算構筑夢境,也只是按照你的意識來構筑夢境,在夢境里面,你才是主體,魔龍意識在那個夢境里面最多和你持平,如果再加上我,勝算會大很多,而且我也沒有說現在就做這件事。”說著話,他走到了窗邊,指了指被云霧包圍的洛貝山,說道:“你別忘了,在那里還有一部分夜神嘆息的書頁,只要我能夠吸收那一部分書頁的力量,我身體里面的夢魘之力會更加強大,到那時候我能夠構筑的夢境更加完善,能夠運用的力量也更多。”

    希爾維亞稍微沉默了一下,嚴肅的說道:“我希望你不是在騙我。”

    “你覺得我有騙你的必要嗎?”雷歐反問道。

    希爾維亞撇了撇嘴,沒有再多說什么,轉頭看向洛貝山,問道:“我們下一步要怎么做?”

    雷歐稍微想了想,說道:“洛貝山的情況比預想得要麻煩得多,也危險得多。”

    說著,雷歐將昨晚看到得灰燼蝶、巨人等等事情敘述了一遍,也將一切終結之地有可能和洛貝山的霧氣重疊這件事說了出來。

    只不過,雷歐發現希爾維亞似乎完全沒有明白自己說這些事情的意思,她更多的是埋怨為什么出現這么有趣的事情不叫她,原本雷歐是想要她認識到洛貝山的危險,提高警惕心,結果沒想到卻激發了她強烈的興趣,此刻她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過去了。

    見此情況,雷歐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什么,和希爾維亞找了個水井,梳洗了一下,便朝洛貝山走去。

    就如同昨天經過的那些森林一樣,從洛貝鎮前往洛貝山的山林也同樣沒有任何鳥獸昆蟲,一片死寂,除了山風吹過,搖動樹木發出的沙沙聲以外,就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這種死寂的環境無形中形成了一種若有若無的威勢,這種威勢在兩人身上正在產生效果,讓兩人的情緒變得有些沉重和壓抑。

    如果是普通人在這種壓抑、沉重的情緒不斷累積下,絕對會喪失信心,慌亂,神經質,甚至發瘋,但這種情緒上的小波動,對于雷歐和希爾維亞而言,不算什么,負面影響微乎其微,僅僅只會讓他們稍微難受一些。

    “這里有問題!”希爾維亞低聲說道,雖然在這里根本不需要低聲說話,但周圍的環境讓她感覺大聲說話,或許會驚擾到什么不好的東西。。

    “的確是有問題。”雷歐朝四周看了看,視線在周圍的樹木上多有停留,語氣意味深長,仿佛周圍這些普通的樹木在他眼中是另外一種景象似的。

    其實也的確如此,在進入森林后,雷歐就開啟了真實之眼,這讓他很輕易的就看到了一些其他人無法看到的東西,比如周圍的樹木全都扭曲變形,膿血從一個個樹瘤溢出,在樹上掛著不少長著昆蟲翅膀、一條腿、一張嘴的怪物。

    雷歐將他通過真實之眼看到的東西,朝希爾維亞說了一下。

    “為什么我看不到,也感覺不到?”希爾維亞皺了皺眉頭,沉聲道。

    “因為我的靈視中蘊含了真實之眼的力量。”雷歐稍微解釋了一下,然后拉著希爾維亞在一塊稍微空曠的草體上停了下來,說道:“這里和黑森林的情況有些類似,都是兩個世界重疊在一起了,看到既存在,如果這樣的話,那么……”

    雷歐示意了希爾維亞一下,然后朝著周圍的樹木發出一聲聲大吼,希爾維亞雖然不明白雷歐在做什么,但依然還是小心戒備著。

    事情果然如雷歐所想的那樣發展,隨著他的大吼聲傳出,掛在周圍樹上的那些怪物全都被驚動,拍打著和他們身體完全不相襯的昆蟲翅膀,飛了起來,追蹤著聲波的傳遞,朝雷歐沖了過來。

    然而,面對這些怪物的圍攻,雷歐顯得非常輕松,只見他將雙子變成十字長劍模式,然后將靈能注入到強化神經網絡之中,這讓他的力量動作都加強了幾倍,十字長劍在他揮動的時候只剩下了兩道殘影,所有的怪物還沒有靠近就被長劍切成了兩半。

    希爾維亞在一旁只看到了雷歐朝周圍的空氣揮劍,根本看不到任何異常的東西,就連感知也感知不到,只不過她并不認為雷歐這是在發瘋,所以她安靜的等待著雷歐最后做出的解答。

    雖然那些怪物數目眾多,但也經不起雷歐這樣的殺戮,很快這些怪物就本能的感覺到了雷歐的危險,紛紛調轉方向,飛回到了周圍的樹上,完全無視雷歐的大喊聲。

    看到已經沒有怪物再被吸引過來了,雷歐便停了下來,將雙子變回拳套模式,然后從地上撿起一具那種怪物的尸體,將靈視解除。

    就在雷歐解除靈視的時候,便感覺到自己身體像是浸入了重油中一樣四處都是擠壓的力量,極為難受,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過去了,一切又恢復了正常,除了他手中多了一具怪物的尸體。

    站在旁邊的希爾維亞只看到雷歐揮動了一會兒長劍,然后就停了下來,緊接著手中就憑空多出了一個怪物尸體,就仿佛這個怪物尸體本來就在他手中一樣。

    “這里被一個未知空間重疊了,這就是生存在那個空間的怪物!”雷歐將手中的怪物丟在地上,說道。

    希爾維亞看了看這個外形奇異的怪物,皺了皺眉頭,又看了看說道:“我看不到這些怪物,要是有更加強大的怪物出現怎么辦,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雷歐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道:“只要我不動用真實之眼的力量,不和疊加在這里的空間有任何接觸,即便有更加強大的怪物出現,我也會和你一樣,看不到任何東西,那些怪物也同樣看不到我們。”說著,他話鋒一轉,又道:“不過,到了濃霧之中就不同,那里面蘊藏的力量應該能夠讓空間融合到一起,到時候,就算不用真實之眼也同樣能夠看到其他世界的怪物。”

    希爾維亞沒有在說什么,拿起了那支怪物看了看,便將其丟到一遍,和雷歐一起繼續向山腰的濃霧處走去。

    還沒有走到山腰,周圍就下起了小雨,只不過讓希爾維亞感到驚奇的是周圍的雨水竟然不是冷的,而且是溫熱的,感覺空中仿佛有人在倒熱水。

    而且,她還發現周圍的植物也變得有些不同了,大量樹木中夾雜了一些她從未見過的植物,這種植物低矮,闊葉,表面長著一層鱗片模樣的東西,看上去更像是匍匐在地上的動物,而不像是植物。

    “我們已經……”希爾維亞正準備詢問雷歐現在的情況時,卻發現剛剛還在身邊的雷歐已經不見了。

    希爾維亞在尋找雷歐的下落時,也將武器拿了出來,警惕的觀察周圍的動靜。

    只是,她只在周圍聽到雨水敲打著樹葉的聲音,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動靜。

    這時候,她發現在前方的雨霧中似乎出現了一個和雷歐的身材非常相似的身影,在朝她著手,似乎在示意她過去。

    就在她準備過去的時候,在她身后忽然傳出雷歐的聲音,說道:“別過去,那里是陷阱。”

    希爾維亞回頭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雷歐重新出現在她身邊,身上有些狼狽,一邊朝她走來,一邊說道:“剛才遇到了一些麻煩,還好解決了,否則……”

    還沒等他說完,希爾維亞突然出手,手中的杖劍毫無征兆的朝他揮了過去,他根本來不及躲閃,就直接被這把鋒利到極致的杖劍給切成了兩半。

    只是怪異的是那個雷歐被切成兩半的尸體中流出來的卻是墨綠色的血液,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的血液,倒像是某種植物的汁液。

    “你怎么知道那不是我的?”這時候,一個完好的雷歐出現在了不遠處的樹叢中,走出來,朝希爾維亞走過去。

    “你一直都在這里。”希爾維亞朝雷歐問道。

    “沒有,剛才被一些怪物給絆住了手腳。”雷歐很輕松的回答,從他身上的情況來看,顯然他口中的怪物并沒有給他造成任何麻煩。

    只是,在這時候希爾維亞忽然抬手,用手弩對著他就是一箭射出。

    而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雷歐的反應也非常迅速,直接在身體前面布置了一面靈能護罩,同時向一側移動。

    那把手弩射出來的箭矢極為強大,絕不是雷歐這種半吊子的靈能護罩能夠阻攔的,僅僅只是讓箭矢在空中稍微遲緩了一下,箭矢就沖破了靈能護罩,朝雷歐飛射過來。

    只不過,這時候雷歐已經讓開了身子,箭矢直接從他的身側穿了過去,釘在不遠處的樹干上,箭矢爆發的沖擊力,直接將一根兩人合抱的樹干炸斷。

    看著緩緩倒塌的樹木,雷歐轉過頭,看向希爾維亞,笑道:“我怎么得罪你了?”

    希爾維亞收起手弩,說道:“這只是一個測試,測試你是真是假!”

    “如果我沒有躲開呢?”雷歐雖然知道答案,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

    “那么你就是假的。”希爾維亞回答了一下,然后朝那具尸體,說道:“就像那家伙一樣。”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