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級鑒寶大宗師 > 第1322章 送上門
    至于兒子被廢的事情,早就被他給拋到了腦后,反正自己還有能力,大不了以后多找幾個女人,就不信造不出來個帶把的。

    可憐的周剛,剛被人廢掉,就被親爹給拋棄,也幸好他暈過去了,否則恐怕會傷心致死。

    最后還是楚三胖看不過眼,擺擺手道:“把這小子送去醫院!

    帶著唐小詩和孫虎走出周家,久別重逢的喜悅涌上心頭,吳畏暢快的笑道:“走,哥帶你們去玩,今天我們不醉不歸!

    聽到這話,孫虎頓時眼前一亮,都是年輕人,最喜歡大口喝著酒吹牛逼,可他開口卻說:“老大,我一會還有課,就不陪你們玩了,咱們改天再喝!

    不給吳畏挽留的機會,孫虎直接轉身離開,一溜煙消失在道路盡頭。

    他是真的想去玩,卻也明白,唐小詩和吳畏三年沒見,肯定有很多話要說,自己還是不要去做電燈泡了。

    孫虎跑的太快,等到吳畏反應過來,只能哭笑不得的搖頭:“這小子……”

    吳畏向來灑脫,也沒有去多想,轉而拉起唐小詩柔嫩的小手,輕聲道:“小詩,讓你受委屈了!

    唐小詩笑著搖頭,美眸中卻流下了淚水。

    三年啊,她等了吳畏三年,如今總算是等回來了,她有太多的話要說,可如今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這模樣可把吳畏心疼壞了,不自禁將其攬入懷中,親吻著那柔順的秀發,深情的道:“乖,畏哥回來了,就不會讓你再受任何委屈!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唐小詩淚如雨下,哽咽著問:“那你還走嗎?”

    “要走也得把你娶了,帶你一起走!眳俏沸诌值恼f,卻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

    當年逼不得已離開,留下唐小詩一個人,現在他回來了,自然要給一個答案。

    “不要臉,我可沒說要嫁給你,嗚嗚……”唐小詩俏臉上升起兩坨紅暈,嘴硬的說著,可到了后面卻變成了嗚嗚聲。

    女孩嬌羞的模樣最是動人,吳畏一時經受不住,直接低頭吻了下去。

    她俏臉紅彤彤的,像熟透了的蘋果,讓人想去咬上一口。

    可畢竟時機不合適,吳畏只能尷尬的笑笑,拉著唐小詩的小手,往商學院走去。

    他其實也不想這樣的,只不過三年不見,這丫頭已經出落成了個大美人,讓他情不自禁想要占有。

    而在兩人離開之后,一輛奔馳開出了周家,直奔城北而去。

    車上坐著的是周大通,只不過此刻的他,沒了兒子被廢的悲痛,整個人都顯得很興奮。

    他本來想親自了結吳畏,可后面才反應過來,能讓楚三胖如此忌憚,吳畏身上肯定有著不為他知的秘密,既如此,他何不利用一下別人呢。

    反正楚三胖要的是吳畏死,至于是怎么做到的,他并不是很在乎。

    車子來到城北一家夜總會,周大通直接邁步進去,而里面的人得到消息,早就在等著了。

    “周大通,我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現在過界,是想要宣戰嗎?”迎接周大通的是個壯漢,一身精壯的腱子肉上,紋著猙獰可怖的花紋。

    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花紋正是青龍和白虎,腰間還有一頭老牛。

    正所謂左青龍右白虎,老牛在腰間,龍頭在胸口,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道上混的人,若沒有相應的實力和資歷,要是紋了這個,只要敢露出來,就會被人給亂刀砍死,可壯漢不僅紋了,而且還大咧咧的站在周大通面前,足見他的厲害。

    “老牛,我這次可不是來找事的,而是有筆買賣和仙子做,還請通報一聲!敝艽笸ㄐ呛堑恼f,沒有任何倨傲,反倒是非?蜌。

    “仙子對你的買賣沒興趣,滾吧!崩吓:懿唤o面子,冷聲說著就轉身離開。

    周大通倒也不生氣,朗聲道:“仙子,老周我有件事想請您辦,事成之后,鳳凰街拱手相讓!

    “這筆買賣我做了,你走吧!敝艽笸ǖ脑捯袈湎,旁邊的簾子后面,就傳出一道清冷的聲音。

    “那我就坐等仙子好消息了!敝艽笸ㄓ淇斓男χ,然后就退了出去,只不過在他眼中,卻滿是淫邪。

    鳳凰街雖然重要,可只要解決了吳畏,等他攀上大爺,整個常山都是他的,又豈會在乎一條鳳凰街。

    還有玫瑰那娘們,出了名的毒蛇美女,到時候讓她變成蕩貨,整天在自己身下承歡。

    至于具體的事情,根本不用他說,玫瑰仙子早就知道了一切。

    畢竟他們兩家,幾乎平分了整個常山,又因為不合的緣故,都關注著彼此的動靜,恐怕在他出門的時候,玫瑰仙子早就知道了一切,之所以先讓老牛出面,就是在等他拿出籌碼呢。

    “老牛,讓裴老鼠跑一趟吧,這件事辦好了,他想做的事情就可以去做了!睕]了外人在,玫瑰仙子的語氣也柔和了不少,但依舊讓人不容置疑。

    “好!崩吓4饝宦,就去安排事情。

    他的實力很強,整個常山能作為他對手的人,也不過五指之數,但對玫瑰仙子的命令,卻是絕對服從,沒有任何質疑。

    吳畏帶唐小詩會宿舍換了身衣服,就去了外面逛街,有心愛的人陪著,小丫頭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像個小孩子般在街上穿梭。

    只不過她只是單純的逛街,從來不買東西,明顯是不想吳畏花錢。

    這讓吳畏很憋屈,離別三年回來,沒帶禮物也就罷了,現在想買點補償一下都不行,這種滋味別提多難受了。

    他是真的想買,可實在是囊中羞澀啊,只能在心中吧程洪濤給罵了個狗血淋頭:你妹的,讓老子回來執行任務,連點經費都不給,我咒你變成三秒男。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將唐小詩送回宿舍,吳畏這才松了一口氣,不過也暗自下定了決心,必須得想辦法弄點錢,這種不能給心上人買東西的滋味,實在不是人受的。

    走出商學院,吳畏沒有急著去找住的地方,而是走到沒人的黑暗處,隨口道:“跟了這半天也挺辛苦的,出來見個面吧!

    話音落下,就有一人從黑暗中走出,他身材矮小,因為天黑看不清容貌,但吳畏卻可以確定,這人的長相肯定非常猥瑣。

    這沒有什么根據,完全就是一種直覺,而吳畏的直覺一向很準。

    “小子,感知倒是挺靈敏的,希望你的身手也不要讓裴爺失望!迸崂鲜箨幚涞男χ,兩把鋒利的匕首出現,迅速向吳畏沖去。

    他的速度極快,匕首閃爍著森冷的殺意,想要吞噬吳畏的生命。

    “等等!”吳畏著急的開口,等到裴老鼠止住身形,這才認真的問:“你帶錢了嗎?”

    跟蹤了一下午,裴老鼠也知道吳畏的窘迫,冷笑道:“爺兜里倒是有幾千塊錢,就怕你沒命來拿!

    “你妹啊,就幾千塊錢,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吳畏很生氣,就你妹的幾千塊錢,搞得你像腰纏萬貫一樣,現在的殺手都這么窮逼嗎?

    他還想再罵兩句,可裴老鼠卻不給機會,身形閃爍到吳畏面前,鋒利的匕首直刺心窩。

    兩人距離不足一尺,裴老鼠的速度又極快,在這種情況下,吳畏根本不可能躲開,甚至裴老鼠的臉上,已經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可就在這時,變故陡生,只見吳畏迅速伸手,捏住裴老鼠的手腕,有力一扭,嘎嘣的聲音傳出,裴老鼠的手腕竟被直接扭斷,而那鋒利的匕首,則落入了吳畏手中。

    “看在你孝敬了幾千塊錢的份上,我就教教你匕首該怎么玩!眳俏钒淹嬷笆,身形快速的閃爍一下,就回到原地站定,仿佛從來不曾動過一般。

    “你……”而他身前的裴老鼠,卻是滿臉不可置信,很想開口去問,可剛張嘴,四肢就開始流血,身體也軟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若是仔細去看就會發現,在他的手腳腕上,有著整齊的四道傷口,正在流淌著血液,竟是被挑斷了手腳筋。

    “你什么你?出來混不用還嗎?”吳畏不爽的呵斥,不過在臨走之前,還是扒走了裴老鼠身上的三千七百五十二塊錢,甚至還罵了句窮逼。

    搶劫這種事情,吳畏還真不屑于去做,可沒辦法啊,誰叫咱窮呢,蒼蠅螞蟻都是肉嘛。

    三千來塊錢是少了點,先將就著用吧。

    搶裴老鼠這種人的錢,吳畏是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揣著錢還吹起了口哨,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隨便找了家酒店,吳畏就住了下來,躺在床上,開始回想今天的事情。

    程洪濤說,常山最近流竄來一股人販子,而楚三胖恰巧是外地口音,這是巧合?還是楚三胖就是人販子?

    吳畏寧愿相信第一種,畢竟黑勢力的相互傾扎,雖然會影響治安,對民眾的傷害卻比較小,可要是人販子的話,后果就比較嚴重了。

    畢竟人販子每次出手,就會有一個家庭破散,造成的傷害太大了。

    “正愁無處下手呢,既然你們送上門來,就先從你們下手吧!眳俏粪哉Z,反正楚三胖不是好人,既然遇到了,就給順手料理了吧。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