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盛唐高歌 > 987 封妻蔭子
    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林薰兒去找自己的親人,并沒有通知鄭鵬,不過鄭鵬也不責怪林薰兒,反而對她有些愧疚。

    作為丈夫,在這么重要的時刻,自己應該陪在她身邊,然而,林薰兒選擇一個人獨自上路,顯然是知道自己忙,連招呼都不打就上路,懂事得有點讓人心痛,幸好綠姝派人了人在身邊照顧,還央求崔源派人暗中保護。

    “希望薰兒能找到她的親人吧,綠姝,要是有薰兒的消息,記得及時通知我!编嶚i感嘆了一下,很快吩咐道。

    “知道了,夫君!

    鄭鵬左右看了一下,有些奇怪地問道:“遠兒呢?”

    綠姝苦笑地說:“大父帶他去準備百日宴的事了,說是他自己的宴會,讓他自己做主!

    “做主?”鄭鵬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地說:“一個剛滿月的孩子,怎么做主?這不是胡鬧嗎?”

    要是那些天生聰穎的孩子,可能一歲多就能說話,可是剛滿月的孩子,什么也不懂吧,怎么能自己做主?

    綠姝掩嘴一笑道:“就是胡鬧唄,遇到要選擇的時候,就拿到遠兒面前,遠兒看哪邊就選哪邊,或對哪兒有興趣就選哪邊,唉,也就是奶孩子和睡覺時能多看一會,其余時間多是大父看著!

    崔源對對玄外孫的喜愛,鄭府可以說人盡皆知,綠姝作為晚輩,也不好說什么。

    鄭鵬輕握著綠姝的手說:“也算,你可以好好歇息,他喜歡帶孩子,就讓他帶著,反正有婢女和奶娘,不會有事的!

    “嗯,知道了”綠姝乖巧地點點頭,很快開口問道:“夫君,鐵路修得怎么樣了?”

    鄭鵬的大半心思放在那條他寄以厚望鐵路,綠姝聽得多了,對鐵路也非常感興趣。

    喜歡一個人,不僅愛他的人,也要支持他的興趣和事業。

    一說起鐵路,鄭鵬的興致馬上來了,興致勃勃地說:“進展得很順利,現在分為六個工段日夜不斷地施工,項目已經進行到了大半,估計還有一年就能完工,屆時這是一條劃時代的大工程,說不定能跟秦直道一樣名垂青史,要是運氣好,說不定能跟萬里長城媲美!

    “那太好了,夫君就是最厲害的!本G姝眉開眼笑地說。

    對綠姝來說,“劃時代”是什么意思不重要,名氣也不重要,秦直道和萬里長城對她也很遙遠,心里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鄭鵬高興了、鄭鵬滿意了,那就是好事,鄭鵬高興了,綠姝也會跟著高興。

    兩人有說有笑,說到高興處,鄭鵬掀起絲被還鉆到榻上。

    “夫君,這...奴家可能還...還不行!本G姝俏臉一紅,一下子緊張起來。

    穩婆說至少要三個月方能同房,要是現在...不行啊。

    看到綠姝一臉緊張的樣子,鄭鵬呵呵一笑,輕輕擁著綠姝的腰肢,柔聲地說:“不要緊張,就是說說話,什么也不做!

    最近忙著鐵路的事,對綠姝關心不夠,雖說綠姝沒有抱怨過一句,也沒有要求過什么,不過鄭鵬知道她很希望自己能抽時間多陪陪她,難得這二天可以清閑一下,多陪陪她。

    “嗯”綠姝發出一聲好像撒嬌的鼻音,一臉滿足地把小腦袋輕輕倚在鄭鵬的懷里,乖巧得就像一只可愛的小貓咪。

    鄭鵬以為林薰兒出去,也就是十天半個月,二個月怎么也能回來,這樣可以趕上兒子的百日宴,說起來林薰兒也算是小媽,說過百日宴一定送一份大禮給思遠,讓鄭鵬的吃驚的是,百日宴上林薰兒只是托人送回一套她親手縫制的衣服和一套找名匠打造的首飾。

    林薰兒不在,鄭鵬和綠姝都感到有些不太自在,總感到缺少什么一樣,不過在崔源眼里反而顯得很懂事,覺得林薰兒故意走開,不搶自己孫女和玄外孫的風頭,暗暗夸她懂事。

    鄭鵬圣眷正濃、風頭正盛,再加上崔源不吝工本大肆操辦,小思遠的百日宴非常熱鬧,名門望族、達官貴人、親朋戚友都很捧場,不僅有大批元城鄭氏本家人千里迢迢趕到長安參加宴會,就是貴為大唐天子的李隆基還率著皇子、公主和嬪妃參加,賞賜的圣旨都讀了三道,皇上賞完太子賞,太子賞完貴妃賞,各種御賜的物件讓人眼花繚亂,不過最讓人矚目的就是李隆基壓軸的賞賜的男爵之位。

    男爵是大唐爵位最末等的爵位,別看爵位不大,可意義卻是不凡,意味著小思遠一躍進行擁有特權的貴族行列,要知道,很多身穿紫裝的朝中大員終其一生也不能得到爵位,特別是在和平盛世爵位更是難得。

    也就是說,小思遠的人生的起點,已經絕大多數人遙不可及的終點。

    當高力士宣旨時,不少人當場驚訝得半天合不攏嘴,他們知道皇上看在鄭鵬的功勛上給予厚賞,但沒想到如此豐厚,不過短暫的驚訝后,很快就沉寂下去,平日那些最挑剔的諫官也沒表示反對,而是面帶笑容地向鄭鵬表示祝賀。

    回頭想一下,鄭鵬對大唐的貢獻太大了,改善交通的腳踏車、清理傷口能大幅降低傷亡的白酒、做福百姓又能鞏固邊防的水泥、威進敵膽的火器還有一舉撥舉大唐幾百年心腹大患吐蕃等,哪一件不是驚天的功勞,就是把鄭鵬封為異姓王一點也不過,可鄭鵬現在僅僅是候爵,明顯位不配功,朝野早有異議,現在算是變相補償在他兒子身上。

    算一下,鄭鵬還受委屈呢。

    小思遠的百日宴,除了大宴賓客外,還在坊間的大路上搭了長棚,請有名的戲班子邊演三天,長安城的百姓可以免費觀看,還有免費的茶點吃喝,算是分潤一些喜氣。

    崔源本想搞個流水席,反正他的錢花不完,不過讓長安城的官員勸住了,因為百日宴當天達官貴人云集,就是皇帝也親臨,治安本來就是緊張,要是人太多,亂起來就麻煩了,最后只能作罷,畢竟出了事,就是崔源也承擔不起,于是流水宴作罷,改為拿一大筆錢捐到長安城的各寺廟,添香油之余,也算是玄外孫祈福。

    熱鬧了三天,全城矚目的百日宴才算完成,鄭鵬可以松一口氣,把精力重新投入工作中,可對崔源來說,這僅僅是一個開始,過完百日宴,晚些還要準備周歲和抓鬮,還要回老家拜祭先人,因為在長安出生,年齡太小不適宜長途奔波,把百日宴放在長安舉行無可非議,長大后不回老家拜祭先人可不行。

    再說百日就晉爵,這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好事,自然要慶賀一下,免得讓人說不孝和忘根,當然,博陵也要回去轉轉,免得一些眼紅的小人在背后嚼舌根,說博陵崔氏三房斷了香火什么的。

    做這些事費心勞力傷財,可是崔源樂在其中,百日宴一完,就拉著鄭鵬商量周歲和抓鬮的事,說這叫未雨綢繆。

    “飛騰,你覺得老夫的想法如何?”

    “好,挺好”鄭鵬馬上說:“一切就依大父的意思!

    崔源的計劃是再過一個月,等到春晚花開就踏上歸途,到時怎么祭祖,宴請什么客人,還要到博陵拜祭崔氏先人等,鄭鵬聽到頭都大,連連答應。

    長洛高速正處在最緊張的施工階段,自己肯定走不開,也沒時間精力處理這些事,只要崔源不弄得太過份,由著他去折騰。

    “好,那就定了”崔源愉快地表示同意。

    說罷,崔源想了一下,很快開口問道:“你那鐵路修得怎么樣,錢銀方面還湊手嗎?”

    不容易啊,因為反對修路,崔源對修路的事不上心,難得他主動問起,還提起錢方面的事,不用說,肯定是心情不錯。

    鄭鵬一臉輕松地說:“現在一切進展順利,估計一年內可以完工,錢銀方面不是問題,現在的進項可以應付!

    前面修路基、開采礦石、購買工地、奴隸和原材料,花錢如流水,以至錢財方面經常捉襟見肘,逼到要發行的“債券”來緩解資金方面的壓力,一度還動了綠姝的嫁妝,雖說綠姝是心甘情愿,要是鄭鵬不接受還不高興,說鄭鵬不把她當成一家人,然而鄭鵬有意無意沒少收到崔源的白眼。

    幸好,大唐依然是盛世,民富國強,三寶號和名仕酒坊的賺錢能力不斷擴張,其中三寶號的發展最為迅速,現在三寶號已成為大唐首屈一指的木器店,集家俱、農器和民用武器于一體,在大唐各州有超過八十間分號,大至全套家什、小到夾衣服的夾子都有,至于名仕酒坊的酒,早就賣遍了大唐每一個角落。

    最令鄭鵬高興地外貿差不多每一季都有長足的發展,這與大唐滅了吐蕃,把大唐與西域諸國的通商最大的攔路虎消除,沒有吐蕃阻攔、盤剝,絲綢之路的商業往來更加熱鬧、繁華,三寶號的木器、家俱,名仕酒坊的白酒還有獨一無二的鏡子,都是西域商人回國必帶的商品,這樣一來,鄭鵬的收入如豬籠入水,大賺特賺。

    錢一多,跟著投股的高力士和李隆基的紅利也跟著水漲船高,對鄭鵬也就更滿意。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