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謀明天下 > 第八百七十章 睿智的決斷(1)

第八百七十章 睿智的決斷(1)

    看完信函,李巖猛地站起身來,臉色微紅的開口了。

    “大哥,不能這么做,牛金星對您一直都有看法,恨不得馬上取代您在義軍之中的地位,所以才會在闖王面前不遺余力的誣陷您,這點您是清楚的,闖王讓您招募二十萬軍士,給的時間是三個月,您若是在三個月期限到了之后給牛金星寫信,詳細解釋情況,我覺得還可以理解,可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您就告訴牛金星可能無法招募到二十萬軍士,這豈不是給了牛金星機會,讓他在闖王面前說您更多的壞話。。。”

    李巖的情緒有些激動,張東濤能夠理解。

    如果不是吳宗睿的詳細部署,張東濤也不打算這樣做,他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等到招募軍士的時間快要到的時候給李自成送去信函,這份信早就寫好了。

    吳宗睿的部署,張東濤思索了整整三天的時間,雖然有些地方不是特別明白,甚至是有些擔心,但他不得不嘆服,吳宗睿的睿智和遠見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譬如說李巖,就無法理解其中的深意,還表現得如此激動。

    有些話,張東濤不能夠現在說出來,免得出現意外。

    “李兄,這幾天時間,我已經仔細思索過了,既然牛金星和宋獻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動搖你我在義軍之中的地位,甚至不想給我們活路,那我們就給他這個機會,看看他究竟想怎么做,如果闖王完全相信牛金星和宋獻策,對你我完全不放心了,不信任了,那我們就要做好最壞的準備。”

    李巖微微點頭,接著又搖頭。

    “不行啊,大哥,我們的時間太緊了,無法做好完全的準備,萬一闖王聽了牛金星和宋獻策的建議,派遣大軍前來,結局不堪設想啊。”

    張東濤笑了笑,滿懷信心開口了。

    “不用擔心,該來的總是要來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其實我還是想看看闖王的態度,看看闖王究竟想怎么對付我們,看看闖王對待曾經的兄弟是什么態度。”

    聽見張東濤這樣說,李巖瞬間明白了,他慢慢的坐下。

    “我明白了,既然大哥您下定了決心,我也不多說了,只是您一定要做好最壞的準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張東濤站起身,走到李巖的面前,按住了同樣準備站起身來的李巖。

    “李兄,你放心,記得我說過的話語嗎,我一定會謹慎行事,不會讓你失望,我跟隨闖王征伐近十年時間了,任何人想著算計我,都不是那么簡單的。”

    。。。

    牛金星看完了張東濤寫來的親筆信函,面無表情將信函遞給了身邊的宋獻策。

    春節馬上就要來臨,闖王李自成做出了決定,讓麾下的所有將士在真定府城周遭好好的過一個春節,春節之后馬上進攻保定府城,所以這段時間,牛金星和宋獻策略微的輕松。

    張東濤派人送來親筆信函,這是牛金星沒有想到的,通過安插在開封府城的眼線,牛金星已經知道了,張東濤和李巖根本沒有招募軍士,實話實說,在河南招募二十萬軍士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是一個死結,張東濤根本沒有辦法解開,要么將麾下的十萬軍士派遣到京城附近,要么就是脫離闖王,不管做出什么樣的選擇,張東濤都不可能有好的結局。

    這個主意是牛金星和宋獻策商議之后提出來的,不過最終還是闖王李自成做出決定。

    李自成對張東濤沒有以前那么信任了,或者說李自成對張東濤不是很放心了,表面上看,這是牛金星和宋獻策不斷的提醒,可深層次的原因,還是李自成不是特別自信,擔心自身的權勢不是特別穩固,擔心張東濤影響到他在義軍之中獨一無二的影響力。

    宋獻策看完了信函,直接將信函放在了桌案上面。

    “宋兄,張東濤寫來信函,您怎么看。”

    宋獻策略微的思索之后,慢慢開口了。

    “我有些不明白,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張東濤完全可以拖延時間,不必如此之快寫來信函,說明無法完成招募二十萬軍士的任務,這豈不是給了你我機會嗎。”

    牛金星笑了笑。

    “宋兄,您想的太多了,張東濤和李巖根本無法在河南招募到二十萬軍士,如果將其麾下的十萬軍士全部派遣到京城,那他如何駐守河南,如果河南各地不穩定了,他根本沒有辦法應對,再說了,您和我已經在河南各地做好了安排,一旦張東濤麾下的十萬軍士離開,那么河南馬上就要出現騷亂的局面,到了那個時候,張東濤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宋獻策微微搖頭。

    “牛兄,您的意思我明白,張東濤也就是一介武夫,想不到那么多的事情,不過李巖就不一定了,這件事情李巖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給張東濤出主意,如果這封信是李巖的意思,那我們就需要好好思考了。”

    牛金星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宋兄,我可以和您打賭,這封信一定是張東濤的意思,李巖可能會阻止張東濤,不過張東濤一定是堅持己見,您想啊,張東濤和闖王之間是什么關系,現如今闖王不信任張東濤,張東濤一定感覺到憋氣,將怨氣撒在你我的身上,所以張東濤氣不過,給我寫來了信函,就是想著看看我怎么做。”

    “哼,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張東濤還是太小看我們了。”

    宋獻策點點頭。

    “牛兄,你的分析不錯,很有道理,既然這樣,那我們不必客氣了,對了,您不是說過嗎,親兵營總管張國新,是張東濤的胞弟,既然要扳倒張東濤,那就不能夠留下張國新,這一次,憑著張東濤的這份信函,我們可以一并動手了。”

    牛金星用力的點頭。

    “宋兄高明,我們且去給闖王稟報,看看闖王是什么態度,我總覺得,闖王一定會給張東濤機會,不會馬上動手,畢竟張東濤與闖王之間的關系不一般,若闖王是這樣的態度,那我們的機會就來了,將張東濤和張國新一并扳倒,且讓他們沒有翻身的機會。”

    宋獻策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的笑容。

    張東濤在義軍之中的地位的確不一般,義軍之中的高級將領,甚至覺得張東濤在作戰方面強于闖王李自成,這也是李自成忌諱張東濤的主要原因。

    牛金星和宋獻策進入義軍之中后,義軍之中那些高級將領,眼睛里面只有闖王李自成,對于他們毫不在乎,雖然表面上服從他們的命令,可骨子里還是有些看不起讀書人的。

    張東濤是義軍之中高級將領的最為主要的代表,牛金星和宋獻策只要扳倒了張東濤,那么義軍之中的高級將領,就會明白一切,今后對他們會俯首帖耳。

    所以牛金星和宋獻策會不遺余力的扳倒張東濤。

    現在他們的目的終于要達到了。

    “牛兄,依我看張東濤和張國新沒有翻身的機會了,張東濤與闖王是過命的交情,恐怕到死都不相信闖王會動手,剛剛我思索過了,張東濤之所以寫來這份信,就是還有著充足的信心,認為闖王不會怎么樣,我們務必要抓住這個機會。”

    牛金星輕輕的怕了拍手。

    “還是宋兄厲害,算準了一切,不過您看,我們該怎么對付李巖啊。”

    宋獻策沒有馬上開口,不管怎么說,李巖也是讀書人,有著舉人的功名,如果李巖也被闖王處置了,從側面來說,對于他宋獻策和牛金星也是不利的。

    看見宋獻策沒有馬上開口,牛金星再次開口了。

    “牛兄,我們還是要為李巖說幾句話,在闖王的面前說幾句話,李巖和我們的身份差不多,失去了張東濤的支持,他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可以為李巖辯解幾句話,譬如說從吸納讀書人方面多說幾句話,李巖說到底還是文人,我們甚至可以向闖王保證,我們來直接監控和感化李巖,讓李巖對闖王俯首帖耳。。。”

    宋獻策對牛金星豎起了大拇指。

    “不錯不錯,這個辦法很好,到時候李巖還要感謝我們。。。”

    說到這里,牛金星和宋獻策兩人都笑了。

    權勢的爭斗,沒有那么多的兒女情長,牛金星和宋獻策與張東濤無冤無仇,可他們內心都有巨大的抱負,想要實現抱負,就要掌握足夠的權勢,張東濤已經成為他們實現抱負的最大的障礙,那就要毫不留情的除去。

    “宋兄,我們仔細商議一番,看看在闖王面前該怎么說。”

    。。。

    半個時辰之后,牛金星手持張東濤的信函,獨自前往闖王的行營。

    一刻鐘之后,宋獻策跟隨闖王身邊的親兵,朝著闖王的行營而去。

    近一個時辰過去,牛金星和宋獻策同時走出了闖王的行營。

    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臉上的表情都是舒暢的,他們沒有想到,達到目的會如此的簡單,這一次他們算無遺漏,可以說徹底扳倒了張東濤和張國新。

    接下來,他們只要在軍營之中等待好消息了,當然,這個好消息可能還需要兩個月甚至是三個月的時間。
六肖公式规律计算法